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四川资阳市安岳县国保恶人蒋明全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省报道)四川资阳市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是靠紧跟前任国保大队长陈显云迫害法轮功学员爬上来的恶警,所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十几年来,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等亲手迫害了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给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造成深重的苦难,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的血泪,罪恶累累。

一、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等,给杨益凡及其父母造成深重苦难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下午,在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布置下,在资阳市安岳县西大街口蹲坑很久的国保便衣特务,招来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王成兵等一伙恶警,到西大街口对面的楼上强行打开防盗门,对两名男性法轮功学员用黑头套罩头绑架,直接劫持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迫害,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后得知一名是本地法轮功学员荆昌许,一名是化名为刘全的成都市航天7111厂法轮功学员杨益凡,已被迫害流离失所了四年半,就是明慧网多次报道从二零一二年十月中旬失踪,其亲朋已寻找了几个月的杨益凡。

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绑架荆昌许、杨益凡时,用的是彻头彻尾的黑社会流氓匪徒绑票的手段——黑头套罩头,打的是政法委国保执法招牌!对杨益凡秘密绑票之后,一直不让杨益凡的家人知道。如果不是有法轮功学员通过明慧网报道,指出被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化名刘全的杨益凡,可能至今还不让被绑票者家人知道。蒋明全还撒出烟幕说,刘全在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被逼供几天,问出姓名后就送往成都了。可是据明慧网报道,杨益凡至今仍在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遭受残酷强制放弃信仰的洗脑迫害。

蒋明全的恶行,给杨益凡及其家庭带来深重的苦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报道,原成都市航天7111厂职工、法轮功学员杨益凡,被秘密绑架、失踪三个多月后,他的父母才得知他的下落,找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要人,却被洗脑班恶徒赶走。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杨益凡的父母去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要人,有三个洗脑班人员出来见面,他们承认杨益凡已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三个多月,但说不能让父母见他,更谈不上放人,并说杨益凡在成都关押过,是成都610决定仍将他关在二娥湖洗脑班,要成都610出手续才准相见。

一男子对准杨益凡的父母录像,杨益凡的父亲问:“你们录像干什么?”他说录起放给杨益凡看。一姓唐的男子则威胁杨益凡的父母:我完全可以把你们扣起押在这里,打电话通知警察把你们抓起来,但从人道主义出发今天还接待了你们,其他人来我们都挡在大门外不让进来。然后凶巴巴地说:你们走!

杨益凡曾为该厂军工产品作出了重要贡献。当年为保军工产品,在老厂坚守岗位,圆满完成任务后最后一个撤出搬迁到新厂的,曾受到当时的厂领导的好评和赞誉。

杨益凡,男,四十一岁,原航天7111厂职工,一九九六年上半年走入修炼法轮功的,他小的时候经常生病吃药,身体很差,父母曾为他很担心、焦急。但自从他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逐渐强壮起来,再也未吃一粒药。后结婚成家,有一个儿子现已满13岁。

杨益凡本人在群众中的口碑也很好,他的技术和人品在航天7111厂是有口皆碑的,都说他人老实能干,技术好干活认真,他带领一个小组,领导交给他的任务都是保质保量圆满完成,并受到好评。奥运前,即二零零八年三月下旬,杨益凡给本厂职工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恶人诬告,厂保卫部副部长贾晓冬等人把他劫持到办公室审问,推搡暴打,还说要送公安机关关押。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杨益凡为了不连累妻子、孩子和家人,悄悄离家出走,流离失所。杨益凡流离失所不久,就被工厂开除厂籍,有人说是“被工厂除名”,但工厂拒绝给其家人任何手续。有一段环境“宽松”时,杨益凡曾想回工厂到原岗位上班,听说已被开除,厂保卫部及温江公平派出所还在四处追踪抓他,因此,被断绝了归路,杨益凡被迫继续流离失所,靠打零工维持其凄苦的生活,至今已四年半多。在杨益凡被迫害流离失所、不能回厂回家期间,其妻与他离婚。杨益凡从此被温江区政法委恶警和7111厂保卫部迫害得家破人散、妻离子散。白发老父老母也日夜牵挂着杨益凡的安危。

杨益凡的父亲杨建中,七十多岁,是国家级工程师,曾为中国航天事业做重要贡献,为航天7111厂重新建厂节省了几千万元投资。杨益凡的母亲白琼芳,六十多岁,温江区和盛镇农民。两个老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温江区邪恶坏人多次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残酷迫害。

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牵挂自己被迫害的苦难中的儿子,好不容易知道儿子的确切消息,到二娥湖洗脑班看望、营救儿子,却被非法的邪恶黑窝坏人赶走。

可是,始作俑者却是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

二、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等行恶案例

蒋明全、陈冬梅一次绑架20多个在茶馆里喝茶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逢场天,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指挥通贤派出所谢秉毅、王有富带领一伙恶警堵住茶馆的门口,绑架了二十多个在茶馆里喝茶的法轮功学员,以非法聚集、集体炼功为由,抄家、关押。又非法拘捕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江素兵、林素华、董道年、谢元礼、李宗润。李宗润,六十九岁,为人正直善良,在群众中口碑极好,被蒋明全、王世成多次非法审讯,非法抄家,最后被枉法冤判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此次恶行,使坏人招致恶报:二零零八年下半年,通贤镇派出所的所有恶警全部被调离,其中王有富被调到姚市镇,因贪污逮捕入狱。仁和乡派出所所长吴奎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因贪污计划生育款被资阳市公安局抓捕,当时许多围观的群众都拍手称快。

蒋明全绑架王红霞到洗脑班残酷迫害

王红霞,女,安岳县进修学校在职教师、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在任课岗位上被国保大队长蒋明全带国保绑架,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她绝食抗议迫害,遭疯狂殴打、野蛮灌食。后来王红霞逃出了洗脑班,资阳市政府及“六一零”向附近的村民撒谎称一名“重要犯人”逃跑了,并许诺凡是参与抓捕者每人奖五十元;抓到的奖一千元。气息奄奄的王红霞去要水喝,被举报后抓回洗脑班遭到更恶毒的迫害。

王红霞曾两次被安岳国保、六一零非法劳教,长达五年,受尽各种折磨。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带领几个恶警晚上十点过绑架了王红霞。由于有王红霞的侄儿在外面等着,蒋明全想打她又不敢,暴怒之下气急败坏的用脚踢了她一下。第三天王红霞正念走脱。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王红霞在双流县九江镇被成都武侯区国保和九江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迫害,她抵制迫害,二零一一年九月被转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后来被二娥湖洗脑班直接劫持到资中县楠木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至今。王红霞早已被安岳政法委邪恶迫害得家破人散,只有与儿子相依为命。

蒋明全流氓劫持刘国萍、刘似水,并构陷刘似水至今在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安岳县法轮功学员刘国萍正在永顺镇养鸡场上班,陈冬梅、蒋明全指挥国保王世成、永顺镇派出所所长等人把她团团围住企图绑架。刘国萍据理力争,指出他们的迫害属于非法。陈冬梅和蒋明全向周围围观的群众谎说:“我们只是请她到公安局询问一些事,下午就放她回来。”刘国萍揭露了他们的谎言,并向周围的群众讲真相,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最后被他们强行拉进警车送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蒋明全指使国保王世成、岳阳镇二派警察冉冉、工业园警署警察杨晓波等人,轮番非法审讯刘国萍七天,最后草草收场。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蒋明全带国保再次到刘国萍家,绑架刘国萍。刘国萍不去,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胶布封刘国萍的嘴。恶警居然把刘国萍一岁不到的孙子一并绑架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一起迫害。当时,刘国萍的八十几的老母亲正在医院里住院,急需要刘国萍的照顾。恶警绑架刘国萍使她的老母亲急得病情加重。

安岳县法轮功学员刘似水,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到县公安局去要他侄女刘国萍,并要国保蒋明全等人出示抓捕人的理由以及法律依据,蒋明全、陈冬梅、王世成等人拿不出依据,恼羞成怒,以拿法律依据给他看为由,把刘似水骗到公安局绑架,非法劫持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上午九时左右,刘似水在送孙子上幼儿园回家的路上,刚走到一辆白色小车跟前,突然跳下三个黑衣人,把刘似水按倒在地,拖上车,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三月十五日上午,陈冬梅、蒋明全,带了七、八个人闯进刘似水家强制非法抄家,抄走数千元私人财物。刘似水在二娥湖洗脑班拒绝放弃信仰,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两年,直接劫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

三、迫害佛法及修炼人必遭天谴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至今,安岳县已有安岳县龙台镇警署所长唐胜杰连人带车开进河里当场丧命;受蒋明全指使驾车去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国保唐安(男,五十岁)、廖永福(男,四十二岁)、任征东(男,三十五岁)翻车毙命;四十多岁、一直诽谤法轮功的安岳县广播电视局局长陶光耀,开车到成都的途中出车祸死亡等多人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

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六一零头目陈冬梅、政法委书记刘荣、防邪办(中共是真正害人的邪教)主任黄世富、维稳办主任欧贤勇、资阳市政法委书记唐永良、市“六一零”主任王安鹏、二娥湖洗脑班主任徐红艳及李森、唐敬华、刘德斌等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和骨干,怎样做才能减轻罪恶,自己掂量着办。可千万别走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祁晓林、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法院副院长张万雄、安徽省黄山市政法委书记汪建设、汕尾市政法委书记陈增新、湖北省政法委书记吴永文、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的自杀或查办之路,更千万别走安岳县龙台镇警署所长唐胜杰、安岳县公安局三个恶警唐安、廖永福、任征东的天谴恶报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