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中向内找、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因病重,抱着试试看的心,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的;没想到才七天,全身的十几种病全没了,这对我走入修炼信师信法打下了坚定的基础。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时,我亲身经历了大法的超常、神奇,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无条件的为人祛病健身。我默默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修炼到底。我遭受两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的迫害,都靠着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今天。

营救同修中 找出和修去执著

在二零零七年从黑窝回到家后,在实修和与同修协调中,有很多不足暴露出来了,争斗心、冲动心、看不起同修的心、妒嫉心、色心和强烈的坚持自己、证实自己的心等等,和同修在配合上,做的很不足,很差。

在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时,向公安局国保大队讲真相中,国保大队长不听真相,还连打带骂。为了進一步向公检法司警察讲真相,我提出聘请北京律师辩护,因为协调同修之间矛盾间隔很大,互相看不起和不信任,有各种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把同修的不足当成了同修修的不好,没有看到同修的不足找自己。

同修暴露出的不足正是同修要修去的执着,同修该提高的好机会,我应该看一看是不是自己也有同样的不足,把同修当成一面镜子反观自己。因为在聘请律师的方向上师父是肯定的,就是我瞧不起同修,同修才互相瞧不起,互相不信任。经外地同修多次交流,我放下了坚持自我的心,协调同修也同意聘请律师了。

聘请律师过程中 站正基点

在本地大部份同修间开了三次小型交流会,基点是助师正法,救度世人,讲清真相。请律师,而不是依靠律师,大法弟子是主角,让律师配合大法弟子救公检法司的世人。

再就是被迫害的家属当委托人,家属当委托人顾虑很大,怕打官司后,邪党给家里人多判刑,用各种理由不想请律师,说花同修的钱得给人家德交换。协调同修主动找被迫害同修的家属,交流在证实法上来认识向公检法讲真相。在师父的法理指导下,我放下了坚持自我,我找当地同修,默默共同配合发正念,被迫害同修的父亲同意给女儿作委托人了。

因为是我协调的同修到农村散发资料,出现了被绑架的现象。我就有怕协调同修、家属、同修之间怨我的心,招来了同修之间指责、怨的心,这样在营救中,场就不正了,内耗很大。后来,我认识到自己很多不足,就主动和同修说,我做的不足。之后间隔又打开了,营救的基点越做越正了,就是以讲真相救人为主,放下对被迫害同修情的执着,就是为了救警察,同修有师父管。

基点正了,符合大法了,同修在配合上,没走出来的走出来了,最多时,八个老同修把公安局长围住讲真相要人。同修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去要人讲真相,没走出来的走出来,到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也多了,怕心重的离公安局远一点,怕心少的离公安局近一点,给本地同修都走到公安局发正念、整体心性上的提高起到了促進作用。

向内找 放下执着

我向内找,找到了很多人心。听不了同修的不同意见,协调同修提出下乡散发资料,男女同修要分开,避免长时间在一起产生色心和人中情。我认为协调同修不让我和女同修在一起下乡证实法,是对证实法救人的干扰,协调同修认为我走偏了,出现了间隔。这种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同修出去做资料被抓捕。

现在我认识到我坚持自己,证实自己,听不了同修不同意见而出现的重大损失,我执着什么,旧势力就在我执着中下手。我执着男女同修配合下乡做真相资料,不容易被村民怀疑偷东西,旧势力就叫村民怀疑拐卖孩子,执着防盗门,换结实的锁头看家,旧势力就想办法抢家里的钥匙开门,你执着同修被抓后判刑,旧势力就把同修卷宗送到法院,你执着天天去营救要人,越要越要不出来,因为旧势力看到我们的营救基点是为同修出狱,不是为救度众生,在法理不清也做不好,不断的在法理的指导下,才找到我的不足。

其实同修被绑架,同修有师父管,同修不管抓到什么地方,都是走在神的路上。在这个营救过程中,家里的同修怎么样在法上走自己的路,在同修受苦的时候,家里同修是不是想花点钱给邪恶输点血。在聘请律师上,有没有依靠律师的心,在同修受到伤害时,放没放下对同修的亲情,营救过程中,是把讲真相、救人放在首位,还是咱们做好,同修也就回来了。你的做好是为了被绑架同修走出来而做好,基点是为自己为私的,不是真正为助师正法的基点。因为新宇宙的法理是为他的,完全为了世人得救才是师父要的。

有一次,同修说我有色心,我总辩自己没有,好像是同修在说谎和造谣。当时还想同修怎么这么说呢?后来向内找,小组学法时,有一个女同修没来,就想她怎么没来呢?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不问不想别的女同修呢?一想不是情么?再深找,不是色心么?同修说我有色心,同修的眼是亮的,同修不就是帮我去色心么?因为有不爱听不好话的心和色心,它不让我听,叫我听后反感,不爱搭理提出意见的同修,并说同修制造间隔,是我错怪了同修,我用什么能感谢给我提出不足的同修?这不是师父在帮我提高,回到我自己的真正的家么?

整体配合 到法院发正念

在长期营救同修中,经过魔难和磨炼,去掉了很多执着,在师尊正法進程的极速推动下,旧势力大量的被销毁后,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讲:“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

那天一早,天挺凉,刚進入八月初,天气很不正常,这天是同修们都来法院发正念,因为在北京聘请的律师这天要到法院来办理同修被绑架起诉文件。很多同修提前到法院清场,解体邪恶因素。头一天,几个同修到法院,找到刑庭庭长讲真相,庭长还说:“这几年,炼法轮功的人,我判了那么多,我怎么的了?谁能把我怎样?”庭长不明真相,大法弟子花钱请律师来救他,法院的上空一片黑云,法院内有三台红色消防水车,二十个当兵的戴着铁帽子在法院的档案室救火演习。因为邪恶少之又少了,所以旧势力用消防车来助它的威风,同修不被它的假相带动,同修们继续发正念。

十点多,在师父的加持下,法院上空黑云打散了,消防兵都撤退了,暖洋洋的太阳又照到了大法弟子身上,这时,律师也赶到法院找刑庭庭长,律师从法院出来时高兴的说:“谢谢你们配合。”

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精心呵护和安排,同修们共同配合的威力,谢谢师父保护加持同修安全回家。

我们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修的是宇宙大法,邪恶跑到哪,我们就追到哪,解体邪恶的老巢。在反迫害中证实大法,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