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 亲人海外吁关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文化局图书馆美工于宗海,在单位是劳动模范,二零零一年遭绑架、严刑拷打后被非法秘密判刑十五年,零六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奴役时受伤造成永久性的泪腺断裂,零九年在监狱遭强制“转化”,冬天被浇凉水,肋骨被打折,腿被打折,没有治疗,现在腿已经跛了;胸部也被严重殴打,呼吸困难,因为电击,原本非常健康的心脏也出现了严重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还要强迫他做苦役。

于宗海的妻子王楣泓,是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当地警察绑架,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一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于宗海的父亲也修炼法轮功。因为儿女们的被迫害,承受不住这些打击,含冤离世。

于宗海的姐姐于真洁等海外亲人,分别在美国和英国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于宗海,电大毕业,从事图书馆美工设计,在单位是劳动模范、标兵,家住牡丹江市西海林铁路农场三十八栋楼。因工作繁重,劳累成疾,得了股骨头坏死病,身体弱到连一小脸盆煤都端不动。到各大医院检查医治没有效果,医生建议只能截肢。于宗海九十年代初年有幸接触法轮功,一九九四年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大连讲法学习班,刚回来就能把二百斤大米一口气从一楼扛到五楼。在他身上发生的奇迹令很多人震惊,他工作所在图书馆的同事、还有主要领导纷纷加入法轮功修炼,于宗海的家人目睹了法轮功的神奇,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修炼法轮功后,于宗海不但身体康复了,精神面貌也有极大的改观,并且在灵魂的净化同时也大大的提升了自己的艺术水平,在书法绘画方面都显示出了惊人的悟性与非凡的技法。一名书法家在看过于宗海给单位写的对联后惊异于他的书法造诣,在他的字前流连忘返,并赞叹在牡丹江居然有这样的高人!

一、于宗海在狱中遭惨无人道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十八日提前两天,于宗海及各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于宗海因讲真相被牡丹江市西安分局共和派出所非法拘捕,在当天就对非法拘捕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严刑逼供,图谋从大法学员的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目的没能达到,于是恶警竟动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大法学员。于宗海遭到了毒打,并被恶警残忍的往口鼻里灌芥末油进行折磨。

于宗海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六监区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末,于宗海家邮来的钱被恶警私自扣留,于宗海要钱不得,反被恶警指使犯人打得鼻口出血。

二零零六年八月末,于宗海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如不及时手术恢复泪腺,可能会一辈子流泪,如摘除泪腺就会导致医学上说的“干眼症”,比流眼泪还要难受。而且手术后还会影响角膜,最终导致失明。任何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医生都不会做这样的手术。监狱医院让上外面医院治疗。可是,六监区警察让家属给拿钱,否则不领出监狱治疗,于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监,家中已无人无钱,狱警说:“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后来经多方联系,终于联系到了于宗海弟弟,并交了钱,才在牡丹江红旗医院眼科做了检查,可是错过二十四小时内再接手术的最佳时间,虽然不会影响视力,但是将导致于宗海一辈子流泪。狱警还强迫他为监狱画画,特别是画虎,因为画虎在市场上很值钱。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多次对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搜身和对物品进行搜查,于宗海遭到恶警葛华、王辉以及恶警指使的犯人谢士德等人殴打。

二零零九年,牡丹江监狱“六一零”头目陆显明到长沙参加完全国“六一零”会议后,在各监区强行施行新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来提高所谓的‘转化’率,采取各种手段迫害狱中大法弟子,并且暗示监区狱警分监区大队只要不出人命,不出事儿,可以采用任何手段,要求“转化率”达到百分之百。在牡丹江监狱驱使下,各监区利用在押刑事犯人,三、四个针对一个法轮功学员,采用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灌盐水后不给水喝,透明胶带把手脚绑上,扒光衣服用凉水浇,甚至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冻着,用这些惨无人道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妄图强制他们“转化”。 监狱不允许家属探视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监狱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六监区大队长找来一帮刑事犯对于宗海暴力迫害,打掉于宗海两颗门牙,又把衣服扒光,架到水房用自来水往于宗海身上浇凉水,北方的冬天已是零下十几度了,从下午四点一直浇半夜十二点,肋骨被打折,腿被打折。还被强迫劳役。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二零一零年年底,于宗海被暴力殴打,腿骨被打断、胸骨突出,一直头晕,眼睛看不清东西,走路很困难,还被强迫劳役。

二零一二年,法轮功学员于宗海所在监区欲以所谓的“转换”为由给其申报减刑,法院核实时,他正念否定了所谓的“转化”,揭露零九年监狱以酷刑强制“转化”的事实,强制“转化”不了人心,坚定大法修炼。为此六监区警察受批评,对于宗海罚站虐待。此时于宗海腿骨也被打断,没有治疗,最后硬是自行长上了,腿已经跛了。虽然罚站虐待已停止,但这种有悖人伦的行为必将遭到人们的谴责。

二、妻子王楣泓被强迫做奴工、罚站、码坐等折磨

于宗海妻子王楣泓,今年五十四岁,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十点左右,在二姑姐家被牡丹江市新华派出所苏雷一伙恶人强行绑架。 九年来,王楣泓经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

在绑架的过程中,恶警苏雷用枪逼着王楣泓,非法搜身,抢走五十元钱。六、七个膀大腰圆的恶警围攻殴打王楣泓,硬从王楣泓嘴里把咽到嗓子眼里的纸条给抠出来。王楣泓从七楼被拽到一楼,硬把王楣泓拖上车,鞋面也被磨破了。又拽着王楣泓的头发从车里拖到二楼,头发被拽下来一绺,一个彪形大汉的恶警拿着一本书不停地打王楣泓的面部,脸被打肿了,衣服被拽坏了。

牡丹江市东安区国保队逼供,以恶警队长张富为首的二十多个恶警轮流逼供,坐了三天三夜的铁椅子,不让睡觉,脚全肿了。他们一看拿不到结果,就把王楣泓劫持到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时说,前身后背都带伤。

二零零四年三月,王楣泓被牡丹江市爱民区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七监区(巩固大队)大队长杨华罚王楣泓整天站着,并把王楣泓放到车间最累的地方干活,两台机器同时运转,每台机器最高温度一百八十度,再加上七八月份的气温都在三十度左右,高温作业。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王楣泓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头发也变白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女子监狱开始新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王楣泓不“转化”,被劫持到四监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严码,严码就是用“包夹”监控,从早到晚坐小板凳,无论上厕所、刷碗,走一步跟一步,半夜上厕所也得让“包夹”跟着,楼道里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见面,说话。如果法轮功学员碰面说话,就会被训斥、辱骂。

二零零八年二月份,王楣泓又被劫持到六监区,大队长颜玉华找王楣泓谈话,警告不许炼功,并把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极为凶残的杀人犯徐臻调到六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六监区车间里阴冷、潮湿,王楣泓经常腰疼、咳嗽,心脏也不好,在十三监区被迫害留下的症状全反映出来了。一天收工早,王楣泓在床上炼功盘腿坐着,盖着被。时间长了被她们发现,恶警张晓娟带着徐臻等几个犯人,闯进监舍,把王楣泓从床上拽下来,右腿膝盖先着地,但还是盘着腿、结印,她气急败坏,硬把手和脚分开,呈“飞机型”在空中悬着,徐臻还威胁王楣泓,王楣泓被迫害得腿瘸了好几天,直到现在右腿膝盖上部还隐隐作痛。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王楣泓被劫持到三监区,头发留长了,被狱政科科长陶淑平命令人强行剪头发,拒绝。陶恶狠狠地说:“从中间给她剪。”剪头发的人没有按她说的做,但王楣泓的头发也被剪成上下不齐。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监狱又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把王楣泓和法轮功学员隔离,特意从车间调来一个长刑期杀人犯当“包夹”。派两个“包夹”监控,不让王楣泓和法轮功学员见面、说话,去超市购物得请示,并要求穿囚服点名。期间几个警察来劝王楣泓早点回家,王楣泓给她们讲法轮功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生命是法轮大法给的。

三、于宗海姐姐于真洁等亲人遭受的迫害

于宗海姐姐于真洁,女,56岁,原在牡丹江市物资局工作(该单位现已解体),家住牡丹江市西圣林街市委常委住宅楼1—502。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一直很精进,曾患的产后中风、类风湿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没有了,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之后,她丈夫在中共牡丹江市委机关工作深受共产恶党的毒害,并在迫害开始后被调到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610”,丈夫为了逼迫她放弃修炼而多次打她,尽管如此,于真洁还是对丈夫无怨无恨,只是对自己的信仰矢志不移。十三年的迫害中,她曾多次被绑架、非法劳教,遭受毒打、吊铐、电棍、强行灌食、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酷刑折磨和非人虐待。

于真洁的女儿,原是黑龙江大学哲学系学生,因为炼法轮功被学校开除,不能上学,因为上访被多次绑架。警察以十万元的赏金全国各地抓捕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由于她不向邪恶妥协,而多次被恶警毒打,以致鼻子被打坏。

于宗海的父亲也修炼法轮功,原在牡丹江市体育场炼功。因为儿女们的被迫害,承受不住这些打击,含冤离世。

四、亲人被迫流亡海外 呼吁国际关注

于宗海的姐姐于真洁被迫流亡海外后,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在美国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公立图书馆门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呼吁:“小我六岁的弟弟于宗海是位美工。因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弟弟和弟媳两人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和十一年,目前分别被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和哈尔滨女子监狱。我希望美国政府及所有善良的人们帮助营救我的亲人。”

于真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几次被公安局及“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非法逮捕和关押,她揭露说,“在关押期间,他们用电棍把我脸、脖、身体都电糊了,强行灌食时把我的牙齿给别掉了。我被长时间吊挂在房顶上直至昏过去,后来又强行给我注射一种不明药物,使我腹部和后腰痛苦得比生产还要痛苦,并痛昏过去。当医生扒醒我的眼睛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象个傻子一样。”

第六十七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至十月一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正式开幕;来自世界一百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元首、政府首脑以及高级代表于九月二十四日(星期一)已经云集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所在地。为了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长达十三年的灭绝人性的迫害,纽约法轮功学员于九月二十四日来到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广场集会,并通过扩音喇叭揭露中共当局十三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行径。于真洁女士再次以自己与家人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当局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英国法轮功学员在伯明翰市中心热闹的商业步行街上设立了信息台,桌上放有中英文的法轮功真相展板和征签表。学员们拉起“法轮大法好”横幅,挂出真相横幅揭露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以及中共对法轮功进行的系统性、群体灭绝式迫害,甚至活摘人体器官贩卖谋利的暴行。当天的征签表中有一份是呼吁营救英国居民在中国因炼法轮功而被中共关押的亲友。征签表上的一个案例是英国剑桥艺术学校(Cambridge School of Art)的毕业生呼吁营救因炼法轮功而被中共关押了已近十年的父亲于宗海和母亲王楣泓。

英国法轮功学员在伯明翰市中心的步行街举行洪法讲真相活动
英国法轮功学员在伯明翰市中心的步行街举行洪法讲真相活动

呼吁中写道:“父亲于宗海因修炼法轮功身体曾非常健康,然而我去监狱探视时看到他满身是伤疤。由于经常被警察及警察指使的犯人殴打,父亲的牙齿几乎被打落光了,腿也被打断,而且双目几近失明。父亲告诉我,他的胸口被警察用电棍电,现在呼吸很困难。父亲以前心脏很健康,现在却出现了严重的心脏问题。父亲的头因为经常被打,导致时常头晕。父亲的身体状况让我非常担心。然而,在这种身体状况下,警察仍然强迫他做奴工……每一天,我的父母都在遭受折磨,他们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我呼吁正义人士帮助营救他们!”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前往华盛顿DC地区维吉尼亚的Bristol,参加民主党的一个活动时听到法轮功真相,克林顿对曾在中国受到迫害的两位华府法轮功学员说:“我感到抱歉,你们受苦了!”法轮功学员Angela先向克林顿介绍了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马春梅和于真洁在中国大陆受到中共迫害。克林顿很用心在听到后说:“我感到抱歉!你们受苦了!”(oh, I am sorry, you have to go through it……)克林顿随后分别和马春梅、于真洁拥抱和握手。

克林顿总统拥抱法轮功学员于真洁
克林顿总统拥抱法轮功学员于真洁

于真洁女士与华盛顿DC法轮功学员Angela Lee 在“2012年世界宗教会议”上向马丁﹒路德﹒金三世介绍了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的迫害。金现场表示,对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感到非常震惊,并愿意主动为制止迫害提供帮助。他当场在征签表上签名。

马丁﹒路德﹒金三世(中)和华盛顿DC法轮功学员Angela
马丁﹒路德﹒金三世(中)和华盛顿DC法轮功学员Angela Lee(右)以及于真洁(左)在一起(大纪元图片)

这份征签信中说:“我敦促美国政府谴责中共的活体摘取器官的恶行。美国官员应该公开告知中共,必须马上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征签信还说:“以售卖器官为目的处决良心犯人是谋杀,是反人类的罪行。”

马丁﹒路德﹒金三世,是美国知名的人权社会活动家。他是著名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长子。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是美国民权运动的著名领袖。因采用非暴力推动美国的民权进步而为世瞩目,并因此获得1964年诺贝尔和平奖。金也是当代美国自由主义的象征。1983年美国设立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并定为联邦法定假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