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汉中市勉县参与迫害者遭恶报事例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的时间里,很多政府人员、官员、警察,在中共的驱使下,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参与迫害者很多都遭到恶报,在天灭中共之时,做了中共邪魔的陪葬品。把这些遭恶报的案例曝光出来,是希望还活着的迫害者不要再稀里糊涂下去了,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吧。

以下是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例子。

▼勉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周广全害人害己

勉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周广全,一心想借迫害法轮功往上爬,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前夕,就开始主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他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并命令法轮功学员随时向他汇报。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周广全得知当地法轮功学员邀请外地法轮功学员张振东来本地交流的消息后,立即上报省公安厅,伙同汉台区公安局政保科,调动几辆警车和十几名警察,包围汉运司汽车站,企图围截张振东坐的长途车,未料张振东提前下车,警察扑了个空。周广全一气之下,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问,闹的两城市鸡犬不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周广全更加张狂,长期威逼法轮功学员单位与他配合,监视跟踪迫害。仅二零零零年,就绑架、非法关押三十多人次,并大额罚款供他们挥霍玩乐。

二零零一年,周广全在一次宴会中,举杯喝酒时,突然中风倒地,花费大量医药费,至今走路一癫一拐,嘴眼歪斜,害人害己。

▼勉县邮电局副局长陈切珍遭报死亡

陕西省勉县邮电局副局长陈切珍,男,五十多岁,西安市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陈切珍将本局七名法轮功学员集中非法关押,威逼写放弃法轮功修炼到所谓“三书”,并威胁法轮功学员到家属监视自己的亲人,不准互相来往,否则将调去山区基层工作。

陈切珍身材大、结实。一天,他在对法轮功学员威胁时,突然心脏病发作,治疗中,病情越发严重。二零零三年到北京做心脏手术。他认为病情好转,身体恢复,给领导电话汇报说,手术非常成功,明天就出院回家、上班,不料他一放下电话就突然倒在电话亭外死亡了。

▼勉县粮食局原办公室主任吴忠银患肺癌死亡

陕西勉县粮食局原办公室主任吴忠银,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经常配合国保科汇报本单位两位大法弟子,跟踪、监视居住,与国保大队串通合谋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致使两位大法弟子一位两次被非法劳教,被劳教所药物、酷刑迫害致死,一位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二日,吴忠银被医院确诊为肺癌,后住院治疗两年花费几十万元,于二零零八年死亡,年仅四十八岁。

▼勉县水利局原邪党书记高万全患骨癌

勉县水利局原党委书记高万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极力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经常骚扰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向勉县公安局政保科(610)告密。用“末位待岗”、办洗脑班、不给正常上调工资等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为了逼迫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搞株连,连续一周每天威胁大法弟子所在单位领导及大法弟子的亲属。二零零零年夏天,高万全以有人告密为由,领着政保科七、八个恶警闯到法轮功学员家抢劫、绑架,连续两天非法审讯。

高如此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临退休也没有达到升迁的目的,因此愤愤不平。二零一二年,高万全患上骨癌,只能通过化疗延缓症状,并有截肢可能。痛苦将伴随他的余生。

▼勉县镇川派出所所长王雪成成阶下囚

勉县公安局镇川派出所所长王雪成,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间,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先后三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期间,王带着一帮人在勉县县城肆意对法轮功学员行恶,随意抄家、抢劫,采用酷刑、威逼、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进行迫害,甚至对年幼的孩子进行恐吓、引诱,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迫离散,许多学员的年幼的孩子无依无靠、无家可归;有两位法轮功学员的老父亲因惊恐而死;退休老工人姚景明被非法劳教,三个月后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身为镇川派出所所长的王雪成绑架两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拷打审讯多次,并非法拘留。

二零零八年,王雪成,他通过改名换姓、迁移户口等手段,为一个因参与群殴致人死亡案的犯罪嫌疑人洗身份,令其于二零零八年冬季应征入伍。此事被当地民众联名举报,不到两个月就东窗事发了。王雪成被免去了所长职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勉县原小汉钢办公室人员黄某参与迫害祸及家人

勉县原小汉钢办公室工作人员黄某某,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时,三十多岁,厂里要他到厂保卫科专职迫害法轮功。他把迫害善良当成了向上爬的机遇,卖力的“表现”自己。他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破坏法轮功学员的炼功点,用引诱、哄骗法轮功学员家的小孩等卑劣的特务手段,搜查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等,对本厂法轮功学员造成很大伤害。他把犯下的罪恶当成资本和成绩到处炫耀。

黄某某每次炫耀之后,还要向对方叹息他也有他的人生不如意:他妻子得了怪病,腰椎不能动,整天一个姿势躺在床上,一动就疼得要命。医生说是脊椎骨节间的薄膜有黄豆大的一个洞,骨头与骨头直接接触,目前还没有治疗方法,只能每两周到汉中市3201医院,往脊椎间注射一种药水,起润滑作用,每次要花费两千多元,当年工资水平每月也就是几百元。黄某每两周就要用三轮摩托车把妻子带到3201医院注射一次。就这样,他妻子还是只能躺在床上。用他自己的话:“我已经没法活了!”就这样,他也没认为这是他迫害大法、迫害善良得到的恶报。自己没有未来,还祸及家人。

▼长期监视法轮功学员,勉阳镇联盟村村民朱莲芳祸及儿子

勉县勉阳镇联盟村村民朱莲芳,女,六十余岁,中共邪党党员,本村邪党党委给她发补助,安排她长期监视法轮功学员。她经常在本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时,恶毒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攻击,阻止、告密。二零零一年,邪党政法委办洗脑班,朱莲芳去当包夹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卖力。洗脑班结束后一天,她儿子开卡车在平坦的路上行驶,车一侧前轮开进路边水沟,车倾斜,其子从驾驶室被甩出,摔到地上,当即死亡。

写出这些例子,不是为了仇恨,更不是幸灾乐祸,相反,我们认为这些人是中共谎言和诱骗的受害者。邪党教育出的无神论者不相信善恶有报,可天理并不会因为人不相信而不存在。

仔细回想一下,这些年在你的周围人,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不同的对待,是仇视还是同情,是保护善良还是落井下石,善恶的报应是非常明显的,丝毫不差。写出本文是为了劝诫还在参与迫害的官员、警察、工作人员、世人,不要重蹈覆辙,立即悬崖勒马,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