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真乎?假乎?》也谈信师信法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当我从明慧网上看了《真乎?假乎?》这篇文章后,觉的同修谈的很深刻,很好。第四天我在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的外地被恶警绑架,在那里遇到的恶人是我这一生中遇到的最没有理性的一个,他简直就是把你弄的让你感觉一会儿扔上天,一会儿摔下地,让人的情绪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状态,一般人会被他搞的精神崩溃。我总算还是冷静,能把握住不被他的情绪带动。也就是说,在邪恶疯狂时我能不被他吓倒,坚定的不动不摇,能放下生死,觉的能做到信师信法。

在这之前,我也觉的真的象同修说的那样,能放下生死的信师信法,在梦中邪恶迫害我,我从来就不承认,邪恶从来就没迫害成我。但在这次被迫害中也让我看到了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刚一开始,不管你怎样邪恶,我就是豁出去了,我就是把自己交给师父了。后来邪恶看这一招不灵,就有用软办法。恶人说:你也没什么事,我们也不想管你的事,你在你们当地的事我们也都知道,因为同时被抓的那个人早已说的清清楚楚。我们既然把你弄来了,就这么放了你,我们也不好交代。你就说说你什么时间来的、找了谁、办完事准备回去时让我们弄来了,签个字就放了你。然后他又似乎不容怀疑的说:和你同时被抓的那个人,在我们这是属于大案要案,你不说,你就别想走,我们有的是办法治你。

这时,安逸之心上来了,在诱惑面前心就开始动摇了,心想:反正同修都已说了,他们也不要我说什么,就说什么时间来的,和谁接触了,什么时间准备走,让他们弄来了。心想这也没什么。但马上又想到同修写的《真乎?假乎?》这篇文章,我在问自己,你真的做到信师信法了吗?这么点利益就挡住自己信师信法的正念了吗?反复几次,把心一横,我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了,我就是不听你邪恶的。二十几天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被无条件的释放。

信师信法不只是在邪恶迫害上,在放下人心的过关中,自己的一思一念中,都体现着我们是否真的信师信法。记得有一次和同修有间隔,在去找同修时,心里很不舒服,明知道不对,可就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放下,就在心里说:师父啊,我知道那个不舒服不是我,我不要它,我就是要师父说的慈悲,我一定要做到。当见了同修的面时,心里没什么感觉,同修一说话,我就很理性的把握着自己的情绪,逐渐的就达到了那种慈悲的状态。

最近,有两个同修之间矛盾很大,同修说话时带着很重的情绪,我和同修交流一定得修自己,不能向外去找,就是真的是同修的不足,也是你应该修的。同修气鼓鼓的说:我做不到。我说:你当然做不到,师父和法有这个能力,你做不到是不信师不信法。同修笑了,说:对。

信师信法不是表面嘴上说说的,那真的是发自本性上的,当这一念发出时,能感觉是来自很高、很远。当你有了这一念,实际上也就是我们的愿望,这一愿望也必须是符合法的,师父就会加持你,帮助你达到这种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