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

一、血腥的虐杀
二、非法判刑与残害
三、邪恶的劳教和奴役
四、绑架和关押
五、五常洗脑班的罪恶
六、直接参与迫害者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五常原名欢喜岭,清咸丰四年设“举仁、由义、崇礼、尚智、诚信”五个甲社,取其“三纲五常”之意,得名五常。既有儒雅的古韵,又体现了城市文化品位。五常当地人自古就过着男耕女织、相夫教子的美好生活,这里有着女娲巧施玉手炼石补天时坠石留下的凤凰山、上八仙张果老为救金凤凰留下的龙凤山、有康德元年修炼人留下来的神仙洞,还有着孝感天地、得神护佑大灾中保命的五龙山的传说。这里有着上天赐予的自然风光和肥沃的土地,不但盛产着全国最好的大米,更承传着神的青睐。

凤凰山的传说相传,盘古开天之期,远代洪荒之时,女娲炼石补天。乃巧施玉手,将穹窿抹平,未留意指边余石纷纷坠入东胜神州,叠于渤海北面。仙子乘骑白鹄(白凤),陡见奇峦耸立,遂振羽欢鸣,恋恋回旋,由此遂称鹄山。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一九九六年春夏之交,在五常市体育场悄然出现了一群面带祥和、动作优美的晨炼者,大法炼功音乐声吸引着所有晨练者的注意,这就是五常市法轮功修炼者第一个晨炼功点。由于李洪志大师的法轮大法修炼直指人心,教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从做好人做起,直至做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更高境界的好人。所以,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普遍思想道德升华,身体健康。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更是令人瞩目。一时间人传人,心传心,口传心授,发展速度迅猛遍及五常市内、乡镇、村屯。他们有党、政机关干部、工人、教师、学生、农民;上有八旬老人,下至三岁幼儿。无不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一九九八年春天,在五常市体育馆成功召开四千余人学法修心交流会。截止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仅五常镇内室外晨炼功点就达十一个,得法修炼人数近五千余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极端的个人权力欲和妒嫉,以一己之私、以谎言欺骗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灭绝性迫害,与“真、善、忍”为敌,霎时间黑云压顶,血雨腥风,对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铺天盖地的血腥迫害。

面对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弥天的欺世谎言,本着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态度,五常市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自发去黑龙江省政府和平上访,被大批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绑架后,当天大部份学员被分别非法关押在省政府体育场和双城市第八小学。其中多人被拳打脚踢、打耳光、揪头发,非法拘押了十多个小时,期间连厕所都不许去。当天晚上,五常市出动十多台警车、和六七台大客车将和平上访的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一路上是前面有多辆警车开道,中间是拘押法轮功学员的大客车,后面是多辆武警警车压阵,一路上,警车呼啸,警笛长鸣。

半夜十一点车停在五常市公安局大门前,法轮功学员下车时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分三层着装列队“欢迎”的,五常市公安系统全体警察,警察们人挤人的从门外两侧一直延续到三楼的会议室。当时,照相机、录像机闪烁不停,一片红色恐怖。半夜被警笛吵醒来看究竟的群众,被这阵势吓得胆战心惊。非常可笑的是,当全副武装的警察们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法轮功学员时,有人却如卸重负地惊呼到:是不是谁脑袋有病抓错人了?就这么一帮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怎么能反政府?在公安局会议室,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迫害,然后又搞人人过关到第二天早六点多,当天有十人(五常镇内七人、拉林镇三人)被非法强行办洗脑班七天。被非法关押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十五天的有三人(五常两人、拉林一人)。

在独裁者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密令下,对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替别人着想”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腥风血雨式的迫害,动用了全国的宣传工具,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等制造和散布欺世谎言,对法轮功进行栽赃、诬陷、抹黑。五常市在市委书记肖建春的亲自布置下,各部、委、局、办、各乡、镇所有单位配合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会、610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并不断的到学员家中骚扰、抄家、抓人,甚至采取强迫法轮功学员说假话,骂自己的师父、骂大法、踩李洪志大师法像等极其卑劣的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在这种红色恐怖下,坚定实修的大法学员顶着各种压力,冲破重重阻力前仆后继的进京证实大法,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着众生。

一、血腥的虐杀

(一)张延超被残酷迫害致死,器官被摘取

五常市拉林镇西农民张延超,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善良、纯朴、勤奋,乐于助人,深受村民的喜爱。

张延超
张延超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张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红旗乡派出所警察贾继伟等人绑架,并强行搜身抢走二千八百多元现金。贾继伟等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电棍电,当天下午张延超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五常市610付彦春、朱宪福、黄占山和公安局长陈树森、政保科警察战志刚等一伙的残酷摧残折磨。

三月三十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折的张延超,被付彦春等拖上囚车押往设在哈尔滨江北张九屯(在庙台子火车站附近),由哈市610和哈市公安七处私设的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窝点;一个不为人知的备有四十多种刑具的黑窝。次日,张延超就在哈公安七处警察、五常610付彦春、五常公安局战志刚等毫无人性的恶徒们的酷刑的折磨和迫害下含冤离开了人世。

令人发指的是迫害还在延续,张延超的妻子关英华又被这些中共的不法人员诱捕、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拘押两年,期间受到电击、上大挂、殴打致昏等折磨。张延超女儿已被迫害的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恶徒们竟连一个十多岁的孤儿都不想放过,对其进行了两次搜捕。

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报道,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了“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上,在日留学的张延超的弟弟张延辉,曝光了一个警察亲口承认参与将其哥哥张延超活体器官摘取的过程,令与会人士震惊。张延辉介绍说,家属接到消息是在三十一日晚,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说哥哥是绝食而死。在哈市黄山嘴子火化场,赶去的父老乡亲被眼前的惨景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赤裸的身体被打变了形,一条腿已断,脑袋、脸的大部份和身体的很多地方都没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一个没剩;从下颌开始一条长长的刀口直到下体,刀口用麻袋绳缝着,遗体的内脏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脑盖被揭开,眼珠没了一只,眼眶塌了一个大坑。当时火化场布了六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不准喊冤,谁敢吱声马上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五常市610的付彦春在迫害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时曾威胁着说:到了这里(张九屯)不老实你就别想活着出去了,张延超到这不到两天就被整死了,还说是他们亲眼见到“一个花钱雇来的地痞,用避孕套往遍体鳞伤的张延超脖子上一套就完了”。政保科的战志刚当时也透露“迫害张延超的整个过程他都参与了”,那时他还只是政保科的一个普通警察。

据明慧网2006年8月7日消息,黑龙江省哈尔滨公安七处的一名警察耳闻目睹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与杀戮,他描述了这触目惊心的恐怖:在香坊区鸭嘴圈有一处鉴定刑事犯人非正常死亡的解剖室。刚刚被打死的犯人被秘密送往那里,法医鉴定解剖后再进行处理。在一间不足百米的房间里陈放着几十具玻璃柜,里面分别装着用药水浸泡的经过解剖的尸体,阴森恐怖地散发着浓烈的药水味和血腥味,平时这里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与之相守,只有那些狱医法医进进出出毫无畏惧,这里就是一间地下人体解剖室。五常市有个叫张延超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在这里被强行摘除脏器官的。在这间阴森恐怖的停尸室他被绑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只眼球没有了门牙没了,一条腿断了,浑身上下黑紫色。奇怪的是已死了十几天的人身体还软软的,只是没有呼吸,他被法医强行解剖摘除了内脏器官,我们看到法医拿出他的器官给大家看,只见鲜血哗哗直流,他的家人被迫在死亡证明书上签字,然后强行送往黄山嘴火化场进行火化。这就是我亲眼所见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公布于众,目的是揭露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人员的虐杀,停止这场惨绝人寰的罪恶,也为自己赎罪,也希望了解情况的警察继续揭露,更希望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

(二)高秀凤在野蛮灌食中猝死

高秀凤,女,一九七零年出生,五常市兴盛乡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在野蛮灌食中被迫害的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高秀凤准备进京上访,在背荫河火车站被五常市一群警察上车强行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一个多月,并被强行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二零零零年十月,高秀凤进京上访,在天津被绑架,后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绝食绝水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高秀凤去同修家串门,被恶人吴树全盯梢举报,再次被绑架、拘押。二零零一年二月,五常市610,公安局布置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大搜捕,兴盛乡派出所所长刘英带三名手下,清晨闯入高秀凤家,高秀凤将其反锁在屋里,幸免被抓,但从此以后警察多次到家中骚扰,高秀凤被迫流离失所。

三个月后,因家中农活没人干,高秀凤只能回家,五月十二日再次被闯入家中的兴盛乡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高秀凤以绝食绝水抗议迫害,五月十九日被强行灌食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致使年幼的儿子无人照顾。

五常市公安局将高秀凤遗体直接送往火葬场,准备火化。五常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带领数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警戒现场,陈树森公开叫嚣威胁:你们不要以为不签字就不火化了,不签照样火化,全国这样的事多了,高秀凤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高秀凤火化之后,她丈夫被警察绑架拘押了三天,陈树森亲自对她丈夫威胁说:“你说你爱人是炼法轮功炼死的,我们给你六万元钱。”她丈夫没有出卖自己的良心。

(三)魏亚霞在非法大搜捕中坠楼身亡

魏亚霞,女,一九五三年出生,五常市运管站职工。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自九六年喜得大法。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魏亚霞道德回升,心性升华,身心受益。

魏亚霞
魏亚霞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十一月十四日两次进京上访,均遭绑架和拘押。第二次因绝食绝水抗议四十六天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被五常市610付彦春等绑架到五常市看守所关押,被付彦春敲诈勒索了四千元现金后又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杨松鹏、法制科阎友等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一年。在万家劳教所遭警察不让睡觉、强行灌食、罚蹲、罚站,两次坐老虎凳,每次长达一天一夜,手铐勒在肉里。多次多天蹲小号,特别是二零零一年七月份,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不断升级,魏亚霞长期被上大挂,每天都是同监舍的人干活回来才能把她放下来一小会儿,别人去干活之前恶徒再把她吊起来,有时被吊到男号去。后来魏亚霞因被上大挂时间太长而出现大口大口的呕吐,因不肯放弃信仰被狱警下令继续吊。后来,魏亚霞浑身长满了疥,奇痒难忍。劳教所采取“刮疥”的恶劣手段,导致人浑身鲜血淋淋,疼痛难忍。

魏亚霞回家后,五常市运管站领导多次向她施加压力,公安局、派出所、610的人经常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常市公安局、610相互勾结对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大搜捕。魏亚霞被单位停止工作,家中有警察、警车蹲坑,同时恶徒向家属多方施加压力,以停止其爱人工作,不让其儿子正常接班相要挟,给魏亚霞及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致使魏亚霞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投,再一次流离失所。

在四月二十五日晚五常市公安系统警察对全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二十六日凌晨被人发现魏亚霞已坠楼身亡,至今死因不详。邻居说头天晚上听到了从魏亚霞家传过来的砸门声。

(四)检察院干部王仁遭多年迫害离世

王仁
王仁

王仁,男,一九五五年出生,五常市检察院干部,家住五常市五常镇内。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曾患有美尼尔眩晕症、胆囊炎、胆切除手术等多种顽疾,体弱多病,是亲属、单位同事、邻居公认的病号,曾多次住院抢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使王仁重获新生,从艰难度日的病痛中解脱出来,境界的升华,身心的健康,他是人们心目中的一个大好人,不但给单位和周边的人免去了很多的麻烦,也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这是熟悉他的人都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王仁被五常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行政拘留所拘押了十多天,被迫违心地说“不练”才被放。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被五常市公安局直接劫持到五常第一看守所,四十天非人的精神及肉体的折磨迫害导致王仁生命垂危,610和公安局仍不肯放人,在王仁妻子的强烈抗议他们才不得不让家属接人。对一个已奄奄一息的好人,但他们仍不肯放过,继续派检察院的人到王仁家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王仁又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战志刚、刘英等强行绑架后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进行预期三年的非法奴役迫害。在长林子劳教所,王仁经历了严酷的强行“转化”、强迫每天干十一个小时的奴工、因遭受强行灌食等精神和肉体上种种酷刑的迫害。王仁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适,要求出外诊,经省医院确诊王仁已是肝癌晚期。长林子劳教所对家属和本人隐瞒了病情,他们为了推卸责任,伙同五常市610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将王仁送回家。

期间王仁已被五常市检察院开除公职,为了维持生活,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要打工维持生活,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终因遭受不断的长期迫害而卧床不起,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晚八时含冤离开人世。

(五)六位老者的冤死

曲凤芹:女,一九二零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安家乡灯塔村。以前患有心脏病、肺气肿、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常年打针吃药。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百病全消,是李洪志大师和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使她获得了新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她为了证实大法好,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回来后,由于迫害不断升级,不能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心里承受的压力也太大,引起旧病复发,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申春华:女,一九二零年出生,朝鲜族,家住五常市内。在修大法前曾身患有多病,瘫痪在床,需要专人护理,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所有疾病全部消失,不但能生活自理,还能承担起全部家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先后两次去北京上访。由于老人正常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不能继续学法炼功旧病复发,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底含冤离世。

王兴常,男,一九二七年出生,家住五常市铁西。以前患有严重的肺气肿、由于喘气十分困难所以走路非常艰难。一九九六年开始学法轮功,不但病痛消失,还红光满面,走起路来轻飘飘,无病一身轻。二零零一年初为了证实大法,进京准备向国家领导人反应自己的真实感受,被天安门广场警察强行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警察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公安局、政保科利用老人的儿女的单位分别给儿女施压,逼迫老人不许炼法轮功,老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答应不炼了,之后羞愧交加,他知道是法轮功使他病痛全无,今天邪恶人员不但强行逼迫他放弃修炼,还逼迫他违心的说了假话。自此给老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负担,又不能学法炼功所以旧病复发,二零零八年九月末含冤离世。

孔昭琴,女,一九二七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内,五常市商业系统职工,以前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血小板减少、胃下垂,类风湿性关节炎;一九九七年九月下旬孔昭琴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打车去了五常小十街法轮功晨练场,由于当时站不住,就坐在他们的边上,待一个小时下来,感觉全身心都特别舒服。孔昭琴通过修炼法轮功不但身体健康了,境界也在不断的升华,和老伴一起用自己的房子开浴池期间由于每次都把捡到的高价物品(手表、手链、戒指、项链、钻戒)原样交还失主,使了解她的人都能体会到法轮大法好。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使孔昭琴不但失去了修炼的环境,还不断的受到单位、社区,派出所的骚扰。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为了躲避绑架,同老伴一起坐车到了五常市龙凤山乡蔡家街屯的大侄子家。晚上半夜时突然闯进五六个警察,领头的姓张四十多岁,将孔昭琴和老伴绑架到龙凤山乡派出所,当时的所长姓杨。第二天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五常市610头目朱宪福、公安局国保大队战志刚是迫害的主谋。历经三个月的迫害,朱宪福和战志刚分别向孔昭琴的大儿子勒索了三、四千元现金后,于十月十九日给孔昭琴老两口办理了所谓的保外就医。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带十多名警察开车去孔昭琴的家,砸门不开(老两口当时在安徽淮北大儿子家)他们就调来升降机将窗户撬开强行入室抢劫。

由于不断的骚扰使孔昭琴身心也在不断的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导致这位已恢复了健康的老妈妈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赵秋云,女,一九四七年出生,家住五常市镇医院家属楼。以前疾病缠身,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病痛全无,活得轻松快乐。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前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后,又被五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拘押,家属还被勒索了两千元现金。二零零一年六月末赵秋云到双桥子去讲真相,被双桥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又被五常市国保大队战志刚等强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了两个月,赵秋云的丈夫被勒索了五千元现金。自此赵秋云为了躲避五常市公安局、610的恶徒们不断的上门骚扰,只好到南京市儿子家中居住,回来后也一直是过着不得安宁的日子,由于过份的思想和精神压力致身心俱损,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含冤离世。

(六)高级机械工程师刘孝忠被迫害致死

刘孝忠,男,一九四五年出生,黑龙江省八二三三厂高级机械工程师,家住五常市拉林镇东,厂家属区内。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全家人和平去北京上访后被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政保科刘芳、杨松鹏、战志刚和610等多次绑架并高额敲诈、勒索现金共计二万多元,致家中负债累累。当时二女儿刘薇已有几个月的身孕,因家中父母、丈夫都被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自己又被当地公安监视居住,还不断的遭到恐吓和惊吓又孤身一人,无人照顾,生活困难,巨大的精神压力,经济的窘困,造成体内的胎儿营养不良,羊水不足,于同年十一月提前做了剖腹产,使这个无辜的小婴儿来到这个世上就只待了十二个小时。

为了躲避邪恶的不断骚扰,只好举家流落到洛阳大女儿家暂住,期间在向世人讲清真相中又被洛阳公安局警察绑后被劫持到郑州监狱迫害八年;同时其妻徐淑坤,六十多岁,被劫持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七年;次女刘微三十多岁,被劫持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三年;刘微丈夫尹波,三十多岁,被劫持到郑州监狱迫害四年。

由于十三年来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使用一切手段铲除法轮功”的,残酷的灭绝性的,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摧残迫害下,致使法轮功学员刘孝忠于二零零二年初含冤离开了人世。

(七)孙绍民在呼兰监狱被迫害导致脑出血后含冤离世

孙绍民,男,一九五八年出生,家住五常市五常镇内。孙绍民十三年来因多次遭中共绑架、监禁、非法劳教、非法判十年重判及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使身心俱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三十分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四岁。

孙绍民
孙绍民

孙绍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法轮大法的修炼使孙绍民重获新生,学法的第二天,他就戒掉了顽固的烟瘾。不久他全身病痛、不良嗜好不翼而飞,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变成了一个遇事替别人着想的好人,这是熟悉他的人都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五常市委书记肖建春、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五常市610头目朱宪福的直接命令部署、指使、和操控下,孙绍民被迫到五常市公安局洗脑班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坐上五常至哈尔滨的火车准备去北京上访,在背荫河车站时,上来一群警察将孙绍民等强行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爱春明、杨松鹏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两天后又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进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包围后,强行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当天被五常政保科的王志明等劫持到五常驻京办,四天后被政保科的战志刚等人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关押绝食绝水十四天后正念闯出了拘留所。期间已被五常市610头子朱宪福、公安局局长陈树森、主管局长宗艺文、政保科长刘方、法制科长阎有等勾结哈尔滨610、公安局、预谋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去杜家镇发放真相资料,被杜家镇派出所所长佐凤和带一群手下强行绑架,佐凤和因此受到五常公安局的嘉奖,并得一千元的奖金,之后变本加厉地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佐凤和勾结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将孙绍民强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清晨就被公安局强行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长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承受了巨大的对身、心的残酷摧残,在身上长满了疥疮、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还一直不允许家属探视,就是换季的衣服也不许送,政策是“不妥协,就采取各种办法治他。”二零零一年二月初,由于长期遭受酷刑迫害,孙绍民等一百多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于七月二日起集体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劳教所从七月四日起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插管灌食,每天二次。孙绍民连续被鼻饲的次数,居然高达一百多次。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孙绍民在遭受了近九十天的非人的酷刑迫害下,被哈尔滨劳教局和长林子劳教所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孙绍民去哈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刚到就被哈市610勾结哈市公安局将孙绍民和那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劫持到哈市一秘密黑窝,惨遭刑讯逼供,最后被秘密关押在五常第一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哈市610、哈市公安局,勾结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政保科战志刚、五常市610朱宪福、五常市法院等秘密非法重判十年,被劫持到哈市呼兰监狱。

在呼兰监狱五监区,孙绍民遭到残酷迫害,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孙绍民曾自述遭迫害经历: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狱警教导员李明君、中队长王滨主使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洗脑,犯人王瑜、梁海涛、于海、刘大壮、胡小丰、孙亮等六人三班看我,五天五宿不让睡觉、吃饭、喝水,对、我又实行推、掰、蹶,逼迫写下“三书”。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至二十九日,恶警李明君、王滨指使犯人张力、吕跃臣、王雨、毛文俊、宋兆龙对孙绍民实行残酷的迫害,推、掰、蹶,往头上套塑料袋(一共套坏了七个袋)、坐老虎凳、往鼻孔里塞辣椒面、灌咸盐面。孙绍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不能直,腿不能走路还被逼迫着做奴工。孙绍民被迫曾绝食反迫害达半年之久,期间因身体虚弱不能走路被拖在地上拽着到医院去强行灌食。呼兰监狱的狱警拿人命当儿戏,在孙绍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顾其死活,仍对他实施强行迫害,原来一百六十多重的身体,被折磨得只有几十斤了,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近晚八点时,孙绍民的姐姐突然接到呼兰监狱五大队大队长乔某的电话,称孙绍民因脑出血被送进呼兰中医院,等家属到场签字手术。家属到医院时,见孙绍民已不成人样,瘦骨嶙峋、昏迷不醒,躺在医院的走廊。当时监狱的一个监区长和大队长乔某带十几名警察,监区长说是否手术由家属做决定。医院专家介绍说:是左脑室出血,出血量在五十毫升左右,通常这种情况下做手术后醒来也是植物人。第二天办理所谓的保外就医手续,监狱称全部医疗费用都由家属承担,否则就得继续回监狱,家属为了救人只能承受;在办手续的过程中,五常市崇仁派出所所长还百般刁难,不给签字。

孙绍民于第三天上午出院回到家中。在全体五常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加持下,孙绍民到家后很快清醒,但右半身不能动,不会说话,不认字,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能坐起来,一个多月时能在搀扶下上洗手间了,后来能说出简单的语言。但是由于十三年的酷刑摧残和迫害,使孙绍民的整个身体机能全部紊乱,胸部肋骨骨折部位(脾的位置)有手掌大的一块肿块——是被迫害造成的,几年前家属就向监狱要求过外检,但监狱一直没给做,灌食导致只剩下下边的四颗歪扭的牙齿,使他进食非常困难,吃得又少,又不消化,由于大肠部位已僵硬,肛门四周都是上下一厘米长的口子,三、四天才能大便一次,每次排便时都累得全身是汗,很痛苦。由于孙绍民脾胃功能严重失调,补充不进营养,而且更严重的是不认字不能学法、站不住不能炼功。一个非常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迫害的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待续)
附:
下载五常市直接参与迫害者(17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2/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269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