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个得法时间不长的大法弟子,因为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匪浅,所以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零年农历正月十九,三十二岁的我在医院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术后的感觉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真是个“透心凉”。因手术时间太长,冻得我牙咬的吱吱作响,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整个身体缩成一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身体渐渐的有了热乎劲,以后又出现了排气、排尿等一系列麻烦,遭的罪就别提了,每当看到腹部的大刀疤,别说啥滋味了。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再次来到了医院,又做了右肺全部切除手术。两次手术时间相隔太近,大脑受了刺激,醒后身边的亲人都不认了,满嘴胡话,过了好几天清醒过来。可想而知少了一个肺是啥感觉。一声接一声的咳嗽,不能说话,喘气费尽,脸憋得发青。出院后,回到家,村子里的人都说:“没了子宫还行,这少了一个肺能活么?”我对自己的生命失去了信心,更多的是绝望。每天以泪洗面,怨天怨地,怨自己的命运为何这样坎坷,从小到大没过几天好日子。苦苦煎熬着每一分钟。

曾有几次轻生的念头,可想想自己的家人孩子,又放弃了。在这时母亲(同修)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再次看到这本书,仿佛看到了生命的曙光,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师父说:“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1]就这样我又开始修炼了。〔在师父刚传法时,我有幸学了几个月大法。)尽管炼功弯腰喘不过气,刀口疼痛,我就要炼,下决心好好修炼,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我得到了重生。

“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2]。所以常人说的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我都干,我要做超常人。春天在地里铲地锄草,秋天帮家人抬袋子,洗衣服做饭,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点不觉得累。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我是做了两次大手术的人,舅公公家的两个嫂子知道我学了大法,身体变得这样好。也都走入了大法。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真正做到“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二嫂没修炼时,身上有附体,学法后那些东西都没了,现在见人就说大法好。我们这儿夏天总扭秧歌,这也是我以前的爱好,老人不让我去扭,说怕累着,可我还是去了。我心里清楚,扭秧歌不是目地,证实法才是最重要的。让他们看看被判了死刑的人,是如何超常的。他们说∶“某某一点看不出来累。”我趁机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告诉他们大法的神奇。

《转法轮》里面深刻的内涵,让我渐渐的从感性认识升华到理性认识。明白了自己所遭的这些罪,是生生世世业力所致,都是我自己的难,欠债要还。我的这些难和狱中的同修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相比之下很小很小”[1]师父说:“我所给予你们的是,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我的。”[4]是啊,师父替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只有踏踏实实,坚定的修炼,才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对于常人来说,我是不幸的,可我又是万幸的。因为我得到了大法。也许我承受的这些,就是为法而来。

最近母亲正在过病业关,没把握好去了医院,检查说是糖尿病,而且血糖很高,医生都吓坏了。让我们快去急诊,在那打针吃药。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难受。这时母亲悟到根本不是病,是病业假相。回来后把药全扔了。我和母亲、父亲(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师父说:“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5]母亲向内找出显示心。烦躁心。不注意修口。父亲不符合她个人观念,就生气。找出这些,我们发正念彻底清除。现在母亲恢复了正常,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 《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 《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诗词 《洪吟》〈实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 《瑞士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 《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