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一尺说成一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最近我认识到自己在很多问题上,习惯把一尺说成一丈。

在一次交流时,同修让我说一下近况。我虽然称自己有很多不足,但是还是滔滔不绝的讲了自己一天是怎么过的,如何安排三件事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挺精進”的。然而问题就在于我所说的这些状态不是每天都如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我总是有意表现自己做好的那一面,隐藏或少讲做的不好的那些,说也只是以前这样的状态现在怎么怎么好转了。

我们都知道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这个人有个习惯,我要有一丈,我说一尺,你说我吹都行。”师父的作风是留给我们作为参照的,但我是怎么做的呢?不好的状态给包装一下,就讲到自认为同修能理解而又不影响自己“形像”的程度。就是因为这样,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人的东西,总是被我掩盖很多,只有很少一部份暴露出来,有一丈执著却每次只能去掉一尺。

这种虚荣心、显示心、执著自我、证实自我的心,一直让我无法百分之百按照师父讲的法对照自己,使这些“假我”在我的保护下,根深蒂固。总是不自觉的和同修不好的状态或和以前的自己相比,甚至和常人相比,认为自己是“一朵花”。

因此在看到同修或常人为私的那一面时,用法来对照他们认为他们怎么那么自私,仅限于一味的忍或要求自己不动心就认为达到标准了。而不是把他们当作一面镜子,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暴露和解体自己不好的心。

师父苦口佛心的教导我们要无条件向内找,但我自己是怎么做的呢?难怪我自己最近老是看到周围常人极其自私的心,不管我如何好意相劝对方总是屡犯不改。因为面对师父要无条件向内找的教诲我就是这样执迷不悟的。

这种在常人中养成的浮夸和虚荣,让我看到同修不好的执著或状态时虽然美其名曰是帮助同修,但是会有“如果是我才不会这样做的”显示心和瞧不起同修的心,而却不能认真无漏的查找自己。当看到同修修的好,受到别人赞扬时,一旦被自己或其他同修看到做的不好的一面,心里不自觉的会生出“看吧,同修们看到的只不过是他修好的那一面而已。”以此来平衡自己的妒嫉心。

这样的一思一念是师父高兴,还是邪恶高兴?是走师父安排的路还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修炼是严肃的。“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在师父的这段法里我悟到,别人的赞扬或指责其实根本就不必放在心上,也不一定说的对。只要利用每一次机会查找自己提高上来这才是最重要的。修炼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虚假,欺骗别人,实际是欺骗自己。

从最宏观到最微观,层层解体阻碍和干扰我百分之百同化大法的所有变异物质和败坏因素,无条件向内找归正自己,真正让本性的一面做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