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巨变 讲真相急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五月,我走入大法修炼,早上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三个月的时间,一直折磨我的“心脏病”、“高血压”、“关节炎”、“慢性咽喉炎”不翼而飞。平时日常生活中自己哪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能体会到师尊会通过多种方式点化我,让我悟道。

从开始修炼到现在,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这个法我每学一遍都和上一次不完全一样了,心性提高一点,法就会点给我新的内涵,所以越看越爱看。一开始感觉《转法轮》是叫人做好人,以后看下去,会发现这本书是叫我们做更好的人,再继续学习下去,就会明白是在往高层次带人,叫返本归真。大法使我受益匪浅,我视大法为瑰宝。当今世界,特别是中国大陆,因为邪党宣扬无神论,人类社会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下滑着,物欲横流,人们把金钱看成了最大的追求,中共邪党的“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耗子就是好猫”。在邪党的洗脑下“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斗争哲学充斥了当今人们的思想,现今不管城市、农村,孝敬父母、仁义礼智信的传统理念被人们摒弃,盗贼遍地、娼妓遍地、政匪一家、官商勾结的疮痍之地,让中国人的吃穿住深受其害,就连婴儿都受毒奶粉、毒牛奶残害。在这样的社会中,出现了“真、善、忍”大法,这是人们的希望,是人类的曙光!以下就是我个人自修炼法轮功后亲身经历的点滴体会。

为他人着想,在利益面前不动心

一九九七年我单位建房,规定凡是夫妇双高职称的,标准住房面积是一百二十平方米。不足面积可再分一套九十多平方米的三室一厅的小三居。我家住的是六十多平方米的房,按单位规定条件,我不用争、不用抢,就可得到房子了。当时本单位有几位同事都按规定要了。那时我已修炼,假如当时我不修炼了法轮功,一定高高兴兴的住進去。可是,我修炼大法了,我有师父管了,师父告诉我们凡事要替他人着想,做到无私无我。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了一个修炼人在对待利益及对待分房子时不和人争的事。触及到心灵的事,让我睡不着觉,经过几天的反复思考,还是拿不定主意。师父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面对师尊的教导,我选择了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选择了放弃,把分房表退回单位,留给无房或缺房住的人。而不是通过私人关系把房转给别人。这是我第一次让房。

二零零零年,单位又要建集资房,分房条件还和上一次差不多,我家当时住的房仍是六十多平米的老房,单位把分房表又给了我,我填了表,可是心中还是波涛汹涌,这个执著心怎么又上来了?经过反复思考,正念战胜了人心,我第二次把分房表退回单位。做到了第二次让房。单位里的领导、同事知道此事的都说:“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啊”,这二次分房文件在我手中存放,可我没有与家人提起,我知道,我的事是个人修炼的事,如果让家人参与進来就由不得自己了。

坚定修炼 破除干扰

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大法弟子面对魔难,同修们每个人都走出了自己的路。同年十月底我去当地派出所,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没等我说完,警察就围上来了“别人躲都躲不及,你还自己送上门来了”,他们以我“宣传法轮功为由把我拘留了一周。二零零零年底,我進京上访,证实大法。我又被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拘留了一个月。并在拘留所因不写保证书,挨副所长左右开弓殴打我头部。当时不知哪来的灵感,心中一直默念“真善忍”,一直到气呼呼的张所长打到停手为止。奇怪的是他因打我累得气喘吁吁,我只是头皮紧,一点儿不痛。回到监舍,同修都问我是否挨打,因为我的脸没肿。后来我才明白是师尊为我承受了痛苦。

两次劫持迫害,给家人带来了一定痛苦,因受邪党欺骗宣传,再加上邪党株连九族的恶法,子女们怕影响到她们的工作,怕影响下一代的前途,家中简直掀起地震。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也由乡下来到我家居住,阻止我修炼。他们白脸、黑脸齐上阵。晚上我想打坐,刚盘上腿,就被老伴绊倒。不得已,我向老伴摊牌:“我炼功身体受益,你曾说过我:睡觉最少、干活最多、身体最好,评价我炼功受益,怎么气候一变就这样了?人得有良心,不能人云亦云,迫害是错的,我一定坚持到真相大白的一天。我就是要炼!假如按邪党所说:不让炼就不炼了,两个人都有病,谁伺候谁呀?医药费也承受不起呀!”面对此言,老头子不吱声了。我们订了协议:“尊重信仰、各管各的屋、互不干涉”,并写出了书面文字。子女们吵吵别炼了,我说:“你们是晚辈,没有理由管我,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地方!”姑娘、姑父从此不再管了。家庭阻力突破了,家中也有自由了。晚上打坐听到“外柔内刚”的声音,我泪流满面,体会到师尊时刻在呵护弟子,这更坚定了我助师正法的决心。

从二零零四年起,我从两个资料点取真相资料发放,有一次资料点资金紧缺,我卖掉了自己全部金首饰六件,才卖了三千元钱,但我觉得用到了救人上值得。为了做到“资料点开花”,去掉依赖同修的心,零九年初,我自费成立资料点。

在讲真相救人过程中,有十六人通过我得了宝书《转法轮》,有一人有糖尿病、高血压、脑血栓,通过学法炼功,病已好。这些人其中一人还组建了农村资料点。

面对面讲真相二三事

1. 念“法轮大法好” 失明的眼睛复明了

二零零七年秋天,我慢行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忽然听到“大姐请留步“,回头一看,是听过我讲真相的卖水果的夫妇俩,记得当时男的退了党、团、队,女的退了团、队。而且他俩很高兴的接受了真相册子、护身符。当时女的伸出胳膊来让我看她的伤疤,伤疤约十公分长,她说是去年骑自行车被摩托车给撞的。胳膊好了,可是一只眼睛却失明了,走了几家大医院求治,都说没法治了,这回她说自从听了真相三退后,她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到二十六天突然出现了奇迹,看不见的眼睛复明了。

她激动的说:“太神奇了!”我赶紧说:“你应该谢我师父,是师父治好了你的眼睛!”她也立即说:“是!是!谢谢李洪志师父!”这位大妹子仍然不让我走,我说你还有事吗?她说:“有!还有稀奇事”,原来前两天她家的货车把一辆轿车给刮了,当时车主气呼呼的张口就要赔偿五千元钱,这个大妹子面对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一会就见轿车司机气消了,说要五百元就完事了,大妹子说:“你说这护身符咋这么灵呢?请转告你师父!”

2. 亲属婚宴讲真相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表妹三女儿结婚,按当地风俗,结婚前一天晚上,第二天早上,女方家请宾客。我得知喜事后,为了救人准备了充足的护身符、光盘等真相资料前往。那天傍晚,我就逐个的给来贺喜的人讲真相,办三退,发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第二天早上开饭前,天下起了蒙蒙小细雨,我想逐个讲来不及了,只有公开讲吧,于是我就大声说:“各位亲朋好友、各位乡亲,大家好!我们都是来参加某某某婚礼的,这是缘份!我今天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你们听说江泽民、罗干等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在国际上被起诉吗?”我以自问自答的方式讲真相,人们静静的听着,没有任何声音,我又讲“天安门自焚”事件被国际上定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谎言,是欺骗世人,迫害学法轮功的好人,“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也就是天法”;中共以文革中一张大字报将副主席刘某某判为叛徒、内奸、工贼,活活整死,过后又平反,啥事也没有。共产党就是靠欺骗整人害人的,它的邪恶本质就是靠谎言迫害来骗人的。又讲“藏字石”、“猪叫石”、“优昙婆罗花”,讲中共靠无神论反天反地反人民,不让人们相信善恶有报,并且宣扬‘爹亲,娘亲不如它亲’,致使世人道德下滑,不养父母,不孝敬爹娘。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我们怎样面对人类的大淘汰,躲过这一劫难?劝三退保平安,为什么抹兽印。表妹有四个大学生姑爷,其中有一名是警察,还有一名是在籍大学生。我专门针对他们给了他们一封“致警察的一封公开信”,四个姑爷都愉快的三退了。第二天早六点发完整点正念,我求师尊加持弟子救度本村邪党书记兼村长, 在师尊的加持下,他高兴的以化名退出了党、团、队组织,其妻子也愉快的三退,并表示谢谢!在早上开饭前,我用事先准备好的化名,为饭桌前的世人三退,打消了人们的顾虑心。表妹帮我发护身符、小册子,此次讲真相让一百二十人得救。

3. 姑父大寿讲真相

姑夫是多子女家庭,五儿两女,每个儿子家都有一个大学生,一个女儿家也有大学生。前一天晚上包饺子来招待来宾,对来祝寿的客人,我逐个讲真相。到晚上大表弟可能是听别的亲戚或本家人讲听真相得救的事,大表弟亲自找到我说:“我儿子和老三家儿子你还没救呢?”我说:“明天我去你家”,我表弟又说:“你是长辈,明天我让他俩来这儿拜访你,你给他们讲吧!”

那天包饺子的人也很多,我给一个人讲,全屋子人都听到了,这样我因人的文化程度不同,我讲的深度也不一样。只听得人们议论“真能讲”,“讲得太好了”,我是在无意中听到的。第二天上午我就先破解邪党无神论,给这两个大学生讲:“石头出字”,“石头会叫”,“石头开花”,并以师尊在“广州讲法”录音中美国宇航员通过卫星拍摄的“天国城市”,“仙女在飞”等事实证明无神论是骗局。又从国际控告江泽民团伙“反信仰罪、反人类罪、集体虐杀罪、酷刑罪”迫害致死至少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贩卖大法弟子活体器官,是人类从未有过的罪恶;讲“天安门自焚”是二十一世纪最大谎言,天灭中共,只有远离邪恶,三退抹兽印才能保平安,才能保命。

这些人听得都很投入,愉快的三退。前一天晚上有一医生(退休)当时没退,后来医生的老婆和孙子来了,我给她娘俩讲退了。第二天我问医生:“昨天那事考虑好了吗:”他当即表示退出党、团队。所有来客和家中没退的这次全退了,总计四十人。

危难之中求师父

二零零八年七月中旬,我带了一大包真相小册子光盘去公安楼那趟街救人。刚讲退三人,遇到两个老太太一个老大爷,我担心三位老人听不清,我就大声给她们讲。

正讲着,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子来到我眼前,说:“你是干啥呢?”我说:“我在救人,你想得救不?我也给你讲一讲?”他恶声恶语的说:“我还想救你呢!”一把就抓住我的胳膊,“你跟我走一趟!”我赶紧对他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弟子,这时耳边有声音说:“你走吧”。

我看那男人傻傻的呆在那里被定住了。我赶紧说:“我走了,拜拜!”我打车往南行,到十字路口处发现很多民工在挖沟,不见一个警察,我赶紧下车,就由西向东发真相册子、光盘。这时东边的民工喊:“我们也要!”结果一大包资料还没够用。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