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中共劳教所的奴工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我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两次非法劳教,亲眼目睹了劳教所是如何榨取劳教人员的血汗,这种利用劳教人员为他们创造巨额收入的“一本万利”的生意充斥在中国大陆的各个劳教所里。

所说的“一本”,是指那些被誉为“省级”、“部级”一类劳教所对劳教人员每月只付给一点微薄的劳动报酬:从五元到一百元不等,有的每月发给十元钱生活补助,如果劳教人员“表现不好”就没有劳动报酬。“二类”劳教所连生活补贴都没有,我曾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女子劳教所被监禁过,这里的劳教人员没有生活补贴,没有工资报酬,也没有减期,完全成为给劳教所挣钱的机器。在所谓“春风化雨式”的精神洗脑中,劳教人员感受到的是“人情冷漠”。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让我们加工一次性筷子,为避免木屑弄脏衣服,我们把围裙铺在膝盖上,往“已消毒”的塑料套里装筷子。一些积压在仓库里的陈货,抖掉猫鼠屎(劳教所养了许多猫),也装入“已消毒”的小套中。此外,呼和浩特所还加工特伦苏奶箱、羊绒披肩、羊毛衫、节日装饰花、皮拖鞋、印有成吉思汗头像的皮酒壶等。有洗碗车间,有加工手套的车间。有一种电子用的板条,要把上面粘贴的胶带撕下,有的人因为对这种材质过敏导致呼吸困难,甚至昏厥。

尽管劳教人员整日辛苦的做工,劳教所内出售的日常消费品的价格却非常贵,劳教所随便要价。二零零八年一个姓武的警察负责劳教所商店的进货、卖货和结帐,那时候一个煮鸡蛋要一块两毛钱。

在被关押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之前我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被非法关押了二十来天,做过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宣传品之类的东西。

二零一一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市王村),我拒绝劳役,但知道她们加工“宝宝服”和电子传感器,即:往传感器两个腿上粘一种胶,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人对此胶过敏,轻的皮肤发痒,起一片一片的小红点;重的一靠近工作场所就浑身发痒,眼皮浮肿,满身满脸都是小红点。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是一个奴工产品生产基地,全所收容劳教人员四、五百人,生产的奴工产品除了长年给山东威海一家渔具厂加工渔轮部件之外,还给青岛一厂家生产塑料篱笆、帘子等。这些产品远销国外,包装上没有中文,据说有的销往泰国、日本。山东朗朗书业利用这些廉价的劳动力组装课本。此外还有包括圣牧牛奶、汇源果汁、一把火冰茶、趵突泉酒、沃牌手机、阿胶等等不胜枚举的包装纸袋,还有医用采血针都在此出品。制作手提纸袋使用的擦除污迹的汽油、稀料,刺鼻刺眼。有个叫付玉红的劳教人员省吃俭用,却必须花钱买很贵的眼药,这类化工原料可能还会导致女人内分泌失调。

劳教所对人员的控制极其严格,警察声称:不得要死的病别想提前走出劳教所,这个巨大的奴工市场极具诱惑。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每月也公布账目,但他们从来不说劳教人员创造了多少劳动价值,赢得了多少市场利润,有的人体质差的靠速效救心丸维持,每天每日仍要照常出工。

中国人不知道这种奴工行为是侵权和剥削,在中共“教育、感化、挽救”的口号声中,劳教人员认为这是重新做人的机会,一再表示感谢党、感谢政府,中国人的精神被奴役,心灵被扭曲。

中国劳教所作为替中共邪党卖命的一个暴利机构掩盖不了它的罪恶本质,希望每一位中国人有勇气摆脱中共党文化枷锁,获得真正的心灵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