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幼儿到青年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师父说:“昨天记者问我:说你一生中什么事情感到最高兴,当然我一生就是在做这件事情,对于常人东西我说我没有什么最高兴的,当我听到或者看到学员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最欣慰。”[1]

我意识到我也要将这么多年的心得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幸遇师尊普度

因为奶奶的腿脚不便,爸爸一直有接触各类气功,想教奶奶炼,将腿治好,以至于从小我就知道有气功这么一回事,但是从未有过任何兴趣可言,妈妈和我都从不接触。在一九九七年过年时,我们到外婆家去过小年。傍晚外婆带着我们到那里的一个小礼堂去,很多外婆这个年纪的爷爷奶奶在那里,地上整齐的放着一块一块的布垫,然后大家开始炼功了。

爸爸妈妈在旁边站着看,我很好奇的看着大家,也找了一张垫子跟着外婆做动作。当时是先炼一三四套再到二和五套,因法轮桩法时间较长,每一个抱轮动作都保持好久才换,到第五套神通加持法一开始坐下结印时,我以为也要很长时间,就闭起了眼静坐,结果睡着了。

这是我的第一次炼功,我们一家三口也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那年我八岁。

当初就是跟着爸爸妈妈学法炼功,他们去哪都带着我,我对学法理解的成度上可能没有多少,但知道大法好,教我做好人,身体好,一家都好。从小到大每次我过心性关或消业,无论大小,爸妈都是鼓励我忍过去还要找自己,从未将各种消业形式或我所遇到的磨难看成病和偶然。

和爸爸妈妈一同参加了几次集体学法交流,第一次是一九九八年。因是大人小孩分开学法的,有一天我丢了五块钱,很不开心,找了很久找不到,负责带领我们的阿姨同修跟我说:这是在去你的执着心呢,看你的东西不见了你着不着急,伤不伤心,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对不对。我说是。阿姨又开玩笑说:你看我想有事情给我提高我都没有呢。我说,你这样的有求的心是不对的。阿姨哈哈大笑起来说,对对,我们都要放下执着心。现在想起小时候单纯的思想,更能看清所存有的执着心。后来有同修捡到了钱,询问是不是有人丢了,它又回来了。

在那次学习班结束时的心得交流会中我是第一个上去念我的心得体会的小弟子,我写的就是这件事,那是我的第一篇交流稿,现在这篇是修炼以来第二篇心得体会交流稿,一隔就是十五年。

在去集体学法交流的路上,爸爸骑摩托车载着我,要过一条很长的桥,桥身不宽,有行人也有摩托车,所以爸爸一路都是缓缓的开。到尾端的时候是一个很短很窄的陡坡,一加油冲了一半又倒滑回来,坡太斜,倒回来时我差点掉下车去,爸爸也难控制它,停下后车一倾斜,我只觉得我的右边小腿有点疼,也没有理它,后来我们就推车上去了。上去之后路边看到的人都说你们命大啊,好多人也是这样冲不上来倒滑下去就掉下去没命了。因桥两边是简单的两条绳索,桥离地面很高,下面是很多大石头稀疏的分布伴着小小的溪流。听了后才有点后怕,我们都说是师父保护了我们,后来过了好久才发现我的腿被排气管烫到了(之后回家当作消业把心放下,腿上起泡痒痛没多久就好了,现在连疤都没有)。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这是一九九九年的暑假。

二、不惧怕邪恶

一九九九年的暑假,对当时读小学的我来说,这是黑云压顶的一年,现在回想起也是一片灰黑的画面,电视上、学校里讲的都是令人发指的骗局,铺天盖地的用恐怖的图片和邪恶的语言诬蔑宇宙大法。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让大家炼功了,不理解为什么要说大法不好,不明白为什么要诬蔑我的师父。还断章取义的截出《转法轮》中的文字来欺骗世人,我都知道文章的前后段落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他们是在骗人。爸妈的单位也开始了迫害,爸爸次年去上访后被送回当地关押,周围的人对我们也议论纷纷,邪恶之徒开始不断骚扰我们的亲人,我们家被非法抄家,爸妈被非法监视劳动(即使这样,爸妈也是将大法弟子的风范展现了出来),连两人刚评到的高级职称也扣着不给,生活环境和质量一落千丈。

临近二零零零年过年的一天,又有人来我家敲门,爸妈坐在客厅发正念,冲進来好多人,说要带走我的爸妈,我爸妈说要和我说几句话再走,他们和我到了后阳台,妈妈给了我四百块钱,叫我不要怕,我们都是做好人,是被迫害的。爸爸说要知道我们做的是一件什么事,要正念。我看到爸妈眼眶充满了对我担心不舍的眼泪。

看着爸妈简单的拣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被带走了,被非法关押在市里的拘留所20天。我坐在床上,让自己冷静,让自己不要哭、不要怕,想着爸妈刚讲过的话,后来那些人将我送回外婆家。外婆在她的当地因向世人讲真相也被非法关押,后放出,但时时有人监视。我以前没有去过看守所和监狱,但是因为被迫害,看过外婆和同修们。那里是关犯人、坏人的地方,却用来关押世界上最好、最纯净的大法弟子,现在还有许多为了做好人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和他们的亲人朋友们,被迫的不断在这个肮脏邪恶的地方往返。

这种日子持续了前后大约两年,后来,爸妈觉得不能再顺着邪恶的迫害,要冲破这个邪恶的氛围,于是我们先后离开了原来的城市。

三、去掉安逸执着心,溶于法中最开心

在外的日子相对较为平静,慢慢安逸的心出来了。一天爸爸从外面回来,得知我和妈妈这几天都在看连续剧,严肃的对我们说,如果想看电视剧当初在家看不就好了,我们还出来干什么,为的是什么?有时我做的实在不好,爸爸也会和我说,你经历了那么多,还不能懂点事么,你跟别人能一样吗?

由于我常年在外读书,成长的过程中也渐渐在大染缸里迷失了方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可很多方面却没有做好,现在回想起来,深知自己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光。中学阶段,那时我们家刚有能上动态网的软件,我极少看网上的交流和资料,妈妈会和我说她看到的同修写的亲身经历的神奇事迹,爸爸也会和我讲他看到的轮回转世的一些纪实故事,我从小对神奇的事十分感兴趣,听了这些赶紧上网将那段时间的文章看了一遍。但我总是对自己要求不严,我发现回到学校我又散漫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现象常有出现,发觉自己到关键时刻或遇到什么事,比如临近自己考试,或者身体哪儿不舒服,或者听同修说环境又紧张了等,才想着发正念,希望顺利,求师父帮助。但我悟到不应该这样有求而为的做,这是严重不尊重大法和不敬师父的行为,这是有求之心,很不好的心。

你平时不做好,关键时才想起这怎么行,你不真修,谁也帮不了。可我却老是说环境很重要,自己自制力不强,而不向内去找自己的原因,这种思想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但后来在师父的讲法中我深刻知道了,我修的是我个人,我要正我周边的环境,不能依赖其他的任何人或物,哪怕是同修爸爸妈妈,不然邪恶会钻空子,强加压力在这些上面,于是我逐渐将这个心放下了。

大学期间,炼功是非常少的了。有一段时间我半夜一醒就是五点五十五,我一想,一定是师父叫我发正念呢,想着就坐起来发了。那时课比较少,发完了之后,天还是黑黑的,大家还睡得很熟,我睡上铺,拉了一块深色的布帘,我想那就打坐吧。直到现在,打坐的音乐一响起,我脑子就会出现当年在外婆那里的礼堂第一次炼功的场景。之后接连几天都是那个时候醒来,我依旧起来发正念打坐。但最后自己还是没有每天坚持下来。

假期在家我也是散漫惯了,提不起精神,无聊的虚度。妈妈跟我说,无聊不是大法弟子的状态,我下载了《绝处逢生》,你看一看吧,很多故事。一天中午我打开了《绝处逢生》,里面一提到师父,李老师,师尊等意指师父的词时,我的鼻头就立刻一酸,然后刺激到心里,开始流泪。过了两行后缓过来,再看到这些字眼,又是同样的情况。连着看了一大半,每篇提到师父的字眼都不下三、四次,只要看到就鼻头酸流眼泪,心里很难受。我和妈妈说,我一看到里面说到师父的字眼我就流眼泪,妈妈说,可能你的主元神醒了。“从地狱中把你捞起,给你洗净,还要给你那么伟大的一切,能不哭吗?”[2]在一同修文章中,他在另外空间看到师父从地狱肮脏不堪的池水中把我们捞起,一点一点的洗净,每个都不落下,每个都想救度了。

我看到许多同修写了好多都是想到师父就会泪流满面,我体会到了,时常触动到我心里,然后泪流满面。我愧对师父,自己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没有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掉下来太多了。

当时家里还有一本没有改字的《转法轮》,我和爸爸说我来改,爸爸说好。那段时间和爸妈一起学法,学完后我就改字,妈妈说我做了大法的事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说话态度,思想都不一样了。

爸爸晚上会出去发放真相小册子,一天晚上我说我也去,爸爸看了我一眼说,先好好学法。第二天我学好了法,给师父上了炷香请师父加持,跟爸爸说今天我也去,爸爸就带着我去了。回来后发现妈妈在家每到整点都发正念给我们清除邪恶,我知道他们是在担心我。那段时间我每晚都和爸爸出去做真相。

看到很多人已经在做精装神韵光盘了,妈妈说因为很多之前他们弄不清具体应该怎么做(电脑的技术方面爸妈不是很会),所以一直都搁置了。我觉得我们家也应该赶紧跟上正法的進程,也许就是等着给我这个机会做好这件事。我下载了相关的文章后,爸爸把该有的材料都买齐了,试了几种封面纸,调动了若干次油墨的深浅,才达到封面较好的效果,第一张完整精致的神韵光盘做好的时候我们三个都非常开心。做证实大法的事时我感觉充满精力,看了很多技术方面的交流,研究能做好真相资料的方法。那段时间,我一有时间就打印小册子,各类最新的小册子,看到同修说可以做一圈祝福封条套住小册子,我也下载了他提供的图样打出了,成品果然更加郑重和精美。我将一系列各种需要打印的调动方式详细记好给妈妈,方便她需要的时候操作。

那段时间很热爱读师父的讲法,很入脑,感觉很美好。学员们提问题,无论什么时候,师父都是细心的解答,还会多问几次明白没有,生怕没有讲清楚,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师父伟大的慈悲。

明慧网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一个宝地,在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中,看到大家找到自己的执着心提高上来,在恐怖的邪恶环境中用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在救度众生中认真的做好每一件讲真相的事,不辞辛苦,同修们的故事看得我很是感动,我从中找到自己巨大的差距。我阅读的速度很快,爸爸说我根本没有认真看,不要挑重点看。我也悟到同修写的每一句话,都是内心的感受,都是自己悟到后的提高才写出来的,我也改变了我阅读的方法,认真的一句句看同修的文章。

就像师父说过的那样,正的一动就会牵动邪的,那段时间的思想业不断涌现不好的念头,心里一直想着不能想,但直到睡觉前脑子都静不下来。我请爸妈在发正念的时候帮助我清理我的思想业,我也和师父法像说我思想业作怪,发出不好的东西。一出现不好的念头我自己也时刻抵制它,排斥它。渐渐地都好起来了,连什么时候好的都不知道。

四、不要辜负师父的良苦用心

这么多年来的大大小小的心性关和消业是数不清的了,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明白和体会大法的宏大和包容。修炼人应该“修的执着无一漏”[3],但自己还有许多心还没有放下,其实它们就隐藏在我习以为常的事件中。

冬天,皮肤、嘴唇干裂,许多人会搽唇膏涂抹东西等,看似很平常,我在这方面也有执着心要去。大学期间由于女生之间大多都备着这些,讨论的话题什么的难免少不了,和同学也买了不少之类的护肤品。但是自己没有意识到唇膏整天不离身,有事没事都搽,已经是过了度的,甚至不是干燥天气我都觉得嘴唇干得难受,妈妈看到我老搽就和我说,你涂这东西会依赖它,你嘴唇没有自己的抵抗能力了。我也当耳边风,持续了一、两年。在二零一二年回家过寒假(很冷很干燥),我想着我再也不能依赖它,一定要戒掉它。当晚就将唇膏扔了,第二天一早嘴唇又红又肿,干裂得稍一咧嘴能裂出血,还有点疼,爸妈都鼓励我说没事,很快就好,而且搽了那么久要把那些坏东西排掉。我知道自己能放下它,心里是坦然的。过后一两天脱了皮之后不久就没事了,没有再买过唇膏。小时候我的小腿皮肤一到冬天象树皮一样干裂,很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不裂也不干燥,我知道是自己心性提高的结果。

我在学校迷电视剧上网的时候,我眼睛极度干涩痒痛有好一段时间。和妈妈说这事,妈妈说你想想你看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我说我整天上网。妈妈说,那你知道了。可我没有真正把心放下,眼睛还生了麦粒肿(我从未长过这个,也没见过,同学告诉我叫这个名称),课都上不了。在师父的讲法中也有讲过看了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会往脑子里灌,我也是磨了好长时间才将这个看似很小的执着心去掉。

现在在家时常早上起不来床和爸妈一起炼功,怕睡不够,怕困,怕冷,心没有放下,就一直起不来,醒了也不愿起身。

师父说:“你们说你们很忙没有时间,其实,你们怕休息不好。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一天工作下来好象没有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所以呢,说没有时间或者其它借口不出来炼功,我说那都是对法理解不深,精進心不够。”[4]

我心一惊,这不是在说我吗,我想什么师父都知道,师父让我看到这段,点醒我,去掉各种怕心。小时候,爸妈早上四五点醒来,我也跟着一起到炼功点去炼功,炼完后爸妈上班我上学;在学习班交流会的时候,我们小弟子们都是和大人一起起来炼功,从来没有人偷懒,我也一样,当时连偷懒的心都没有,只要音乐不停,腿再疼都不拿下来。当时思想纯净天真,知道大法好就修下去,读法的时候做到不读错字漏字,知道大法是要炼功的就起来炼功,没有杂的念头,可为什么我现在会变成这样呢?

我读《转法轮》中读到“有的人想:我病好了,我就修炼。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6] 一句,我想我老想着要是明天起得来,就炼功,这样也是自己给自己设置条件了,要想炼功,那么我就可以炼功的,不能有条件。于是有时我利用晚上的时间也将五套功法炼完。

上几个月我梦到我在地上哭,我的爸爸妈妈离地起空时一人拉着我的一只手,鼓励我叫我加油。想到师父讲的:“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5]醒后更害怕了,想着那么多修得好的大法弟子都随师父走了,我怎么办,既着急又无助。我知道师父是叫我必须要赶紧跟上,不能再执着常人的各种事。感谢我的同修爸爸妈妈,在我的身边一直叫我不要落下。

现在明白清醒后,不能浪费师父为我们承受了许多而延长给我们救更多人的时间,我也时常提醒自己是真正的修炼人,要保持住清醒和正念。再回到学校后,闲聊的话题我不参与了,也不插一嘴评论,很多事情在旁去看,一目了然,心也坦荡了,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能不是“上士”的状态呢?必须是“一跃而起,一修到底,这是属于上士。”[7]。师父还说:“精進的心不能退,大家千万记住!要一修到底!”[8]像之前很多同修已经悟到师父说的“修炼如初 必成正果”[9]那样,我也得做好该做的,可一定不能不知不觉的沦为“中士”的状态,误了机缘,毁了自己。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没有放弃我,不断点悟我。师父为了我们承受了那么多,人身遭受痛苦,还将巨大的威德留给我们,师父珍惜我们,不愿落下一个大法弟子,一再等待落下的弟子醒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赶上来,师父的慈悲和伟大实在难以言表。谢谢您,师父!

写出此文一为自勉,审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诸多不足之处,抓紧归正自己;二为共勉,希望当年的小弟子不要沉迷在常人中无法自拔,大法能拨开迷雾,带你找到回家的路。我也努力在最后的时间里能交一份令师父满意的答卷,让师父欣慰。我还得提醒自己,不能说空头话,因为师父说过“做到是修”[10]。

这份心得整整合合也是写了好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写到新的一年来临。在此给慈悲伟大的师父拜年,谢谢您,师父!我一定勤而行之。

注:

[1] 李洪志师父讲法:《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讲法:《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炼不是政治>
[4] 李洪志师父讲法:《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讲法:《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讲法:《悉尼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讲法:《新西兰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讲法:《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