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制度解体 湖北咸宁市劳教所仍在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在中共对外宣布废止劳教制度的今天,咸宁市劳教所还在对外挂牌存在。不但如此,还在劳教所里建立所谓“咸宁市法制教育基地”,继续变相维持非法关押无辜民众的违法犯罪行为,只不过更有欺骗性罢了。作为执法队伍,这是执法犯法,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

其实,中共从前苏联引进的邪恶的违法的劳教制度,一直是迫害正义人士、及中共整自己内部人员的黑手段。咸宁市劳教所的前身是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其前身是咸宁“向阳湖五七干校”,是文革时迫害有识知识分子的邪恶黑窝。过去,它迫害过很多正义的知识分子;这十多年前,它迫害法轮功学员;今天,所谓“法制教育基地”,仍然假借法律之名迫害全市县的法轮功学员。由于多种原因,这些犯罪事实一直被掩盖着,没有被曝光出来。在此,将这个黑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进行彻底曝光,彻底铲除这个邪恶聚集地。

这个邪恶黑窝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主要包括:1、长期准军事化训练;2、长期坐监;3、逼迫奴工生产;4、谎言灌输,洗脑迫害;5、配合湖北省劳教局、与沙洋劳教所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6、建立洗脑班进行思想迫害。

一、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期间的迫害

这期间,这个邪恶黑窝先后非法关押过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李世文(男,当时五十多岁,崇阳县,非法劳教三年),王国平(男,当时二十多岁,嘉鱼县,非法劳教一年),周国祥(男,赤壁市,当时二十多岁,非法劳教三年),章琪(男,温泉区,当时三十多岁,非法劳教三年),徐长虹(男,当时三十多岁,温泉区,非法劳教一年),李勇(男,当时二十多岁,咸安区,非法劳教一年半),汪礼迪(男,当时三十多岁,温泉区,非法劳教一年),高志(男,当时三十多岁,温泉区,非法劳教一年半),杨小勇(男,当时二十多岁,温泉区,非法劳教一年半),陈建平(男,当时三十多岁,温泉区,非法劳教二年),罗岳峰(男,当时三十多岁,通城县,非法劳教三年),吴卫华(男,当时二十多岁,是这十二个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小的,温泉区,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份,除李世文留在这个黑窝外,其余十一人全部一次性非法转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进一步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李世文也被非法转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去了。

在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期间,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手段主要有:

1、长期“坐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当地很多法轮功学员主动走出来到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看守所、北京昌平收容站、咸宁驻北京办事处、咸宁市县拘留所、咸宁市县洗脑班、咸宁市县看守所,一路坚持“真善忍”守住自己的良知,最后被非法送到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的。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就是咸宁市县最早走出来维护大法而遭到迫害的第一批男性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一被劫持进劳教所,就被强制“坐监”。所谓“坐监”,就是按要求长期坐在监室里,有专人看管,不准随便动,不准接见家人,不准与家人联系,不准学法,不准炼功,不准与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准随便上厕所大小便。还要求背劳教所里的所谓“所规队纪”。开始,是坐在地上,没有椅子;后来,用法轮功学员自己的钱买塑料小方凳,要求长期坐在小凳上。这种折磨人的方式,乍一看,好象表面看上出什么不善的地方,其实是一种变相的酷刑,很折磨人,长期坐着,屁股会坐烂,流血流水,甚至流脓。具体做法是:先划一个小方块范围,把小凳放在这个小方块范围内,再叫人坐在凳上,腰直,颈正,双眼平视前方,不准闭眼,不准说话,双手掌平放在大腿膝盖上,一动不动,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专人在旁边监视着,达不到要求就会遭到各式各样的体罚。

2、各式各样的体罚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达不到狱警的要求就会遭到各式各样的体罚,如:单腿蹲下、俯卧撑、上下蹲、正步走分解练习、挨耳光或脚踢、站军姿的、不准小便、不准洗澡换衣、克扣饭菜的量、到操场跑步绕圈、不准睡觉,等等,每个体罚都是长时间的。体罚方式真是五花八门。

以“站军姿”为例,先叫人面贴墙站着,呈“立正”姿势,双手掌紧贴双大腿裤缝,双膝盖紧靠,额头贴墙,胸部贴墙,然后将六块纸分别放在头顶(一张)、前额(一张)、双手掌与裤缝间(二张)、膝盖间(一张)、前腹部(一张),长期保持这种姿势。这种姿势很消耗体力。如果身体动一下,或者身体姿势变形,被夹的纸就会落下。纸一落下,就会遭到监视人的更严重的殴打和谩骂。

例如:法轮功学员陈建平在深夜炼功被发现,恶人就把他拖到没人的房间里暴打他,还威胁他不许他对别人说这件事。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殴打谩骂,简直是太平常的事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出现。

3、利用“包夹”

在劳教所,狱警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狱警就从劳教人员中挑选出来专门配合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狱警把他们叫“包夹”。越心狠手辣的,越喜欢暴力的,越狡猾的,越受狱警器重。这种“包夹”现象,在中国劳教所里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而且还把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的表现与包夹人员的奖惩直接挂钩,用利益直接驱使包夹人员替狱警卖命,更加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如果有法轮功学员在监室炼功,或者绝食,这个法轮功学员对应的“包夹”就会受到株连。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向阳湖劳教所所部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很多包夹就扣除了奖励。狱警用这种方式,直接挑起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更加煽动包夹人员狠心的对待法轮功学员,更加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4、长期准军事化“训练”

在向阳湖的操场上,经常看到有人在搞队列“训练”,实际上就是体罚。每天一“训练”就是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一连搞几个月。遇到寒冷的冬天,遇到炎热的酷暑,也是如此。队列训练,搞立正、稍息,搞原地踏步走,搞正步走,搞跑步走,搞上行走,搞步型转换,搞各种训练的动作分解练习。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迫害的汗流浃背,每天都机械的重复,达不到要求还要遭到各种体罚,如:不准洗澡,不准换衣,不准上厕所,长期站军姿,做几百个俯卧撑,等等。

在“训练”期间,每天听的最多的词就是“快点”。白天,搞准军事化训练,累得人精疲力竭;晚上,搞坐监,或者狱警找去强制谈话,搞洗脑,搞思想迫害。每天睡觉休息时间很少,有的甚至是通宵逼迫转化。法轮功学员长期整天在巨大的压力之中,受肉体和精神双重迫害。

5、逼迫奴工生产

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搞的奴工生产可多了,如:磨水晶珠子,种菜,挑塘泥,修公路,做砖,搞编织袋加工,编制凉席,搞房屋基建,挑土,卸水泥,等等。磨水晶珠子,有十几道工序,每天有任务,完不成任务就要加班。这种活很伤眼睛,直接导致视力严重下降。如:通城县法轮功学员罗岳峰,磨水晶珠子几个月,他的双眼视力严重受损,人被折磨的脱了相。盛夏,到砖厂做砖,有一次窑洞塌陷,正在劳动的法轮功学员李勇被埋在煤土里。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全没有保障。

所有的生产出来的产品赚来的钱,没有发给法轮功学员一分一厘,全部被劳教所私吞了。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成了劳教所敛财的摇钱树。

5、谎言灌输,洗脑迫害

在进行奴工生产替劳教所赚钱的同时,狱警一天也没有忘记对法轮功学员的谎言灌输和洗脑迫害。狱警会安排时间看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带,还要求看完后写什么“思想汇报”。狱警想从思想汇报中发现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妄图掌握思想动态,从中寻求转化的突破口。当时劳教所的政委是董伟。

6、配合湖北省劳教局、与沙洋劳教所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

尽管狱警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都没有动摇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的坚定和正信。邪恶的湖北省劳教局就想了个办法,把全省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最邪恶的沙洋劳教所黑窝集中迫害。接到上级的邪恶命令后,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就积极配合湖北省劳教局,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五日上午,把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转送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并与沙洋劳教所三大队互相勾结,向沙洋劳教所提供了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全部资料,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提供了条件。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残酷的迫害,有的被加期半年迫害,如周国祥;有的被迫害,一度当了“转化典型”,等等。

剩下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叫李世文,劳教所诱惑他在劳教所投资做生意,他就暂时留下来了。尽管如此,狱警也没有放松对他的洗脑迫害。劳教所的金世勇大队长用谎言欺骗了他,洗脑迷惑他转化了。幸运的是,他很快清醒了,再次回到大法修炼中。结果,他很快被非法转送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在那里他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二、从二零一三年十月至今期间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咸宁市“六一零”开始筹建邪恶的“咸宁市法制教育基地”,结果选中了咸宁市劳教所,在咸宁市劳教所里挂牌“咸宁市法制教育基地”,计划用三亿元迫害全市县法轮功学员,并从武汉“关爱协会”要了三个女人,给她们发工资,每人每天八十元,强行在“决裂书”上按手印一个奖励狱警二万元。这是咸宁市中共恶人再次对咸宁民众行恶。

绑架法轮功学员是在咸宁市“610”的直接指挥下,由国保特务和派出所恶警及社区居委会负责实施的。其绑架途径:一是到单位绑架;二是在路上绑架;三是直接入室绑架;四是蹲坑绑架。

洗脑班在劳教所大门右侧的二楼上,每间房子的门是紧闭的,没有窗户格子(格子在外),房间里谈话时外面看不见房里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洗脑谈话是一个个分别隔离进行的。目前已经知道里面曾经有十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洗脑,知道姓名的是吴忠伦(男,咸安区)、黎冬元(女,赤壁)、胡东员(男,通城县)、李学忠(男,温泉区)、黄秋珍(女,温泉区)、吴汉香(女,赤壁市)。

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咸宁市“610”头目姚雄,还有一个姓孙的年轻人协助。姚雄对洗脑非常卖力,死心塌地。表面看,姚雄不发脾气,不讲狠,但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从不手软。负责洗脑的是从武汉“关爱协会”要来的三个女人,其中一个姓谭,四十多岁;另两个六十岁,一个姓龚,一个姓洪。这三个女人对法轮功学员洗脑非常疯狂,邪恶,花言巧语,绞尽脑汁,想尽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和伪善。

洗脑班的迫害手段:1、将法轮功学员隔离,多个人围绕一个法轮功学员做强制转化,一个一个的做转化,搞车轮战术;2、伪善,先和颜细语谈话,散布歪理邪说,用关爱之词表示友好,用水果之类的来拉拢诱惑。3、谩骂师父和大法,进行人格侮辱。4、表面漫不经心,说写这个东西也只是走走形式,也没啥用,让人放松警惕,最后上当受骗。5、强行按手印:她们写好“决裂书”后,要法轮功学员在上面签字,不配合就多个人抓住法轮功学员的手,企图按手印。6、要挟亲人参与迫害:她们要挟法轮功学员亲人来,用亲情劝说逼迫转化。7、利用转化的人迷惑法轮功学员,诱骗法轮功学员上圈套。8、放诬蔑诽谤师父和大法的邪恶谎言录像,妄图欺骗毒害法轮功学员。9、恐吓:不转化,就用“送监狱”、“送看守所”。

正告咸宁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所有人员,天灭中共已经成为定局,请你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不要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永远的遗憾。

相关责任单位与个人信息

咸宁市610办:0715-8126179(办)0715-8126179(传真)

姚雄 咸宁市“610”头目 0715-8126179(办) 0715-8126788(宅) 13886509329 (姚雄之妻胡瑶在咸宁市建行潜山支行工作,地址:咸宁市温泉路45号,电话:0715-8260837)

邹誉 咸宁市国保支队长,138721810 0715-8232059 警务通18995826125(邹誉之妻刘珍珠在咸宁福人药业公司工作,地址:咸宁市温泉镇三号桥,电话:0715-8256298;邹誉之女邹智英在咸宁市电视台工作,地址:咸宁市温泉路38号,电话:0715-8255503)

金世勇:咸宁市劳教所所长,0715-8311171(办)0715-8273085(宅) 13707240678

董伟: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政委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