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委屈到感激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我们学法小组在去年年底的总结交流会上,我做了个人总结,本想说五个问题,刚说了三个半就被一位同修打断了,对我進行了尖锐批评,言辞也比较激烈,对我刺激也很大,说我在学法时爱给法下定义、解释法,并摆出了各种表现。我也做了不少解释,找各种理由進行争辩。还有个同修把五、六年前我说过的一句话又翻出来,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口头上表示接受这些意见,欢迎大家批评,但心里觉得委屈,埋怨情绪也油然而生。去年,我们学法小组系统学习了师父在二零一二年里发表的一首诗、二篇讲法、五篇经文和《洪吟》,在学完每首诗词或每篇经文后,几乎都是我在说自己的学习体会,我先让大家说,谁都不发言,对我说的谁也没表示不同意见。此次听了大家的批评,我想以后再学法,我也什么都不说了。接着两次小组学法我都没有参加,抵触情绪比较大。但我每天都在认真思考:为什么多数同修对我都有这个看法?为什么几年来在这个问题上不断有人批评我?我到底有没有错?错在哪儿?

师父说:“许多经书中有些东西在翻译过程中已经有误了,再加上很多经书的解释,也是站在不同层次上解释的,随便下定义,这就是乱法。一些乱解释经书的人距离佛的境界太远了,根本不知道其真正的涵义,所以认识问题也是不一样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1〕读到这里,对照师父讲法,结合我在学法时的一些言行,真是惊出一身冷汗。我说了很多错话,冒出过很多不好的念头,比如说哪句话很长,我就说分成几个短句说就好理解了;有时用语法分析句子的主语、谓语和宾语;把师父在《转法轮》中举的一些实例各写成一首诗或词;给师父讲法分段,归纳段意;像讲解语文课文那样讲经文结构和句式特点等。

我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呢?归根到底就是常人中的思维习惯,以及邪党文化的毒素没有清除干净。我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学中文的,毕业后,教了十几年中学语文,后又调到某学院,讲写作、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长期养成了分析语言和文章结构的思维习惯。师父早就明讲了:“因为用现代的规范词汇根本就无法表达大法在更高不同层次的指导和法在每一层的表现,以至带动学员本体与功的演化与提高这种实质的变化。”〔1〕我是明知故犯啊!

我在多年的教学和社会工作中,由于很努力,获得过不少甚至很高的常人荣誉,慢慢滋生了居高临下、动不动就教训人、缺乏自我反省的严重缺点。自以为是,总觉得比别人强,自以为了不起,只许我教训别人,不能听取别人对我的批评。

我又反复学习了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的相关部份:“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批评,哪怕做错了都不能被人说,这怎么能行啊?这哪是修炼人哪?”“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2〕真是字字说到我心里去了。

我在向内找的过程中,也找出了许多人心,比较突出的如显示心、荣誉心、名利心、欢喜心、争斗心、怕心、委屈心、埋怨心等;我也努力寻找根源在哪里,想把它彻底挖出来;总根是私,但一个私字太笼统了、太抽象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配着我这些人心呢?

一天早上学法时,当我读到《转法轮》第三讲中的《返修与借功》这节时,读到“谁要说他不好,他也不高兴了,名利心全起来了,他以为他比别人高明,他了不起。”〔1〕尤其最后这13个字,眼前突然一亮,两眼紧紧盯住这句话,好像唯恐怕它飞了似的,再也读不下去了,真是字字如电,深深触动了我、打到了心灵深处,不知为什么,眼睛模糊了,泪水止不住的涌了下来,有一种迷茫中茅塞顿开的感觉,心里豁然开朗。我找到要找的执着:比如自认比别人高明、了不起,每次学法时就像给学生讲课、辅导似的夸夸其谈;就爱在别人面前讲过去的“光荣历史”,给自己评功摆好;就爱听高兴的话、赞扬的话,自以为是,很不谦虚;有意无意的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用自己的优点和长处比别人的缺点和短处;做点好事就爱张扬自己,唯恐别人不知道;一旦遇到矛盾、波折、困难时,常常怨天尤人,不是找自己,而是强调客观,進行争辩、解释,开脱自己。

在这次学法小组总结交流之前,有一段时间,我在打坐和抱轮时,脑海里常常浮现出那些所谓常人的荣誉,比如1984年县委常委会决定任命我当教育局长,我硬是拖了3个月没上班,宁肯受处分也不履职;1987年新县委书记几次找我谈话,想任命我为县委宣传部长,我坚决不当;一次在礼堂给学生讲《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时,明明已经下课了,全体学生起立热烈鼓掌,我讲了一个故事,仍然起立鼓掌,我又讲了一个故事,还不走,又讲了第三个故事。2002年八月邪党召开十六大期,学院党委把我骗到招待所,关了禁闭,期间,从另外单位请来几个“犹大”,共7个人连续用攻、谩骂、诬蔑我5个小时,我从容不迫,一正压百邪,最后我说:“对不起,我肚子饿了,得回去吃饭了。”站起来就走,他们感到非常尴尬。这些东西不断的返上来,压也压不下去。我知道这是名利心、显示心,强烈的干扰着我平静不下来。

现在这些东西就烟消云散了,委屈、埋怨转变成了欢乐、感激,有时高兴的从内心里发笑,庆幸我在这次年底切磋交流中得到了同修真诚热情的批评帮助,我觉得我是收获最大的。我再次体会到: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多学法,学好法,“遇到矛盾想自己”〔3〕;对自己的问题不要只停留在表面的感性认识上,一定要深挖根子,讲出来。对同修的提醒、意见、批评,要虚心听,耐心听,少解释,不争辩,不怕被冤枉,都是好事。在就是想不开时,主动找同修沟通、交流,不要埋在心里,采取消极态度,那是害人害己。而对待同修要慈悲。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曼哈顿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