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没人敢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那是一九九九年春天,我正在等死。我已经四十多天不能动了,多年的风湿病把我折磨的几乎没有生存的信心和勇气了。我曾走遍了各大医院,求遍了名医专家,都给我宣判了死刑。女儿是中医,亲自为我开方、下药。中医都知道:细辛不过钱,过钱命相连。可女儿给我开的这味药是半斤,中药房都没人敢抓。女儿是把我看成死马了。吃了女儿的药,我三天才有反应,虽有所好转,但家里连三副药的钱都没有了。我决心不治了,等着死神来接我。

就在这时,一位法轮大法弟子来我家,她说:“法轮功治好了很多患疑难重病的人,你可以试一试。”我想试试就试试,反成我这要死的人了,试不成也不怨人家法轮功。于是我第二天就去炼功点。炼功点离我们家很近,但我用了两个小时才挪到那里。第一天,我感到效果很好,一个星期以后,我的病不翼而飞,我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和对师父、对大法的无比感激,我获得了新生!

同时,我开始了学法。我身心健康、精神焕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证实大法

正当我刚刚步入大法中修炼,领略人生真谛时,中共邪党的邪恶迫害开始了。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谎言,我也曾和老学员一起去北京证实法,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然而,邪恶到处抓人、打人,炼功点被取消了,辅导员被关押了,同修们被打散了……

我失去了往日的炼功环境,一度停止了炼功,我的病又犯了,我又濒临死亡的边缘。这时女儿的药再也不起作用了。于是我对丈夫和女儿说:“炼功,警察抓,不炼功,我就得死。你们也知道我这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不能不炼,你们谁也不要管我,我豁出去了,大不了是个死呗。”于是我又恢复了正常的学法、炼功,很快,我的病又好了。

我恢复修炼后身体一直很好,再也没有去过医院,那些曾经给我宣判了死刑的各大医院接二连三的来信调查,问我怎么样?那意思是我还活着没有。我想:这正是我证实法的好机会,就对丈夫说:“给他们回信,告诉他们我还活着,他们治不好我的病,我炼法轮功炼好了。”我堂堂正正的向各大医院回了十几封信,他们再也不来信了。

真是天兵天将

大法受到诬陷,师父受到冤枉,大法弟子受到迫害。我作为一个大法的受益者,以我亲身的体会向世人讲真相,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我没有什么可怕的。我每天蹬个三轮车,以捡废品为职业,到各个楼群、小区去,发真相传单,我是挨门挨户发,开始不是太公开的,遇见人来了我就借口找口水喝或找人。初期走出来的同修不多,而且邪恶很猖狂,经常有同修被抓,我就智慧的去做,三轮车上经常放些可乐瓶子和纸盒子,衣服穿的也不好,人家一看我就是个捡破烂的,都不注意我,带多少真相资料都很安全。白天我到远处去发,晚上在近处发,在保证学法的基础上,我的大部份时间是去发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在娘家村和家人轮流看护瘫痪的老母亲,临换班的前一天晚上,我给这个村的每一户都送了真相资料,因为7.20以后这个村就没有大法弟子了,我必须要救度这一方的众生。第二天这个村的人跑到我们村去问:“法轮功到底有多少?我们村家家户户都收到了。共产党这么整,他们还敢这么干,真是不怕死!”

村北那片玉米快熟了,我们村很多户都在那里种着玉米。我在听到人们要去掰棒子的前一天晚上,就在每块地头的棒子上都夹上了一份真相资料。第二天到地里来掰棒子的乡亲都说:“法轮功神了,每块地都有,不多不少,真是天兵天将!”

面对面讲真相

随着正法形势的進展,我也渐渐的开始面对面讲真相,由只发真相资料,到边发边讲,由楼群小区走向大街小巷、市场、国道,由只向本地区市民发,到发给社会上的各等人群、所有众生,没有选择的去救度。我经常拿一大包资料到附近的旧货买卖场、汽车交易场去发,非常顺利,那里的人简直都是在抢,因为我常去,他们知道我带的是宝贝。

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 有一次在汽车交易场,我拿出一份真相资料给一个小青年,他说:“给我们师傅吧。”说话间就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嘴里叼着烟卷,过来不问三四就想举报我。我正念启悟他说:“我看你这个人也是个人才,是有一定的能力的,手下能有这么十几个人给你当徒弟,也不简单啊,要想带好他们,叫他们都听你的,唯一的办法是叫他们都得按照‘真、善、忍’去做。这是宇宙大法,是做人的唯一标准。这样你就好管了。”他一听:“是吗?来,每人一份,都给我好好学。”一下子发出去十几份资料。

有一次,我正在旧货市场讲真相,也有些人向我要资料,这时来了一个便衣,上来就夺我的包,我不给,他就掏出工作证来给我看,我心想你是什么都不配来管我,就说:“我这正忙着呢,没有时间管你,你去那给我站着去。”那人乖乖的到旁边去低着头站着,象是一个内疚的犯了错的人一样。我拿着资料又到里面去救人,直到我的事情做完,老远还看见他还在那里规规矩矩的低头站着。事后我想可能是师父帮我把他定在那里了,不让他干扰我救度众生。

有一个外地的人想租我的房子,又没有钱,还要给他们的傻儿子看病。我说:“你就在这儿住吧,没有钱别给了。”他信佛,我给他讲了真相,并送那个傻儿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戴,教他念“法轮大法好”。有一天,他从石家庄看病回来把傻儿子丢了,非常着急。我就安慰他不要急:“你儿子不会丢,他戴着我给他的大法真相护身符呢,有我们师父保护他。这世傻下世不傻,表面傻,元神不傻。”并再一次深入的给他讲大法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并建议他去各公安部门、各医院去讲真相、找孩子,我告诉他孩子一定能找回来的。他按照我说的去做,一个星期后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老太太告诉他孩子在哪里,醒来后他立即按照梦中说的去找,果然找到了。回来后特别高兴,这回他也不去看病了,不只是诚念“法轮大法好”,他们是彻底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了,全家人都得法修炼了,高高兴兴的回老家去了。

这家外地人走后,我悟到他们可能是和我缘份很大的人,特意跑到这里来以这种形式来得法的,得法之后就走了。那是不是还有一些和我缘份很大的人没有来到我身边,也在等着我去救度他们呢?本村本市以及附近地域我都经常去,国道上那南来北往的汽车可是载的流动的人,他们很多都是外地人,我去那寻找我的有缘人。于是我到国道的汽车站、饭店,小卖部、十字路口等流动人口较多的地方去讲真相、发资料,果然效果很好。有时还碰到外地的司机同修,他会一下子把我所有的真相资料都拿走:“大姐,你都给我吧,我们那里缺这个。”

610头头:你们都快来听听她讲的

当然有时也会遇到麻烦。有一次我正在国道上发真相资料,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十几个人,说他们都是石家庄省公安的,不由分说把我抓到车上,我一点怕心也没有,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说是例行公事,把我押到当地最近的一个派出所,他们就走了。到派出所后,我仍然以强大的正念给他们讲真相,讲的所有人都不吭声了,但是因为这是省里送来的,所以谁也不敢轻易放人,只好给区610头子打电话。

区610头头很快就到了,我仍然是没有怕心的主动的和他打招呼,用慈悲心去对待他,说一些体谅他的话,一下子就缩小了和他的距离,然后就给他讲真相。但是他还是要把我带走,一上警车我就开始吐,吐的非常厉害,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呢,我心很稳。可610头头害怕了,他说:“你不是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管事吗,你赶快念哪!”我说是:“是。你也帮我念。”于是他真诚的帮我大声的念“法轮大法好”,我们俩一起念,十分钟就好了。他说:“还真管事啊?”我说:“那是,我能骗你吗,我是修真、善、忍的,怎么能说瞎话!”下车后刚到他的办公室,他就招呼所有的人:“你们都快来听听她讲的吧!”于是我讲真、善、忍是宇宙大法,从中国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这是万古的机缘。讲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几十万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被关在劳教所和监狱,共产党是西来幽灵,害死中华儿女八千万,老天要灭中共,退出它的组织才能保平安……

我正讲的起劲的时候,610头头说:“行了,你该回家了。”我说:“我怎么回去?”他说:“叫你儿子把你接回去。”我说:“不行。这不是私事、家事。不能叫我儿子来接。”他说:“那你叫谁来接?”我说:“派出所来接,村干部来接。”他又说:“来多少人?”我说:“越多越好。”他按照我的意思给这两个单位打电话,一会儿派出所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十几个警察,不一会村委会一个委员开了一辆车来了,于是我又象讲故事一样给他们讲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然后進一步给他们讲真相。其实这些人都很熟悉我,有的已经做了三退,我就是要证实大法是伟大的,师父是清白的,大法弟子是救人的,我们做三件事是堂堂正正的,被救的众生明真相后,应该把我光光彩彩的送回家。

回去后村委会主任对我说:“以后没有人再管你了,你儿子也不会再管你了。”也确实如此,现在我做三件事没有任何人干扰我,我的环境非常宽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