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出名”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我们社区有名的无赖泼妇,上市场买菜从来不给钱,小贩子都怕我们家上市场,有时还要直接把菜送到我家,否则的话,我不高兴就砸他们摊位,骂他们。我家住五楼,我家的垃圾从来都是从楼上的窗口直接往楼下扔,没有人敢管我们。

一、一朝得法痛改前非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有幸得到大法的,第一天看书,看到师父法像就感觉哪一世和师父见过面,特别亲切。《转法轮》是哭着看完第一遍的,越看越后悔得法晚了,否则不能做那么多坏事啊。

学法后,我连续发烧三天后,哮喘、肺心病、心脏病(经常偷停)、风湿性关节炎、腿疼全好了,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看到我这颗真心修炼的心后,给我清理了身体。从此以后,我按照《转法轮》里的要求,做好人。

最先,是从买菜给钱开始。小贩子见我给钱,都不敢收,吓得哆哆嗦嗦,不知道我要玩什么花样。我就告诉他们:“不要怕我,我信佛了,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我师父让我做好人,我以前做错了,请你们原谅我吧。”

二、正念去北京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家里就八百元钱,丈夫说:“穷家富路,都带着吧。”于是我去了北京。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了,我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我去上访,见到很多同修被抓被打,我也被抓了,关到了一个体育场,二天没水、没饭,天气炎热,我的绿色的真丝衬衫被汗水浸泡成了白菜叶色,我看到大法轮在我眼前转,凉飕飕的小风吹过来,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怕我中暑。我丈夫去接我,关我的警察不放,说必须“转化”才能放人。我丈夫说:“她原来是个人人皆知的泼妇无赖,现在修炼法轮大法变成好人了。原来她都打我,如今对我可好了。为什么不让她学?难道你们要把好人再转化成坏人吗?”他们让我签字诬蔑大法,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师父如何要求我们做好人等。见我不“转化”,七天后就把我送進“学习班”(洗脑班),一帮警察还到我家抄家,要拿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我丈夫严正的制止他们说:“我媳妇以前那么坏,你们不管,对她还毕恭毕敬的。如今她做了好人,你们却抓她,这是什么道理?我不管你们受谁的指使,但是这是我媳妇的东西,也是我家的私有财产,谁也不许拿!谁敢拿,我就让他出不去这个屋,我就要他的命!!”

这时,十二岁的女儿过来对我丈夫说:“爸爸,不要怕,咱家什么都没有。”警察转了一圈,没看到什么就走了。几天后我回到家,女儿拉着我的手,把她藏起来的大法书和师尊法像都拿出来,我们堂堂正正的挂起了师尊的法像。

三、丈夫、女儿陪我再去北京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想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丈夫说:“你修大法以后,对我这么好,我不能让你自己去冒险,我和孩子陪你去,要死要活咱家三口都在一起!”

当时火车票特别紧张,我求同修帮我买到的是三张软卧。但是,我们和买票的同修失去了联系,车票在别人手里,当我们甩掉跟踪的恶警赶到车站内时,同修以为我们不去了,把票给了其他的三位同修。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如果有人退票该多好啊”这时,车厢内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过来嚷嚷着说:“我这里有一张软卧,想退掉,找谁能退啊?”我马上接过票说:“给我吧。”于是对丈夫和女儿说:“你俩没票,就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丈夫不同意,说:“我一定要陪你去!”这时,又过来一个人,要退一张硬卧,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们一家想证实法的心,帮了我们。心里无限感恩师尊,接过退票,又给女儿补了一张票,三口人就去了北京。

第二天下火车,我们与同去的九个同修走散了。我们一家三口到了天安门广场,当时广场上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也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旁边的警察打别的大法弟子,然后把他们抓上车,拉走了好几车大法弟子。

我一点都不怕!女儿拉着我的衣襟说:“妈妈,咱们回家做咱们该做的事情吧,不能在这里白白被他们抓走啊。”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宾馆。

第二天,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家,还要去天安门证实法,丈夫和女儿又陪我去了。走到天安门对面的马路上时,我愣在了马路边,无法移动脚步,丈夫吃惊的问我怎么了?我说:“你快看啊,那边(天安门右面),莲花上坐着一尊巨大的佛啊。”丈夫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他说:“我看到的是一团金光,光芒四射啊,哪有佛啊?”女儿惊喜地说:“妈妈,是师父啊!是师父在那里啊!”

回到家后,孩子发高烧。因为她和我丈夫都不修炼,我们就让孩子吃点退烧药。孩子不吃,她说:“我闭上眼睛就能听到大法音乐。”第二天就退烧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管着她呢。

四、没有怕,开小花

由于我在社区是“出名”的人,我逢人就以自身经历讲我学大法后变成好人,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我有时就拿真相小册子去社区给他们念,他们问我:你这是在哪里弄的啊?我说:“楼道里,自行车筐里有的是,你只要想看,就能‘拣’到啊。”所以社区的人也都明白大法的真相了,他们对我说:“你只要不去北京就行了,自己在家炼吧,我们不管你了。”

我拿着拣到的小册子就去找复印社复印,有的复印社不敢给我印,我就给他们讲清真相。后来,我又学会了上网,自己打印资料,还在我家组织了学法小组。我不会打字,只会下载,但是,我却能打印出很多精美的真相资料,送到有缘人手里,让大家明白法轮大法是佛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