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招来附体 正念驱除外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本地发生过两起修炼人遭到动物附体的事例,由于心态不同,结果迥异,现写出来供同修讨论交流,或可以此警醒世人。

一例发生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之初,本地一位与我几乎同时得法的女同修,可能是根基好的缘故吧,打坐双盘轻松自如,天目层次也开得比较高。早在得法之前,她请人算过命,算命先生大吃一惊,说:“你这个人很不简单,天上有菩萨(我们这里不怎么讲神、佛,统称菩萨)在看着你呢,你做一件好事菩萨就画个○,做一件坏事菩萨就画个×,注意不要做错事了。”我那时还挺羡慕她的根基好,没想到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妖风一起,她就开始动摇了,她丈夫怕出事,坚决反对她炼功。夫妻间感情好,在常人中可能会为人所称道,然而在修炼中却可能成为一个很大的障碍。慈悲的师父看到她快要掉下去了,就在她耳边提醒她别忘了炼功学法,她这才把已经被撕坏的大法书拿出来看一看,但很明显已没有修炼下去的决心了,偶尔看看大法书也是敷衍了事,显得很被动。时间一长,书也不愿看了,我到她那个村的同修家里去时她一见我扭头就跑,生怕出什么事会连累到她,怕心和亲情的牵绊使她离开了大法。

不久后坏事终于发生了: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自己的身后竟然有一条长长的毛尾巴,接着就胡言乱语了,到处去说自己是王母娘娘的女儿,说的时候还不无得意之色。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示:“往往这些人不讲心性,什么都敢说,天老大,他老二。他敢说他是王母娘娘、玉皇大帝下凡,他都敢说他是佛。”根基挺好的一个人,不仅完全放弃了大法修炼,而且还招来了动物附体。附体让她的家庭经济状况有所好转,于是她的思想更是全被常人中的名利情所占据,经常为了一点小利与人争斗,甚至发展到看见别的女人和自己的丈夫多说了几句话就对别人大打出手的地步。江氏集团与邪党不让人信仰“真善忍”,不让人做好人,旧势力与低层邪魔利用她的亲情执著,不让她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以常人中的那点现实利益为诱饵暗地里设下陷阱,结果把一个原本善良本份的农村妇女给变成了这样。 

另一例发生在近期,一位得法不久的同修A,得法之前是一位佛教徒,可在如今的末法末劫时期,佛教界哪里有一块净土?尽管她一心修善,虔诚拜佛,可不幸附体缠身已十来年了,那个动物很凶,有时甚至会代替她的元神说话,以至于她一天到晚被弄得惚兮恍兮,家里开的小饭馆也无法精心料理,主要依靠丈夫经营。家里人送她到医院做脑部CT检查,拍出来的片子上依稀可见一个动物的脑袋,眼睛、鼻子与嘴巴都可辨认出来,此事也佐证了网上流传的同类故事所言不虚。一位亲戚同修B见她为人善良,又有修炼之心,就劝她修炼大法,刚炼功没几天,同修A就看见一只大手一挥,家里供的菩萨像全都倒下,她知道这些菩萨像上面沾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赶紧收拾收拾都送到庙里去了;同时还看到法轮调整自己的身体,清理家里的空间场,丈夫和儿子身边都有许多小法轮。这使得她学大法的信心更足了。

然而修炼大法的路并不是那么平坦的,虽然师父帮她做了很多,可不知为何那个动物并没有马上离开她,炼功还不时出现全身颤抖的现象。有一天,一位经常和她一起学法的同修C见她家客厅的墙上挂着邪党党魁的大幅画像,为避免她受害,也没和她家里人商量,当场就撕下了画像,这一下那个动物就不干了,天天捣乱,甚至利用她的嘴威胁说要害她的丈夫和儿子,使她恐惧不已,精神状态比学大法前更差了,集体学法时目光散乱,看到天天见面的熟人就像从不认识一样,大家都为她着急,围着她读法、发正念,可并不见有多大效果,那个动物似乎有恃无恐,依旧每天折磨她。她的丈夫本来就对撕画像的事生气,又见她这样,更是大发雷霆,认定是同修B害了她,还准备把妻子送到省城的精神病医院去住院治疗。

同修B听说后,知道此事如果再发展下去,不仅自己遭埋怨,还可能会给大法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于是一方面求师父加持保护,另一方面对同修A的丈夫说:“这事因我而起,你就把她交给我吧,三天后再没起色,你再送她去省城不迟。”事已至此,同修B反而冷静了下来,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味的干着急了,和同修A同吃同住,一有空就两人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在心里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坚信只要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同时针对她的怕心告诫她:“不要怕,你越是怕那个动物,它就越是会牢牢的控制你,它要害你的丈夫和儿子,师父不答应它敢吗?你赶不走它,师父能赶走,与其怕它,不如求师父,师父什么都能做,关键是你有怕的执著,师父才不好管你,你不怕了,那个动物还不够师父的小手指捻的。”一席话说的同修A连连点头,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意,对那个动物的恐惧顿消。

学法小组的其他人也和同修B一样,在法理上开导她,同时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一位老年同修还带着同修A一起给师父敬了一炷香并跪求师父保护弟子。这样三天后,奇迹出现了,同修A发直的眼神变亮了,呆板的表情灵活了,每天精神十足的做着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家里的和生意上的事也料理的井井有条了。

动物附体是宇宙中的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的对修炼人的严重干扰,旧势力为了保住自己,毁灭众生,除了制造出专为毁灭人类而来的共产邪党之外,还利用宇宙坏灭时期所产生的各种败坏物质与因素迫害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如低层的黑手乱神、更低层的烂鬼邪灵、外星人和各种得了灵气的动物,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在地球上人贵为万物之灵,旧势力却有意放任各种动物附人体,左右人的思想行为,吸取人的精华之气,利用人体炼功甚至把人的元神弄死借体修炼,更为恶劣的是那些动物专挑根基好的、有修炼潜质的人去附体,它们一旦得逞,能够修炼的人就可能给毁了。在大法传出之前动物附体就已经祸害全国了,特别是练气功的有许多人都遭了殃,由于它们心性低,层次低,高层次的理它们看不见,因此在正法期间它们也敢胡作非为,以它们的极低层次和附体这种方式都是不应该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的,然而事实是它们还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以至于造成了前一事例那样的悲剧。动物不具备人的本性,原本不应该允许它们修炼的,可就是有高层生命给它们演化功,当它们附人体害人的时候,高层生命也很少去管,表面上看起来是动物钻了宇宙中“不失不得”的法理的空子,背后的因素其实是旧势力利用了这个法理在迫害修炼人,因为“不失不得”应是等价交换,可是人体中无价的精华之气怎么能被一点钱财给换走呢?怎么能允许动物利用人体修炼呢?动物即使有一点先天本能,也是比人更低级的生命,可是人在迷中有时是很糊涂的,旧势力在历史上有意留下如《白蛇传》、《鱼美人》等各种美化动物的传说,记得小时候看《白蛇传》,十分同情美貌多情的白娘子,对白蛇精水漫金山寺淹死无数无辜百姓认为都是法海造的孽,恨多管闲事、破坏美满姻缘的法海就像恨地主黄世仁一样,也因此对修炼、僧人等都产生了反感。在修炼界人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在民间,人们对动物成妖大多并无反感,即使是最为狡诈的狐狸精,在人们心目中也多是那种化身美貌女子不嫌书生穷困潦倒又体贴又温柔的形象。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世间有相生相克的理,好坏同出,善恶相随,特别是旧势力出于干扰正法、迫害修炼人的目地在人类历史中有意图的安排了许多它们需要的东西,其中有许多是起负面作用的,对此我们需要仔细辨别,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但是,不管旧势力做了怎样的安排,“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们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我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旧势力为了左右正法而安排的乱摊子与宇宙的历史过程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师父不是解决不了,因为旧宇宙的生命要進入到无比美好的新宇宙中去必须得达到要求连最起码的信师信法都做不到怎么能达到新宇宙的要求呢?怎么能符合新宇宙的法理呢?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得很明了:“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如果我们真正做到了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时刻保持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在魔难面前害怕其实就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不相信师父能解决你的问题,那样师父怎么能违背宇宙的理去帮你呢?修的好的同修都深有体会,在过关时把心一横,那个关就能过去,然而很多人包括我在内总是在关键时“心太软”,横不下心来,其实就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说严重一点,信的就是魔!因为师父鼓励你,让你坚定正念,往上推你;而魔却让你怕,让你懈怠、放松,往下拉你。思想被魔性带动,甚至行为也带有魔性,被魔牵着鼻子走,过不了关,那不是在走旧势力或者魔安排的道路吗?所以说在每一关、每一难面前都存在着信师还是信魔的问题,修炼真的是很严肃!如果在修还是不修的问题上模棱两可,过于看重常人中的现实利益,不相信“法度众生师导航”[2],魔就会乘虚而入,放大你的执著,给你演化假相,就有可能完全掉下来,甚至是永远的失去了大法修炼的机缘,那才是最最可惜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我们这里由于怕心、求安逸心太重或亲情纠缠而掉下去,以致不做好人了甚至不如一般的世俗中人,或者以前炼功时已去掉的病业又返回来导致很快旧病复发而死亡的事件不少,无需赘述,仅此一事就已令人痛惜了。记得刚学经文《保持清醒》时,对其中所讲的“这些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使几百万大法弟子失去生命”的法还有所不解,因为网上公布的迫害致死人数是几千人,后来才有所悟,今天写此文时更是倍觉心酸。师父在邪恶迫害大法初期就说过:“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3]每多一个大法弟子,师父的身体就多承受一份魔难;每掉下一个大法弟子,师父的心里就增添一份痛楚。可是师父宁愿为弟子承受魔难也不愿失去那一个弟子啊!我修出的慈悲有限,尚且如此惋惜,师父的无量慈悲恩及寰宇,对失去弟子该如何痛心,有谁能知?!

前例中那位老学员,为了常人中的那点亲情利益不受损失宁愿不要大法,没有把自己交给师父管,却让动物附体控制了自己。后例中那位新学员虽然学法时间不长,却在法上十分坚定,最终彻底摆脱了附体,同时也见证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善哉!

层次所限,有错误或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