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宜良县王进仙被偷偷判刑三年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日】按:云南省宜良县法轮功修炼者王进仙女士于2012年4月9日被警察绑架,2013年1月30日,家人接到电话被告知王进仙已经被秘密判刑3年,2013年2月1日已被送往监狱。此前,王进仙曾于2007年被绑架,遭4年冤狱。以下是王进仙的女儿杜星的叙述:

我叫杜星,一名法轮大法修炼人的女儿,母亲是一名大法弟子,名叫王进仙,1956年生,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原工作单位是宜良百货公司,现住址宜良县南门山廉租房南馨园小区。

我的母亲王进仙2012年4月9日在宜良县古城镇集市上被恶警绑架,关押在宜良县看守所至今,期间看守所不允许家人探视。在无拘留证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1个月后,中共发出逮捕令。2013年1月30日,我父亲接到电话被告知我母亲已经被秘密判刑3年,2013年2月1日已被送往监狱服刑。但是我们家人并没有见到判决书,也不知道何时开庭审判的。

我前往昆明市中级法院查询到审判法官是杨洁(音),通过中院保安联系杨洁后,杨洁告知我们要判决书的话直接找当事人要,开庭时间及是否上诉,法律均未规定要通知家属。

我前往云南省二监探视,因未到户籍所在派出所开具直系亲属关系证明,且监狱规定新入监的人员三月内不允许探视,我无法看望并了解母亲被抓过程,及在看守所以及被秘密开庭、非法判刑的情况。

母亲王进仙1997年开始修炼,1999年中共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后,依然坚持公开在县城广场炼功证实大法,随后被恶警抓捕,被强制送到昆明的洗脑班。

2007年,母亲因为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恶警闯入我们当时位于昆明市凉亭昙华寺附近的家,抄走所有真相资料和彩色喷墨打印机,以及藏于枕头内的一千多元钱,并把母亲带走关押在宜良看守所。随后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判刑4年,并秘密把人从看守所转移至云南省二监,在转移至省二监后,要求我舅舅在未见到人的情况下在监狱门外根据恶警的要求在不明文件上签字。母亲被关押在省二监期间,监狱不允许家人探视。

我母亲2011年4月22日从省二监被释放。2011年4月前,宜良县610人员谷少俊找到我父亲谈话,说我母亲可能在关押期间精神出了问题。父亲和我以及一些亲戚在2012年4月22日到云南省二监等待接人,谷少俊等人要求我父亲写书面资料,说明同意接回我母亲,并且不让她继续讲真相,我们不同意。我母亲出来后,精神并无任何异常。宜良县公安局负责匡远镇户口的一个张姓警察在我母亲出狱后以必须写书面保证不修炼为由,拒绝为她办理户口落回原籍。我母亲在2012年4月第二次被绑架后被停了低保。

在宜良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我母亲由于拒绝在物品清单上签字,被没收所有钱物,因为没有钱,几个月都生活在没有被子盖,没有换洗衣服,没有卫生纸使用的恶劣生活状态下,同时恶警还纵容犯人对我母亲恶语相加。在法律允许的申诉时限内,我母亲多次写了上诉书,但全都被看守所私自押下。

在省二监关押期间,恶警指派2名死刑犯对我母亲24小时盯梢,强制抄写监规,用掉60多根中性笔芯,强制我母亲全天观看中共抹黑法轮大法的各种血腥视频。食物方面,中共唆使犯人打饭时一顿多一顿少,没有定量且必须吃完,同时纵容犯人对我母亲恶语相加,强制罚坐小板凳和做奴工。

母亲2012年4月从省二监回家后,610谷少俊及母亲原单位负责人多次到家里骚扰,并找人到家里来强制给母亲做精神病鉴定。

恶警在我家周围安插两人进行拦截,不让我母亲出门,并多次在深夜打电话骚扰,在电话里不说话,大声狞笑恐吓我的父母和我。由于恶警等人到家里骚扰较大,母亲毅然走上县政府办公大楼对里面的办公人员讲真相,希望他们可以明真相并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无知和猖獗依然使他们做出4月9日当街绑架我母亲并秘密判刑4年的邪恶举动。

由于恶人在非法关押我母亲期间以在严管期为由不允许亲属探视,我长期身在外地,家里只有61岁的老父亲,我们没有办法了解到母亲在狱中的处境和被非法审判的过程,没有做到及时层层找人讲真相要人,导致母亲今日的困境。虽然前期我们也在明慧发表文章,但是没有写清母亲的遭遇和揭露迫害事实。现在我们决定进行申诉,从邪恶势力绑架人的地方开始层层调查、讲清真相要求重审。

修炼大法无罪,讲真相是救人,邪恶势力抓捕大法弟子是非法行为。我在这里以自身的教训提醒各位同修及家属,若家中大法弟子被邪恶势力非法抓捕,应积极通过法律手段、曝光邪恶,以自身的努力向层层司法机关讲清真相及时展开营救,必要时可聘请正义律师协助,慈悲救度那些受中共毒害持续作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司法机关人员。

在我为母亲进行申诉的过程当中,希望昆明地区的同修给予关注并正念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