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宫桂花等遭受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新华镇宫桂花女士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道德升华,更加善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宫桂花等法轮功学员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遭受惨烈的酷刑迫害。宫桂花遭三年的劳教迫害回到家时,邻居说:“你家地里的草都一人多高,地也不像地,家不像家的”。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动用国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中国最善良的人群,不久没有给中国百姓带来一丝好处,而且让社会道德的全部沦丧,加速了黄、赌、毒的泛滥,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有相当一部份人都是贪污、好色之徒。

一、好人无辜被伤害

在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的时候,为了说一句真心话,一九九九年末,宫桂花等人去北京上访,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法轮大法好,宫桂芝、宫桂花、吕艳秋被鹤岗市东山区红旗乡恶警魏群等人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同时被劫持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宫再强、宫再立、赵淑香、赵淑文,于树祥等,迫害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的是新华镇恶警。

在回鹤岗的火车上,魏群等恶警将宫桂芝、宫桂花、吕艳秋三人用绳子连成串,光天化日之下,把善良而没有任何罪过的好人当犯人押解,这给宫桂花、宫桂芝、吕艳秋3人造成的伤害和屈辱用语言难以描述。

回鹤岗后,宫桂花没能与年幼的儿子团聚,她不但被剥夺做母亲的权利,还被非法关押、搜身,衣扣都被野蛮地割掉了。

二、在第一看守所多次受到的酷刑迫害

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除了喝没油的稀汤,从早到晚码坐外,还被一名刑事杀人犯看管。在大陆,看守所、监狱等暗无天日的地方,警察怂恿抢劫杀人犯、卖淫女等打骂监视法轮功学员立功、受奖赏(得奖分,免做奴工),让品行败坏的人渣残害善良的修炼人,这也是江泽民流氓集团暴政的真实写照。当时的所长罗某逼迫宫桂花和一名年轻未婚的法轮功学员双膝跪着,一跪就是二、三个小时。问炼不炼,炼就跪着。罗某触犯《警察法》不准虐待、体罚一款,却无人制止罗某的恶行。宫桂花、赵淑香、张春芝被戴脚镣,一手铐在脚上,站不起来,躺不直,日夜折磨,痛苦不堪。

大约半个月后,宫桂花、梁伟、刘侠、邢淑清、赵淑香、姜金芝等五、六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萝北看守所迫害三个月,一天到晚吃不饱,饿的饥肠辘辘(萝北看守所迫害法轮功详情明慧网已报道过)。有一次鹤岗去萝北看守所演诽谤法轮功的小品,大法弟子齐声背《论语》抵制邪恶的诬蔑,结果邪恶害人的小品没演成,回去时车坏了,一直到半夜才修好,这也是在警示那些助纣为虐的人。三个月后,宫桂花等人从萝北看守所被劫持到一看。

罗某身为所长,不主持正义,还残害百姓,干着祸国殃民的丑事。一天他在刑房亲手给宫桂花实施地锚酷刑。当时一看专门实施酷刑的刑房是个直筒子屋,地上大约有十几个铁地环,墙上有吊环,棚上也吊着刑具,宫桂花是第一个在刑房被迫害的女性。恶警罗某将她手脚铐在地环上,90度弯腰,从早到晚,用酷刑折磨宫桂花十个小时,腰腿酸、痛、麻,时间越长越疼的剜心透骨。宫桂花的胳膊肌肉被拉伤,痛的一个多星期都抬不起来,右脚至今留有伤痕。罗某的恶行引起民愤,看守所里的犯人说:“杀人犯也没有这样对待的,共产党太坏了。”

从萝北被劫持回来后,在被实施铁锚之前,公安局副局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张春青指使恶警迫害宫桂芝、柏桂霞、徐月贵三人。徐月贵、柏桂霞双手被吊在暖气管上面,宫桂花个子高却双手蹲铐在暖气管下面。长达数小时。参与迫害的除张春青外,还有东山区恶警张立群,和一个40多岁、中等个稍胖的警察。

不久,宫桂花、孙世英、张艳等五、六人同时被酷刑迫害,恶警将她们一只手铐在脚镣子上,手铐勒进孙世英的肉里,她的手肿得像个小馒头。酷刑折磨一夜后,第二天喊松铐,那名恶警没有半点同情心不给松铐,法轮功学员一齐背《论语》,另一名警察听到后才给孙世英打开。

用中国现在的《宪法》衡量,宫桂花没有犯罪,她被非法关押一天都冤枉。当时是拘留迫害她半个月,结果却非法超期关押到10个月才回家。四、五岁的孩子想妈妈以泪洗面,丈夫当爹又当妈,一趟趟跑看守所,造成极大的精神痛苦,地荒了,苗稀草高。在这种情况下,红旗乡派出所所长马某等勒索她3000元,没开收据,没任何收条,同时被勒索的还有李国霞、宫桂芝、吕艳秋、王宝华等人。

三、在第二看守所三次被铁支棍折磨

2001年秋天,宫桂花、宫桂芝、王慧荣、王芳、唐丽华去要被勒索的所谓保金,被恶人刘志强诬告构陷(刘志强在新华镇政府上班,家住新华村,干完助纣为虐的事后他遭恶报,骑摩托车摔伤),宫桂花、宫桂芝姐妹俩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其余人不但没要回自己的血汗钱,还再次被罚上千元。宫桂花绝食六天,送佳木斯劳教,拒收又被劫持到二看。

在第二看守所,宫桂花三次被铁支棍酷刑迫害,最长十几天。她多次绝食抗议,被灌盐水,烧的五脏俱焚般痛苦。一米长的铁棍支在两脚之间,手铐在上面,弓着腰,站不了,蹲不下,不让她上厕所,憋的肚子像要爆炸一样痛,有的犯人不忍心看下去,喊警察也不给打开。冬天,门上挂了厚厚的霜,风呼呼往里灌,再忍受惨烈的酷刑。这种迫害真是灭绝人性,邪恶至极。

这期间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淑霞、梁伟、杨晓红,她们的手铐在脚镣上,参与迫害她们的有恶警艾厚达、吴雁飞等。有个绰号叫共产党的男警察给李秀芹戴铁支棍,还要扬言要用脏抹布堵她的嘴。所长李树林打靳中华,给她戴铁支棍,骂骂咧咧的,败坏了警察形象。

四、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三年

八、九个月后,宫桂花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迫害三年,被犯人包夹,码坐,逼写违背良知的所谓“三书”。过一段时间被逼做奴工,从早干到晚,有时加班到深夜,刑事犯干奴工能减刑,法轮功学员干活也被打骂。恶警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地下室隔离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写违背良心的所谓“三书”,头发被剃像狗啃似的,这一块那一块的。

邪恶的共产党就是这样操控坏人迫害好人、摧毁家庭,那些包括被其利用的人也是它毁灭的对象,因为随它作恶的过程就是自毁的过程。在历史的特殊时期,请你广泛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善恶,在大是大非面前摆正自己的立场,助善抵恶,选择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