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78岁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日】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一,我跟孩子们说:全世界大法弟子和常人都在明慧网上给师父拜年,孩子们异口同声的说:咱们也给师父拜年啊!三家九口人,一个个的恭恭敬敬得给师父敬香敬礼,有的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喊“师父过年好”,最后儿媳妇也去给师父敬香敬礼,喊“师父过年好”。看到这种情景,我非常高兴,众生真的醒悟了,得救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是我喜得大法的日子,每到这一天,我都对着师父的法像,三拜九叩感谢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下面说说我前半生的历史。

我今年七十八岁,一九五七年参加工作,正赶上中共邪党搞右派运动,发动群众给知识分子写大字报,每人都给指标必须完成。因为参加工作时间短,每个人的历史表现根本不知道,不完成不行,怎么办,就苦思苦想,哪个人哪天说什么话了,抓住一句话,就给无限上钢上线,每个人都这样。结果很多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中共就是这样逼良为娼的。到了一九五八年,中共搞所谓的大跃進,学校搞勤工俭学,种地办工厂,大炼钢铁,到秋天晚上带着学生到地里深翻,有时候还得背着粪筐去捡粪。

由于过度的劳累,我的身体一天天的不好起来,发烧也不敢请假,怕扣上对大跃進的态度不好的帽子,后来都看出我身体不行了,领导才说话,上医院看看吧。地方医院看不了,到沈阳医院经过透视,发现是非常严重的肺结核,右肺子烂了两个乒乓球大小的洞,左肺子烂了豆粒大小的几个洞。转到县医院,大夫说是严重的中毒性肺结核,得转到市医院治疗,经过大夫反复研究,说她太年轻,那年我才二十三岁。大夫说疗养一段时间看看吧。在县医院疗养一年半,花了大量的医疗费,表面看是好了但留下了病根,一有风吹草动就犯病,打针,吃药,把耳朵打聋了旧病没好又添新病,得了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肾炎、风湿性关节炎,折磨得我死去活来,身体弱到什么程度?我家住二楼,每上楼得喘两分钟才能开门。

四十多年我就是这样过来的。当时孩子还小该怎么办,我就求老天爷,我再活五年就行,孩子大点了。过来五年,我还是求老天爷,我再活五年,孩子们能自理,我就放心了。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中期,出现气功高潮,说气功能治病,我想这次可有救了,来了一个气功就跟着练,练了五、六种,非常虔诚,练来练去还不如以前了,有时还不好意思,姐姐不炼功反而身体还那么好。我怎么越练越不行呢?百思不得其解。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从沈阳来了个老朋友,他问我在练什么功,我说练了某某功,他说你练那个干什么啊?那是个小说作者,他也不是气功师。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这些年练的都是假气功,都是骗钱的。老朋友说你炼法轮功吧,我问他怎么炼?他说,我给你带来一本《转法轮》,他又说师父在大连讲法,人特别的多、特别神奇。两天我把《转法轮》看完,我叹了一口气,这才是真正的气功,十多年练的都是假气功,把我害苦了,看到师父讲的法理,我爱不释手。从此我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一开始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每天炼功头上有法轮在旋转,左转、右转,其它部位也在转。有时也反映出一些症状,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化身体,有一次正在学法,就感到嗓子有东西,一咳嗽吐出以块块的血块,都是紫红色的,叫老伴看看吐的是什么,他说,哎呀,师父都给打出来了。从此以后,我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其它几种病也不翼而飞,十四年没花过单位任何医疗费,活了几十年我才知道没有病是什么滋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电视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大法,诽谤师父,我一听没有一样是真的,全是谎言,诬蔑,当时我就说,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就按照这本书做,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那时老伴也学,五个单位找我们,无论哪个单位来,我就说大法治病神奇,有的说中央不让炼就不炼了呗。我就说,那有病谁替啊?法轮功也不做坏事,教人做好人,为什么不让炼啊?单位领导也说,老太太你的医药费百分之八十五给你报销。我说,就算全报销,那有病打针谁替啊?他不说话了,他走后说,愿意炼就偷着在家炼吧。有一次我被坏人举报,把我带到派出所,警察说,中央不让炼怎么还炼啊?我说,中央保证我不得病我就不炼,警察说这老太太说话怎么这么硬啊。我把单位的号码给他,说你可以打电话,看看我花单位一分钱没有,你们不让我炼就等于让我有病。他们不说话了,半天就把我放出来了。

十四年的修炼,真是一人炼功、全家亲朋好友都跟着受益。老哥哥今年八十九岁高龄,有一次来我家,我跟他讲真相,说到退党的事,他马上说退了吧,共产党真不行了,他用自己的真名退了党。回家后,社区叫他过党生活,他说耳朵聋听不见;过后人家又给他送恶党的材料,他又说眼睛花拿回去吧。他非常相信大法,我给他的护身符,他总是在脖子上带着,或在兜里放着。他跟我讲,他走路摔了两个大跟斗,爬起来之后擦擦血什么事都没有,过路的人说这老头是有人保护你啊,他双手合十,说:李洪志啊保护我。再说姐姐今年八十二岁,姐夫身体不好,家里家外都是姐姐一个人干活,她说一点不累,周围的人说,这老太太真了不得,身体这么好,姐姐说是大法保护,你们看看我带的是什么,这叫护身符,我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妹妹看在眼里,也走進大法来修炼。其他的亲属,不管远近,我都亲自去告诉他们真相,都做了三退。

再说说我们家,我有三个儿女,他们看到母亲身体思想上的变化,都相信大法。我做任何证实法的事,他们都支持。唯有儿媳妇,她在公安上班,她怕心重怕影响他们。有一天我劝她三退,我说用化名给你退了,她说你给我起化名我也不退。我知道,是邪灵在控制她,后来我就不断给她发正念,解体控制她的邪灵因素,有一天她回来说,你们法轮功可真厉害,国外法轮功打来的电话,我问她说的是什么,她就说是退党大潮的事,紧接着我跟她说,叫你退你不退国外给你打来电话,我就针对她的执着说,你不退,大劫难来时,咱孩子谁管啊。这句话打动了她的心,连说了三句“退吧,退吧,退吧”。我说我给你起个化名叫某某,她说,还挺好听呢。

师父为了救度众生,吃尽了人间的苦,弟子用尽了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今后弟子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再这有限的时间里,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一直跟师父走到最后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