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阿城区平桂珍三姐妹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按: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平桂珍、平桂兰、平桂芳姐妹三人因修炼法轮功得以获得健康,可是却遭到当地“六一零”、和平派出所、西城派出所的迫害。平桂芳被迫害精神失常。以下分别是平桂珍和平桂兰的自述。

平桂珍、平桂芳遭受的迫害

我是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我叫平桂珍,我小妹平桂芳已精神失常。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之前有类风湿等病,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痊愈。我们全家姐妹三人都炼功,身体的病全好了,都过着祥和美好的生活。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就不让炼功了,从那时起,我家就一直象乌云笼罩一样,单位的、派出所六一零人员的骚扰不停。

我和小妹平桂芳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天安门上访,被关押在北京怀柔拘留所五天,又给转到当地在北京的周转站,当地包片警察押回送到和平派出所,恶警赵亚忠将我三百多元钱搜走后,把我抓进当地拘留所,共迫害二十七天。又勒索三千元钱才放回。回来后还是被骚扰不停,有时大妹妹被抓走,有时小妹妹被抓走。来骚扰的人也不断。我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让她老人家难以承受。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市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又来我家,骗我出家门,刚一出家门就把我直接拉到了拘留所。我走后,我的弟弟打车,追到六一零办公室一看我没在那里,就知道上当了,直接追到拘留所,正好和送我的警车碰个对面。我的母亲和家人天天去六一零要人,我在里面天天喊放人,我要出去;他们一看家人实在不让了,一个星期后给我放回来。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一零人员到我家,恶警到我大妹妹平桂兰家,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后,又到我家来劫持我,他们进屋的时候,我正在屋里,在他们和我弟弟说话的时候,我就走出去,等他们想起我的时候,我已经走脱。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一趟一趟的到家来骚扰,让家人把我找回来。五月份的一天晚上,六一零来了三个人,看我在家,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他们一会就到了,马上就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宿后,把我送到拘留所,受迫害两个多月。

我小妹妹平桂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单位放假,她自己找工作给中心市场一家商店卖货,刚上一天班,原单位领导去买货,看到她在那上班,第二天早晨原单位领导陈玉林、李伟、伙同和平派出所警察就把她绑架到派出所,他们打我小妹妹平桂芳,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把我小妹平桂芳当时撞的眼冒金花,过后就一直神志不清,给她锁在铁椅子上。即使那样,他们还给我小妹平桂芳送到拘留所,到那里小妹平桂芳精神失常就是不吃饭,他们给她强行灌食,后来他们怕出人命,就把我们姐俩放回。从那时开始到现在我小妹平桂芳一直神志不清,精神失常。一个好人,竟给迫害成这样,天理怎能容!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我上街买东西回来时看到家门口有辆警车,我还没走到家门口,西城派出所四个警察不由分说,就把我抬上警车,这回直接就把我送到第一看守所,我绝食,姓罗的恶警用小白龙(一根塑料绳)往我身上抽。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他们非法给我批了三年劳教,送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一到那里就先给扒光衣服搜身后,穿上衣服关在屋里蹲着,不填转化表不让起来,我蹲了三十多个小时,最后就我一个人了,他们就把我硬拉出去按着我的手签了名。

有一次,我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就照我脸打了三拳。还有一次,他们让答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问题,我拒绝,他们就给我上大挂。他们给我的两只手铐上铐子,分别铐在两个床上,用电棍把我的脸电一遍。心脏就象不行了一样,心跳的不行,头就耷拉下来了,他们看我要不行了,赶快给我放下来,找医生,医生一检查没有太大毛病,他们不敢给我再上大挂了。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那里的邪恶勾当太多了,我被关进六、七次小号,受尽他们的迫害。还有超负荷劳动,从早上五点钟起来,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干不完,就得拿回来在自己床上干,干不完不让睡觉,真是人间地狱。

二零零八年十月,在阿城平安二队路上,我和大妹妹被一辆黑色轿车劫持,给拉到阿什河派出所,问我们去干什么去了,我们说去买菜,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们说炼,让我们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我们说那办不到,就给我们姐俩分开了,一人一屋审问。又被阿城市阿什河派出所勒索我弟弟和我妹夫一万二千元。当天把一万二千元钱交到派出所后,把我们姐俩放回。

平桂兰遭受的迫害

我叫平桂兰,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不能走路,有类风湿、心脏病、红斑狼疮等严重疾病,修炼后这些疾病都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一天我正在家干活,和平派出所、和西城派出所赵亚忠、付国颜等人经常到我家来骚扰,有时都二、三十人。

二零零二年二月份恶人把我从家直接送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我炼功,恶人不让炼,六一零人员就把我抬起来往地上摔,在洗脑班迫害四十天后,因我不转化又给绑架到阿城看守所,就这样两个地方轮着迫害四遍,大约四个多月,让家人交了二百元钱给我放回。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我到武汉婆婆家去给婆婆过生日,到那第二天就有人上门骚扰,把大法书、和我带的一旅行袋衣物全都抢走。在受到干扰的情况下,我第三天就返回来了。回来后西城派出所恶警到我家抢走VCD,恶警就把我不炼功的儿子绑架到派出所,打孩子嘴巴子,打脑袋,踢他。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在小岭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批劳教三年,在万家劳教所,从开始就屡遭迫害。经常被单独带到一个屋,锁在铁椅子,挨打、受酷刑。主要迫害人张波、张爱辉、赵玉庆、姚福昌、吴国勋等。

二零零八年十月,在阿城平安二队路上,我们姐俩被一辆黑色轿车劫持,给拉到阿什河派出所,问我们去干什么去了,我们说去买菜,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们说炼,他们让我们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我们说那办不到,就给我们姐俩分开了,一人一屋审问。把我推到警车上,到我家非法抄家,把我的大法书、和MP3给抄走,又被阿城市阿什河派出所勒索我弟弟和我丈夫一万二千元。当天把一万二千元钱交到派出所后,把我们放回。

二零一一年我在庆客隆超市打工,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吴达看到我在那打工,问我你在这儿呢?第二天六一零人员和经委〔是我工作单位的主管部门〕共去四人到我打工单位,找我。说你别炼功了,我说你说有好使吗?我能听你的吗?他说那你就别在这干了,还要给我二百元钱,让我回家,我没有要。打工单位也不让我去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