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员从香港事件中应该吸取的教训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前段时间,我有机会去香港旅游,亲自看到了香港的情况,也通过一些关系得以与香港同修面对面的交流,今天特把我的一些感悟写出来,供同修们参考。

这几天明慧网上也多次发表了对香港事件的一些交流文章,其中提到大陆同修对香港及海外同修有依赖心,这一点也正是我首先要指出的。从香港回来后,见到本地的一个同修和她说起去香港旅游了一次,她脱口而出:“怎么样,一定是振奋人心吧!”我说一点都不振奋,然后讲了香港这半年的实际情况,讲了香港街头有很多邪恶的标语在毒害世人。在接下来的交流中,我们都认识到自己平时有对香港同修的一颗依赖心。从同修的第一句话中所使用的术语也可以看出,她说的就是振奋“人心”,人心人心,不就是这颗人心让旧势力抓到了漏吗?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很多大陆同修曾经都多多少少对香港及海外同修有依赖性,在身边劝三退时,总是会提及香港怎么样,海外怎么样。如果仅仅只是介绍一下大法在海外的洪传情况,这当然是好的,但是也有很多同修在不知不觉中就堕入一种有漏的对话模式中,就是把海外的情况当成一个主要的真相来讲,甚至会说你要是出了国走一走,或者到香港去看一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似乎到了香港以及海外,就自然而然的明白真相了。细细想来,这不正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大漏洞吗?

一个人明白不明白,外在的环境只起辅助的作用,真正的主要的作用还在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和讲真相的力度,即使一个人真的在海外的环境下明白真相了,那也是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结果,与海外大法弟子的付出和努力是息息相关的。如果很多同修在大陆都抱着这样的观念去讲真相,岂不等于将自己的责任推给了海外同修吗?我想,香港出现大面积的邪恶标语,从大陆学员的角度来看,我们真得每个人都找找自己在和海外同修配合过程中,是不是有依赖海外同修的人心?在履行我们自己的责任时,在讲真相遇到难度时,是不是没有通过向内找而突破难关?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却以海外的环境为例,把本该自己突破的事情推到了海外同修那里呢?

其实,在大陆生活的同修,并不知道海外同修的困难。以香港为例,虽然环境比较自由,但是香港同修人数却非常少,真相点上人力明显不够。香港媒体、商界、知识界及政界人士中支持大法的比例相当小,在街头出现那么多毒害世人的诬蔑标语,看到此景的香港人却从旁边若无其事的走过去,把它看作是中共与我们学员之间的“正常”的“政治斗争”,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香港居民的一种公开侮辱。纵然中共在香港可以操控一些势力,干出这种在其它自由法治社会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公然诬蔑一种信仰的事件,但是如果香港居民本身对法轮功作为一种正信有足够的了解的话,而不是把他作为与中共斗争的一种“政治力量”去理解的话,那么,我想香港大多数居民是不会允许这种邪恶标语肆意出现在香港街头的。

那么,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香港同修在讲真相过程中也有一个漏洞,那就是忽略了对香港本地居民讲清真相的重要性,或者是在这方面,香港的同修在方法和力度上还做的不够,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香港的真相点对大陆的确起到了很重要的支持力度的作用,但是,每个地区的学员首选应该针对本地区的居民讲清真相,把主要精力放在本地区上。这样,我们在全球才能形成更有力的配合。如果香港的同修能对本地区的居民讲清真相,引导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甚至走入修炼,使香港的整体形势向正法所需要的那个程度好转。那么,在这种环境下,一个大陆游客如果有缘来到香港,也就会得到更多的了解真相和得救的机会。

对香港本地居民讲真相,应该以破除那种认为我们搞政治的误解,要讲清大法作为一种向善的佛法修炼体系和信仰体系这一真相,讲清是因为中共在大陆迫害和诬蔑我们,我们才在全球各地揭露它,呼吁人们共同结束迫害,营救受迫害的同修。在一个自由社会,应该首先从我们是因为信仰而受中共迫害的角度出发,让人们从中能够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明辨善恶而做出选择。这样更有助于自由社会的人从他们惯有的思维方式出发去认真了解真相,达到更好的效果。

以上的看法,仅代表个人认识,如有不妥,也请各地同修慈悲指正。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