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工业大学退休校医蒋翠萍遭迫害离世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合肥工业大学退休校医蒋翠萍老人,在中共恶党人员的没完没了的骚扰、恐吓、抄家、绑架中,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凌晨四时三十分离开人世,终年七十四岁。

蒋翠萍
蒋翠萍

蒋翠萍女士个子不高,温和善良,常年独居,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近二十年来,按照“真善忍”大法要求,自己总是尽心尽力、省吃俭用、处处想着别人、默默的付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后,蒋翠萍女士屡遭迫害,也从未离开过大法。

在二零一二年八月庐阳区610组织安庆路派出所和合肥工业大学校(简称:合工大)保卫处以”上门关心“为名骚扰,几双贼眼到处搜索。九月下旬,家中突然闯进几个彪形大汉,自称是安庆路派出所的,进门就问:蒋翠萍,郑德明你认识吧?蒋翠萍说不认识,这些恶警们大声吼叫:哼,不老实,郑德明说了,你这是个资料点,说你有电脑、有打印机。蒋翠萍说你们看我像个做资料的人吗?

中共恶警们不由分说大声吼叫:别狡辩,走,跟我们走一趟,说着就把蒋翠萍连拖带拽抬下楼,塞进警车,劫持到了安庆路派出所。一部份恶警看着蒋翠萍并审问,一部份恶警开车回头抄了蒋翠萍的家,把个家翻了个底朝天,所有大法书籍、资料、P3、P5、U盘等一扫光。当天深夜,儿子才把其母接回家中。

老太婆回到家中倍感凄凉,在中共的恐怖高压下整天忧心忡忡,提心吊胆,慢慢的出现了病业状态,十月份去医院检查出肺癌假相,在同修的帮助下逐渐康复。

可就在十一月份中共十八大过后,又一批恶警突然闯进老人的家,自称是包河区610配合合工大南区校保卫处的警察一起十多人,还口口声声的说:“你不用怕,这次来不抄你家,只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蒋翠萍老人说:我哪也不去,这是我的家。恶警们恼羞成怒,一拥而上,把蒋翠萍老人强行抬下楼,塞进警车,直接送进合肥市610办的洗脑班。

老人生前自述被从家中绑架遭遇

下面是老人生前自述这次被从家中劫持到强制洗脑班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钟,突然有两名妇女叫开我家的门,一下有七、八个人闯入我家。两个女人说她们是工大南区社居委会的,一个高个的男人说他姓王(后来知道他是包河区强制洗脑班的书记),另一个年轻男人说他是政法委的,还有安庆路派出所的警察和我们学校北区保卫科的人,楼道口也站着人。我一看这么多人闯入我家,我立即就说这么多年你们多次闯入我家对我进行迫害,我炼功修真、善、忍没错,信仰自由是宪法上的规定,我们师父叫我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们对我多次抄家是在执法犯法,是在犯罪。现在我身体被你们迫害的几个月不能吃东西,你们还来迫害我。

那个政法委的男人说,这次不抄你家,要你到南区社居委会谈谈,把事情说清楚,两个小时就回来(实际是骗我去洗脑班迫害)。我说我不去。政法委的那个人却说不行,一定要去,一会就送你回来。说着他们就要动手拿我家钥匙,我连忙抓住我家钥匙,将他们一起引去门外,立即将门关上,我躺在楼梯过道上,说有什么事在这里谈吧!他们说不行,我不走,他们几个男女就将我抱起,抬手、抬腿的硬将我架到楼下,车内又出来人一起将我抬到车上。

他们这样骚扰、绑架我,自始至终我都没看到谁给我出示工作证、拘留证。作为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他们哪有一点依法办事的意识?!

车开到洗脑班后,又将我抬到一旅馆二楼的房间内,派两名包河社区委工作人员看守我,其余参加绑架我的人员均到饭店纵酒狂欢(后来那位王书记说把他都灌醉了),因工大南区单位有钱,他们不仅出人,还出钱支持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说我身体都这样了,你们还在迫害我,对付一个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人,你们良心何在?我要回家。

讲到这,洗脑班王书记来了,我说:叫你们干坏事你们都一身劲,你们要知道,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守的人员听后说,你主要是上次讲真相散材料给国安抓住抄家(七月二十三日),现在来洗脑班写四书后就放你回家。我说,要老命有一条,要写四书不可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信真善忍没错,散资料没错,那些资料你们都看了,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救人的。洗脑班的王书记听后说,听说你很顽固,你们北区都不要你了,你们反对共产党,二零零四年就把你们定为“反动组织”。我面对他们说: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就要向世人讲清楚共产党是什么。实际上是共产党把自己打倒了,历次政治运动(三反、五反、反右派、反右倾、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害死了中国八千万人,现在老百姓人人都在骂,他们听后不做声。

被绑架的当天晚上,家人很着急,不知我去哪里了,儿女们去了当地派出所问,派出所警察说我们没有抓她。后来儿子(常人)到工大北区保卫处问,说去南区保卫处问,第二天儿子将我被绑架前硬带我去医院检查住院的病历带到南区保卫处,再到洗脑班,才放我和儿子一道回家。

蒋翠萍老人就这样在中共不法人员没完没了的迫害中、恐吓高压中旧病复发,不幸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凌晨四时三十分,离开人世。

附有关人员电话号码:

合肥工业大学保卫处:柯处长 0551-2901153

肖科长290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