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遣返后中共对我的迫害和造假宣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我叫吴其龙,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从韩国被遣返回中国,回国后我受到中共国安的非法拘禁、洗脑、监控、骚扰等迫害,并被强迫配合他们制造假新闻,我想在此就我被遣返回国后的事实真相进行澄清。

我于二零零四年在韩国期间开始了解并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我因为非法身份被关押在韩国华城外国人保护所,期间我曾三次上诉申请难民,均被拒,理由是我回国没有被迫害的危险。因此我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被遣返回中国。

回国后,中共国安很快找到了我,并给我看了他们的证件,用他们的话讲,“一开始公安局要直接把你抓起来,但因为你是从国外回来的,所以由我们负责。”其实是由于当时国际社会的压力,他们换了另一种方式对我实行精神上的迫害,不断骚扰我,几乎每天打电话骚扰,到我工作的地方找我,到我家骚扰我和我的家人。他们还对我家进行电话监控,并经常给我洗脑。

有一次中共国安把我关押在一个宾馆,逼我看污蔑李洪志师父的文章,我不看,把文章推开,他们就又放到我的面前逼我看,而且他们四个人对我采取车轮战,轮番对我问话,一刻也不让我的大脑休息,四个人轮番给我洗脑。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借口上洗手间,结果他们连我上洗手间都一直派人跟着我,还给我照相。整整一天的时间,家里人再三给我打电话,我确实也受不了这种痛苦,我坚持要回家,后来一个六一零的头目高声对我吼道:“吴其龙,你不要耍小聪明,跑不了你!”(后来我才知道我已经上了他们的黑名单。)

回家后,我的头一直响、发热,整宿睡不了觉,第二天早上从耳朵里淌出热乎乎的东西,用手一摸是鲜血。从那以后我的记忆力明显减退,听力下降,有时一句话要重复说几遍。因为我当时被关在宾馆洗脑时曾吃过他们的饭并喝过水,所以我怀疑他们做了什么手脚。后来他们又找我,我对他们说了这事,他们说“这可不是我们”,那意思不是他们干的。他们还让我写在韩国学法轮功的经过,都认识谁,主要负责人是谁,住在哪里,还逼我给韩国的法轮功修炼者打电话“报平安”,并且还经常用我的家人胁迫我。还胁迫我和我太太照了相,欺骗我说只是给韩国政府内部看看。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利用这张照片编造了一段故事,说有一个网友和我是同事,在网上看到我被遣返的消息与事实不符,他通过各方面的了解,后来还和我们夫妇一起去郊游,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最后给我们照了相发到了网上。整个过程都是谎言,最大的漏洞就是,那个网友写道:我曾经问他:“你两次返回中国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了吗?”(www.kaiwind.com/hwbbs/zsfy/201005/t110465.htm)。其实自从二零零二年我去韩国到二零零九年,期间我从未回到中国。

或许他们意识到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共国安一方面封锁我已经被中共监控或拘禁洗脑的任何消息,另一方面又制造假新闻,证明我已经在中国生活得很好,很自由。中共国安三番两次逼我去见韩国记者,一开始说要找韩国KBS电视台,后来不知怎么又出来一个《韩中同胞新闻》,他们在我去接受采访之前就拿孩子要挟我,要我替孩子想想,不要乱说话,那就是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并对我说:“你和记者说的任何一句话他们都带不走。”去接受采访时,都是他们用车把我押送到离记者宾馆不远的地方让我自己走过去,并叫我调整好自己,自然一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接受了《韩中同胞新闻》记者的采访,其实得到的都是假消息。在这里我想问一下记者,我的手机号码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可能说是中国政府告诉你的,那政府又是怎么知道的?其实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手机,我告诉你,就是中共国安命令我必须把我太太的手机随时带在身上,以便他们随时能找到我,这就是真相。

其实我从中共国安的谈话中得知,他们对在国外学法轮功的都很了解。你只要是参加活动的人,回国后就会有被迫害的危险。因为自从我回国后一直受到中共国安的监控、骚扰、拘禁和洗脑,在那种情况下我根本不能也不敢讲话。现在我幸运地逃到了国外,我终于有机会把事情的本来面目讲出来。

因此我呼吁韩国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迫害停止之前给予法轮功修炼者政治庇护,希望不要再发生强制遣返法轮功修炼者这种事情。

(English Translation: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3/3/138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