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使我永离对疾病的恐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喜得法轮大法的。那年我三十八岁,却已是得病十八年的老病号了。我出生时不到七个月,体重不足四市斤,所以身体从小就弱不禁风,十六岁被迫摘除扁桃体,二十岁患上了风湿病。到三十八岁时,被诊断出的各种病症有三十四种,如:甲亢、甲状腺瘤、粒细胞减少症(白血球低)、预激综合症、冠心病、心脏低搏、低心泵力、美尼尔氏综合症、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神经官能症、植物神经紊乱、脊椎综合症(颈椎、胸椎、腰椎、腰椎增生、变形)、颈椎自然生理曲度变直且反张、椎间盘突出、椎管狭窄、右膝关节变形、腰背肌肌腱粘连、子宫肌瘤,及中医诊断的肾虚脾虚,等等等等。

那时,我三天两头跑医院、找专家,今天犯这个病到医院抢救,明天到医院急诊,常年病痛缠身,一把一把的吃药。治不同的病,吃的药又互相有反作用,如:甲亢的药降低白血球,而我本身患有粒细胞减少症(白细胞低),这样医生要求每周必须验一次血,有时白血球低到二千多(正常五千到一万),就得同时增加升白血球的药。我犯一次冠心病得躺一周,睁眼的力气都没有;犯一次美尼尔氏综合症,几天不敢睁眼,天旋地转,胆汁都得吐出来;得甲亢六年,心慌气短,心颤的到嗓子眼,浑身哆嗦;背上常年象背着磨盘,压的喘不动气,腿象灌了铅似的迈不动步,腿常年是肿的;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全身没有不痛的地方。体弱多病导致我身体没有抵御能力,拔颗牙发烧一个月,生孩子后二十天站立不起来。我身心承受着炼狱般的煎熬,是在挣扎中痛苦的活着。那时我常常仰天长叹,难道这是我的人生吗?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一天,一位朋友向我介绍炼法轮功治病效果很好,正好炼功点上放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让我去看看。这样我每天晚上看一讲师父讲法录像,连续看了九天。每次看完师父讲法,由辅导员教我们炼功。到第七天晚上,我有些明白了:人今生有病是有因缘关系的,只有修炼的人是有师父管的。我问辅导员:我还吃着药,医生说我的药不能随便停,我该怎么办?辅导员说:这事得自己定,就看你信师父信法信到什么程度。我当晚回家后,心想,我既然有师父了,那就信师父。于是我就把家里所有我吃的药全部装入一个塑料袋中,扔到垃圾箱里。

停药后,我的身体出现剧烈的反应,全身颤抖,心跳加速到每分钟130次,好象一张嘴心就要跳出来似的,全身大汗淋漓,四肢无力。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就这样一天天坚持着,到了第八天早上起床后,我全身感觉轻松无比,从未有过的舒服,我百感交集,知道师父在管我了,我在心里说:师父啊,我的苦到头了!

就这样,仅仅七天时间,我全身的疾病全好了!三十四种病症全没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吃药了!我抬起了头,挺起了胸,直起了腰,走动了路,我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十八年的苦难瞬间消失,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因为我有师父了。自此我:“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1]

我所得的这些病,虽不是绝症,但有的是要命的病,有的是治愈不了的病、终身疾病,有的是反复发作的病,它们在我身上已形成了相互牵连,相互影响的恶性循环,使的我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现在的医学看似发达,却无法治愈我的这些病,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且是不断的增添新病。然而,我炼功只有七天,动作还不熟练,当时还没有请到《转法轮》,我的病就全部好了。这真是奇迹!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奇迹!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一九九九年却遭到了江泽民一伙的迫害,铺天盖地的谎言,诬蔑我们的师父,诬蔑大法,说我们的师父敛财,不让吃药,他们的目地就是要挑起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对大法和我们的师父的仇恨。其实退一步说,如果有人向你收钱,能救你的命,你肯定愿倾尽所有。更何况事实是,我的师父没向我收一分钱,而师父却救了我的命!象我这样重获新生的人,在法轮大法弟子中何止千千万。

在师父所有的讲法中,没有一句话说不让弟子吃药,就是告诉弟子人有病的原因。我不再吃药是因为我悟到那些药根本治不了我的病,只有在大法修炼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才能得到身体的净化。事实确实是这样,十八年来我一直吃药,疾病却越来越多。而我修炼法轮大法七天,三十四种疾病就不翼而飞。我的亲身经历证实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也是更高的,超常的科学。

我们的师父不只是给我们清理身体,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知道了宇宙的真理,教会了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无私无我的好人。而在大法修炼中,我时时刻刻都在师父的呵护中。

二零零九年末一天早晨,我起床后感觉脖根痛,刷牙时嘴含不住水,照镜子一看,右侧眼角和嘴角相聚,心想这不是面瘫吗?但我马上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面瘫,我不是中风,炼功人没有病,只有关。我不再管它,该干什么干什么,照样做炼功人该做的事情。家人发现后催我去医院,我叫他们不要担心,我没事的。我很清楚,如果是不修大法的人,得了这种病是很难治愈的。我单位就有俩人得这种病,一人得病二十多年,为了治病多次去北京,另一人得病近二十年,也是整天针灸吃药的,这俩人至今嘴眼歪斜。但我没有怕,我知道我有师父管。就这样十天过后,我的脸正过来了!我站在镜前,抚摸着归正的脸,不禁泪如雨下:感谢师父!感谢师父无处不在的呵护。我从内心深处感叹:修炼大法真好!

修炼大法使我了然人事无常,超越人间疾苦,永离对疾病的恐惧,获得真正的新生。愿天下世人不要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所蒙骗,不要被强权所吓倒,了解法轮功真相,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