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遣返后遭中共迫害事实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我叫尹香子,是于2010年1月30号从韩国被遣返回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回国后我受到中共国安特务的非法抄家、监禁、洗脑、骚扰等迫害,但是中共一直向外界隐瞒消息,企图使国际社会误认为被遣返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受到迫害。我现在几经周折逃离中国,所以在此我想把我的真实经历公开出来,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

我于1996年7月经邻居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当时身体健康状况不好,患有卵巢瘤、颈椎炎、风湿性关节炎、失眠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1个月后,健康状况明显改善,各种疾病状况都消失了。

1999年3月,我因商务考察去了韩国,当年的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因此我回不了中国了,决定留在韩国,并在后来申请了难民,但最终被拒批,身份成为非法。2010年1月30日,我被韩国政府遣返回国。

回中国后我不敢回家,直接去了青岛的亲戚家,当时我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我身份的证件,都丢失了。过了1个月后,我必须回家乡延吉去补办身份证和护照。可是这会让我不得不再次面对那伤心的往事和痛苦的经历,因此我决定在补办身份证和护照的同时,申请改名。

可是就在我更改了姓名、躲在外地亲戚家的情况下,中共公安仍然找到了我。2010年8月25日,青岛公安局突然找到我家并抄家,抢走了《转法轮》书籍、mp3、录音带,然后说我要受到审讯,不由分说的把我带走。这时延吉警察也专程为我到了青岛,他们72小时不分昼夜审讯我。还把我的身份证没收。延吉市安全局说,我在青岛的话问题会变得复杂,所以要求我到延吉市解决这些问题,并说一切问题要看我的态度再定。随后,延吉警察离开了青岛。

2010年9月30日我被迫回到延吉。在延吉,我又被审讯72小时,同时警察还带去一个已经邪悟的人给我洗脑,这名邪悟者被中共恶毒的谎言洗脑后,对我很防范,很冷漠,而且反复把他曲解法轮功的理论灌输给我,在我72小时几乎没有睡眠、头脑不清晰的情况下写了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随后我被释放回家,但他们要求我无论去哪里之前都要向他们汇报,才可以离开,并监听了我的电话。这个时候我更加意识到中共对我迫害的严重性。

在两次审讯过程中,我发现中共公安对韩国法轮功学员的情况非常了解。他们曾先后向我提到韩国的多位协调人和仍在韩国的几位延吉法轮功学员的名字,问我认识不认识他们,并让我看韩国天国乐团参加游行的照片,那时我发现照片里有我。他们让我指认法轮功学员,还让我看我们参与难民起诉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连我们的学法点他们的特务也去过。后来还问我知不知道法轮功学员许元钟也因为身份在韩国被抓了?我说不知道。因为许元钟是在我被遣返之后被抓的。

刚被释放回家的日子里,我的身体虽然获得了自由,但是我的心里极其痛苦,法轮功不仅让我获得了健康的身体,也让我获得了健全的心灵,但我却在中共的威胁下违背良心、背叛了法轮功,我心里感到绝望、屈辱和愧疚。

1个月后,我决定还要修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我不能放弃他。我想办法联系到一个学法轮功的远房亲戚,从她那里拿来了法轮功的书籍,并在法轮功的网站明慧网上用真名发表严正声明,声明我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我从新开始修炼。而且我还参加了亲戚家每周日的小组集体学法。但几周后由于有可疑人员频繁到亲戚家监视,所以我们解散了集体学法,我在家自己学法炼功,因为被他们一直监视,担心害怕,一直没敢出去对别人讲法轮功真相。

2011年3月中旬,延吉610的人来电话要求我见面面谈,他们约我在茶馆见面,谈了约半个小时,他们说我还可以去韩国,但必须有一个条件,就是协助他们收集韩国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让我当特务,并让我学电脑,从网上搜集到法轮功情报后传给他们。我当时就拒绝了,他们就说你不配合我们,就别想离开中国了,你已经在海关限制出境的名单中了。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后,仍没有任何消息,我有一种无名的恐惧感。我几次搬家也打消不了这种恐惧,于是我下决心逃离了中国。

以上就是我被遣返后的真实经历,从中可以看到中共特务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了如指掌,而且被遣返法轮功学员的受迫害情况被中共严密封锁。在此我想呼吁韩国政府和其它政府,不要再受中共欺骗,做出遣返法轮功学员的不人道行为。

(English Translation;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3/4/138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