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马三家男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本人曾经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男劳教所,受迫害两年。辽宁省马三家男劳教所(马三家教养院一所)是迫害男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邪恶黑窝。一所三大队专门非法关押奴役法轮功学员,一所共三个大队,三个大队所做的奴工产品以前不一样,到二零一二年时都一样,只做缝纫机活了。三大队非法奴役法轮功学员,挣得巨额利润。

二零一零年夏,马三家男劳教所奴工产品有撮金属(铜的)“二极管”,做缝纫机“一次性洗浴裤衩背心”,后来又有给西方国家做的手工品“圣诞节装饰品”—“圣诞树”,大约到二零一一年,专门都是做缝纫了,而且那时候做的都是成品,棉衣棉裤,“童人服装(冬装)”羽绒服,有一款非常有名,叫“波司登”羽绒服。

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一般刚到那就被分到一分队(小队),叫撮“二极管”,是沈阳一家金属公司的产品,所谓的“二极管”,大约七厘米长,中间是金属,一厘米左右,象个二极管,两头是铜金属,各有三厘米左右,工厂送货取货是个小封闭白色车,车上写着沈阳某某公司,记不清了。

这个“二极管”都是弯的,要撮直,成一条直线。桌子上面垫个皮垫子,用塑料胶带四周粘牢,放在皮垫子上面撮。是戴着手套撮,很厚的皮手套,夏天手热得发痒,出很多汗,也不许停下。要一只手(一般是右手)不停的撮,另外一只手不停的摆放没有撮直的“二极管”。时间长了,腰酸背痛,全身没有舒服的地方,连骨头都疼。脖子筋都疼,有时候抬起来还有声音,刚站起来也是骨头都响,还不许随便站起来活动,怎么难受让我们怎么干。我们越难受,恶警于江越高兴(《明慧网》有恶警于江很多报道,曾经是最邪恶的恶警,亲自给无数法轮功学员上抻床,毒打法轮功学员。现在恶党利用过后已经抛弃了他,没有权行恶了,恶党从来就是“卸磨杀驴”。奉劝看看《九评共产党》。已经上任一年多的三大队管教大队长叫王瀚宇)恶警于江曾经当众叫嚣:“我就要你们难受,你们要不难受我就难受。”一个人一天要撮一筐,长方体的带眼的塑料筐,比我们经常看到的装啤酒的箱子差不多少。一会儿手就出汗了,过一会儿手就酸疼,可是不许休息,即使这样,一人一天也干不完一筐。很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老年人,再就是被恶警迫害折磨的身体非常虚弱的人干这个,恶警说是“最清闲”的工作了。我刚到时,因为没有撮直,达到要求,被班长狠狠打了好几个大嘴巴,恶警看到也不管。

从早晨六点“出工”(就是开始干活,恶党文化叫“出工”),中午吃完饭就马上接着干活,一直到晚上五点,夏天更长时间到六、七点,很多时候加班到八点、十点,甚至把活拿到休息的宿舍楼,干到十二点,极个别的干过一夜!完不成恶警的“任务”不但要干到大半夜,还要受“教育”,夜深人静,经常听到电棍的“噼啪”声。恶党选择在空旷的地方建造了这个人间地狱,四面是旷野,非法受刑人员无论怎样惨叫,外人是听不到的。何况四周还有高大的围墙!外面是玉米地。有个恶警王彦民曾叫嚣:“什么是法律?我这儿就是法律,让你干啥你干啥,不听话,就打你了,爱哪儿告哪儿告去,听不听话!?不听话还收拾你!你在这一天,就得听队长的话一天,在这里队长就是你爹、你妈,不听爹妈的话就有权打你!”

做一次性的洗浴服装背心裤衩,半透明的粉红色的,一人一天要做二百到三百多裤衩,上衣工序多,也要做一百多。个别老年人,眼睛花了也得做。恶警不管这些。有的老年人脸几乎都挨到缝纫机上了,可还是连缝纫机的针都穿不进去。恶警就只好安排他去撮“二极管”。其实恶警这方面挣不来多少钱,据说那时一筐二极管就挣十元钱。可是恶警对待缝纫机的活要求就高了!一天达不到任务量绝对不饶,第二天要补上。哪天完不成任务,哪天就挨打,电棍,嘴巴子,甚至要上“抻床”(这是极刑,《明慧网》多次报道过,受刑人死了都验不出伤痕)。那些花钱买当班长的劳教犯人说,“‘抻床’是法轮功的‘专利’。”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上过“抻床”,但是绝对不会给劳教犯人上“抻床”的。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有一点人性,不讲一点尊敬老人。五十多岁的算年轻的,也要上缝纫机。恶警说,看你哪象五十岁的人(其实是修炼“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才使这些人显得年轻,却成了恶警加重迫害的借口,毫无人性啊!)经常有人手被缝纫机针扎了,照样要干活,完不成任务照样不行,照样体罚迫害。恶警张嘴就是脏话,骂声不绝,和电影中黑社会差不多少。怪不得人家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二零一一年,马三家男劳教所三大队生产的缝纫机产品是棉羽绒服,小孩的。包括棉袄和棉裤,里面带毛的。有一个是“波司登羽绒服”还有个“韦氏”商标,都是沈阳一家公司产品,也许公司在辽中县。老板还把活放到监狱。我怀疑“辽宁省沈阳监狱城(又叫大北监狱)”也有他们的产品,只是那些法轮功学员判刑时间长,没有揭露出来。那时一件大约卖三百多元,我们往衣服上别商标,很多时候让我们加班的都是恶警王飞(小队长,极恶。恶警于江下台后,王瀚宇和王飞就是最恶毒的了,经常打法轮功学员,还在经常遭受王飞迫害的最严重的有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的程秀昌)。“缝纫机活”所得的利益要比撮“二极管”高几百倍。所以现在马三家教养院包括二所在内,都在做“缝纫机活”,是因为利润很大。粗略算一下,一件衣服十元钱,一天几百件,是不是几千元?所以恶警就变本加厉迫害劳教人员多加班加点。人员越来越少,到二零一二年春天,马三家男劳教所一所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可是任务量越来越高,恶警们明知道完不成任务,也要天天加码,就是残酷迫害。金钱埋没了恶警的良知,将来都要偿还!

看到马三家奴工产品的信被曝光,马上就想写在马三家劳教所自己亲身经历的,做的非法奴工产品、非人的折磨,直到今天,终于写出来埋没在人间的残酷现实。在马三家做过的很多手工艺品,多数是销往国外,据说是当成圣诞节礼物。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装饰品,善良的海外民众,你们可知道这里渗透无辜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多少血泪,那里记录着多少不被人知的人间的不平,记录着多少中国劳教所的罪恶!那些无言的美丽背后,有多少沧桑的血泪!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礼物,正在向异国他乡诉说着发生在您身边的令人发指的暴行!更有甚者,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

那些数十万小巧玲珑的塑料制品小葡萄似的“玛瑙”,是怎样制作出来的?是那些劳教人员手把手捏出来的。一根细铁丝,大约二十厘米长,灰色长纸条,一、二厘米宽,用纸条往铁丝上面粘胶,很粘的胶,很多人衣服上碰到根本洗不掉。用胶把带把的象小葡萄大的各个颜色的塑料小球粘到铁丝上,一个错一个位置,象树上结出来的样子,五、十个不等,各个颜色大小球不一定。一个小时要人粘几十个,当有人能达到五十,就叫到六十休息,到了六十,又说达到七十休息……恶警就是这样欺骗,压榨劳教人员劳动,非法牟取暴利的!那个很小的是基础,然后往大的支架上缠、绑,然后把几十小的绑好,变成一个稍微大点的,再把这个往更大的上面缠,直到看起来顶天立地,巨大的一棵圣诞树!上面得有几十万小塑料球!

这个活非常辛苦,手捏的酸疼,时间长了,胳膊,半身疼,更长时间全身没有不痛的地方,邪恶的劳教所不许劳教人员随便走动,不许随便站立,不许闭眼睛等等。人的肉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要遭受的不只是恶警、劳教所规章制度迫害,还有无数来自那些人渣——劳教人员的残酷迫害。(他们多是赌博、小偷、吸毒、淫乱、打架斗殴、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的人渣),一个班长可以随便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恶警不但不管,还大加赞赏!它们就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些“圣诞树”渗透着多少中国劳教所的罪恶啊,在任何自由的国度,根本没有劳教所,几年前,中共邪党曾经迫于压力,同意废除劳教制度,现在又假惺惺提出来要废除劳教所,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废除呢?因为劳教所根本不讲法律,很多经常犯罪的劳教人员说“宁可判两年劳改,不判一年劳教”。很多人花钱,自己编造理由,加大自己罪名,让司法机关从新改判自己去监狱。可想中国劳教所是何等邪恶!何等无法无天!劳教所可以任意打骂,奴役劳教人员,可以残酷迫害,有冤无处告。过去中国古代,可以拦轿喊冤、告状,任何朝代任何官员必须停轿,接状纸,为民伸冤。现在无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家属告状无人受理。他们说上面不让给法轮功立案。他们的最“上面”到底是谁?

呼吁国际社会和大陆各界民众,谴责和制止中共劳教所的奴工迫害,推动废除中共罪恶的劳教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