甘肃华亭县李亚受冤狱迫害四年、生活艰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法轮功女学员李亚,四十六岁。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遭华亭县国安大队恶警绑架,随后被华亭县法院冤判五年重刑。华煤集团建安公司立即落井下石,解除了与李亚的劳动合同。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与老父、女儿三人挤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李亚修炼法轮功受益无穷,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中共却不容老百姓得好。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亚遭到残酷迫害。以下是李亚的遭迫害经历。

修炼大法 祛除顽疾

李亚从小就患有很多病,气管炎将她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每一次感冒就发烧,导致肺感染,每次咳嗽就要把肺咳出的样子。稍受风凉,就咳不止。从记事时就患有痔疮,上厕所时就疼得晕过去了,都吓得不敢上厕所。二十五岁时,得了肝部剧疼的病,以后时不时的就发作,每次疼来都不能喘气,疼痛难忍。一九九二年又得了产后风,从此,一有风吹感冒就各种病发作,这些病将她折磨得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九九七年九月间,李亚有幸得到了本《法轮功》,看完之后,李亚终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各种病症不翼而飞,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明白了人生真谛的她从此在修炼中更是勇猛精進了。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单位里、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人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是公认的好人。

讲真相 被绑架判刑

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李亚在向当地民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遭华亭县公安局神峪派出所、华亭县国安恶警绑架,劫持到华亭县公安局,恶警突审李亚,并企图要李亚出卖功友,遭到拒绝。恶警达不到目的,就把李亚非法关进华亭县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五月年份,华亭县法院在无家属到场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听众席上只有两个人旁听。所谓法庭调查时,就不允许李亚说话,只许回答是与不是。庭审结束后法官问李亚还有什么话说,李亚回答:“我没有犯法,我没有任何罪行!”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官就阻止了李亚的回答。最后,被法院重判五年。 李亚对此判决不服,上诉至平凉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狱中遭非人折磨、药物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亚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监狱。刚到监狱里,恶警就把她关到专门的地方,组织恶徒强迫“转化”,在那里李亚受到了严重的人身迫害和精神迫害。

恶警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所用手段都是地痞下三滥的手法。强迫每天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强制看完后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就用高压电警棍电你、殴打你,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都承受了正常人难以承受的残酷迫害。

恶警们指使犯人包夹,这些人中,有些是杀人、放火犯、有些是吸毒、贩毒、倒卖黄色碟片等被判徒刑的犯人。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白天黑夜罚站,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残酷刑法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随便拳打脚踢,往身上吐痰,恶语辱骂,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等各种非人的手段。

包夹杨静、马国芳受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来强行“转化”李亚,三天三夜不许李亚睡觉、强行逼她站着。当站到两天两夜的半夜里的时候,杨静、马国芳、仁真翁母,三个人把李亚弄到厕所里,厕所里放着三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她们抓住李亚的头发将头使劲往厕所的墙上撞,接着将头压到水缸里,李亚差点儿被水缸里的水呛死。她们还不让李亚大小便,还往她身上吐痰,那种不让大小便的艰难痛苦是十分难忍的,时间一长,下半身就会浮肿,后来就失禁或者就大小便下不来了。她们见这种折磨改变不了李亚,就又使毒招,好几天就不让李亚喝水,然后在李亚的杯子里偷偷放上药物,倒上水,这时候就让她喝水,李亚在不知的情况下喝了她们倒的药水,致使李亚神智不清。

有时又不让她吃饭,有时逼她打上很多饭,强迫李亚一次把这些饭全部吃完,杨静见李亚实在吃不完饭,就把李亚弄到厕所里,杨静在厕所里一边拉屎尿,一边让李亚看着她拉屎尿逼着她吃饭,如果吃不完饭,就找茬儿用各种方法迫害她。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春风化雨” 的教育。平时包夹杨静总是找一些理由折磨、体罚李亚,多时不让睡觉,经常扇耳光、拳打脚踢、吐一脸痰,恶语相伤。

那几天,天气特别冷,滴水成冰,包夹杨静逼着李亚穿着唯一的一双布单鞋在水房干活时,杨静见李亚冻得不停地跺脚,杨静就将冷水倒在李亚的鞋上将脚泡在冷水里冻她的脚,杨静经常给李亚脚上倒冷水冻脚,李亚的脚被冻伤,十趾连心的疼,在这种折磨下,李亚的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杨静借机用皮鞋踩踏李亚的伤脚,致使李亚的左脚至今还留下了伤痕。

由于李亚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杨静就寻找茬儿整李亚,说李亚有病(其实根本没有病),就逼着李亚吃不明药物,李亚不吃药,杨静就叫来了三个包夹,把李亚压倒在地,强行灌药。

恶警孙立伟见制服不了李亚,领了四个包夹,身如彪形大汉,他们抓住李亚的胳膊、腿,使李亚不能动,孙立伟拿着电警棍,撕开李亚的领子,把电警棍戳到她的胸部电她,电了前胸电后背,孙立伟指使杨静把一盆冷水从李亚的脖子上倒进去,顿时,李亚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孙立伟又电李亚,指使包夹将李亚的胳膊扭到背后,折住手腕,电她的脖子、头,李亚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破擦布塞住了李亚的嘴,几个包夹强行扭转李亚的胳膊到身后,并用力折手腕,将李亚扳倒在地,导致李亚胳膊严重扭伤,至今都没恢复,胳膊背在后面抬不起来。恶警孙立伟在李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用电警棍持续电击李亚半个小时以上,脖子周围被电警棍电糊了,脖子上被电击的宽约3-5厘米的一圈糊疤,一个月后伤疤没有痊愈。至今身上、脖子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在这里,灭绝人性的惨剧时时上演着。高压恐怖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神经时刻都绷得紧紧的,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每煎熬一天,都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毅力。那种恐怖让人真的不愿去回忆,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时时都面临着生死。

在李亚遭受残酷迫害的同时,法轮功学员王瑞林、金艳平被迫害得精神快失常了。

被迫害艰难生活

迫害前,李亚和老父亲生活在一起,女儿正在读书。李亚被迫害后,二零一零年五月李亚被法院非法判刑,华亭县原华煤集团建安公司也同时就解除了李亚的劳动合同,家中唯一的生活来源也就断了,快八十岁的老父亲又没人照看,十六岁的女儿艰难的读完了学业。华煤集团建安公司招工时,李亚的女儿前去应招,被单位拒绝轰出,说是你妈与我单位已解除合同,他们没有责任和义务招外人。爷孙俩无依无靠艰难的生活着,等待着亲人早日回来。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老父亲租房住,李亚也只好暂时和老父亲住在一起,一家三口人就挤在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里。为了维持生活,李亚只好和女儿到处去打工。李亚就这样艰难的生活着。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