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四日】

正念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文/大陆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大年过后。我地区八名大法弟子在集体学法时,被区国保大队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为营救同修,救度众生。我们几位同修到区公安局,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当我们发至半个月时,营救出来五名同修。

当我们发到一个多月的一天,我们共五名同修在一个面包车内发正念,刚发了五分钟,一个同修手提袋内的MP4突然自己打开,播放起普度来。当时我们五人都很激动,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们发正念。我们每个人眼里都流出了感激的泪水。我们沉浸在一种祥和慈悲的正念场中。没过几天,又营救出二位同修。

正念正行 再次解体恶人绑架企图

文/大陆大法弟子新梅

几天前,我发放光盘又被绑架过,被所谓“保外就医”。四月二十日早晨,儿子不让我吃饭,说去医院量血压,分局要。开始我不去,后来在儿子的一再坚持下我动摇了,当时没有悟到不能配合邪恶,到医院测量后,儿子拿着医生的诊断书240∕100,送到分局,就去了外地。

五月六日,儿子回来说分局又找他了,说必须到哈尔滨指定地点检查,这时我才悟到,因为我的不坚定,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恶,使邪恶得寸进尺了,又妄图迫害。这时,我与几名同修切磋,结果同修意见分歧很大,有同修建议赶快离开,有的同修建议不能离开。我想师父曾说过遇到问题不能绕着走,平时还找不到警察讲真相呢!就决定哪儿也不去了。

五月十日早六点三十分前,家里真的来了七个人,单位两人,一位大夫,四名警察。我先提出三点要求:一、不许动我家东西。二、要文明。三、不明白的得给我解答。他们答应后,我开始给他们讲我地公检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现世现报的事,讲薄、王事件,“文革”中刘传新的最后下场。他们要强行绑架我,我堂堂正正对他们说:“我哪儿也不去!我没犯法。”他们要给我量血压,我闭上眼睛发正念、背法,测量结果是240∕110,我明显感到师父在加持我。最后那个小头目说:“你休息吧!我们走了。”

整个过程大约一个半小时,附近很多同修还帮助我发正念,真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正邪较量,也是对我是否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考验。

从中我也发现了自己埋藏很深的心,比如争斗心、怕心、对亲情的执著。坚定的信师信法就能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一切,真正在法上提高。

正念的威力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正象往常一样待在家里(五楼),突然听到楼下有喧哗声。心有所感,非常想去看一下。

扒开窗帘一看,楼下有一个中年人手里拿着许多东西,一个年轻男子抓着他肩膀嚷嚷:“别让他跑了,法轮功!”那个中年大法弟子想挣脱他的手:“你干什么?”我瞬间明白了,赶快立掌发正念:“不许迫害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也不让众生对大法犯罪。”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那个年轻人象撒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中年大法弟子挣脱了年轻人的手离去了。年轻人也没有追赶。

从中我悟到:灭掉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后,人本身并不敢对大法犯罪。同时感谢师父提醒弟子帮助同修(楼层高,平时对楼下发生的事根本不在意,也不会去看)。也使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也从那时起,我理解了正念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