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那时对法理认识不清,七二零以后又失去了小组学法的环境,并且受到了多方面的干扰,难也越来越大,最后放弃了修炼也离了婚,独自一人去了辽宁大连。在那里也遇到过同修,她们做的都很好,由于当时独自一人,生活很困难,每天都在为生活而奔波,一直没能走回修炼。

因为曾经学过大法,所以知道怎样去做一个好人,也能用法理要求自己。但不全都能做到,也知道要救人,但不知道怎样去做,就在钱币上写“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等字样,然后把带字的钱找给我的顾客,但还是没能学法炼功。后来渐渐的就忙起了生意,把法放到了一边。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我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能从新走回修炼,是因为老爸同修对我一直也没有放弃,始终在不断的提醒我,可我就是不醒,总是躲着走。那天,老爸把师父的《二十年讲法》拿出来给我看了。看过之后我醒了,我知道我已经很危险了,再不回来将面临怎样的地步。我知道了我是和师父签过约的,是来助师正法的,再不清醒不但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师父,再对不起的是老爸同修,再对不起的就是等待我应该去救度的众生。

从六月二十七日我开始了学法,一天当中大部份时间都用在学法上了。可我有个坏习惯爱抽烟。以前也知道抽烟不好,现在学了大法更不应该抽了,可就是放不下。不过也减少了很多,原来一天能抽一盒多,有时快要到两盒了,不管怎么说还是没有完全戒掉。心里也很急,问自己能不能戒掉,回答的倒是坚定能,可欲望上来还是难忍住。一天下午我正在学法,姐姐也来了老爸家,她也会抽烟,她刚抽完烟,老爸回来了,还以为是我抽的,就对着我用严厉的低音说:又抽烟了,这哪行?最表面的东西都去不掉,这不是在破坏法吗!当时虽然不是我弄的烟味,可我并没有感到委屈,反而心里一震,就把我后背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给震掉了。从那天开始我的烟瘾就轻松的戒掉了。戒掉后脸色也渐渐的好了起来,原来蜡黄的脸一点儿光泽也没有,现在变的白里透红,气色好多了。同学聚会上都说我不但人学好了,不抽烟了,而且还变漂亮了。我心想是大法改变了我。

我的腿有风湿,每到阴天下雨我先知道。痛起来晚上睡觉放哪都不对劲,就是一个疼,皮肤里边还有象小蚂蚁在咬我一样,别提多难受了。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腿疼的更厉害了,走路就象两根棍子回弯都费劲。之前打坐还能坚持四十来分钟,现在打坐得用力搬才能把腿拿上来,连十分钟不到就得拿下来,到严重时干脆就盘不上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刚开始学法炼功时心里还在想,都这么多年不炼了,师父还能管我吗?正法都接近尾声了,恐怕我已错过机缘了吧!腿疼的越厉害,我这心里反而还踏实了,说明师父还在管我,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经过两个多月疼痛的折磨,渐渐的疼痛在缩短。一开始从两胯到脚底都疼的厉害,缩短到大腿到脚底,后来膝盖到脚底,再后来小腿到脚底,再后来就剩下脚底疼了,再后来脚底不疼反而越来越热,特别是炼一至四套功法,脚底就象被烫了一样热的不行。腿一点儿也不疼了,现在打坐也能双盘,而且最长的时间能坚持一小时二十五分钟。

腿上的业力消完了,身体也轻松多了走路没那么累了,气色比以前更好了。同时也坚定了修下去的信心,师父真的没有丢下我。

从新走回大法中两个多月的我,还从没有公开的在丈夫面前看过书炼过功。之前老爸同修也讲过真相,可他只是敷衍。那时我和他还没有结婚,只是象常人那样两个人在一起居住。我爱面子,想举行一次完美的婚礼,因他家条件不好,达不到我的要求,所以一直都在往后拖着婚期。因为结不了婚,他的压力也很大,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喝点酒就对我发火。自从学了大法我轻易不和他吵,他自己酒醒了就过去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我悟到我不能再偷偷摸摸的学法炼功了,这么大的宇宙佛法怎么能放在背地里学炼呢,这样做我感觉对不起这部大法,对不起师父,我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我知道他反对,可我还是下定决心正面告诉他我已经开始修炼大法了。这一说不要紧,他当时就火了,足足的骂了我一个晚上。我家住的六楼,而且还是夏天,家家户户的窗户都是开着的,大半夜的轻声在楼下说话楼上都听的很清楚,何况是用最高的嗓门骂我炼法轮功了,还把我老爸同修一起带上了,说我爷俩都炼法轮功,我让你们炼,一会儿我就去举报你们,你们就炼吧。还有更难听的话,我就不学了。

当时他楼上楼下的骂我,我知道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种考验,师父也在看我正念足不足,当时我一点儿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他越骂的大声,我修炼下去的信心越坚定,很坦然,心里没有过的那种平静,也没有要和他争论的想法。一个晚上,我就在那静静的听,他就楼上楼下暴躁的骂。过了一个平静而又不平静的晚上。他还是没有消气,更不同意我学法炼功,总是说一些难听的话。我感到他心情好点时,就给他讲真相,他还是气的骂人要么抬杠,说一些替邪党争理的话。

就这样到了八月十一日那天,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考验。去参加同学生日餐会,刚回来,没上楼就看见他喝多了,在楼下晃荡去了,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等着我回来大干一场哪。实际上就是因为我没有放弃学法他心里不痛快在找理由和我吵。在他正骂的来劲的时候我趁他不注意把车开走了,停在郊外的路边,在车里睡了一夜。起初有点害怕,天那么黑,还下着雨,旁边还有几个坟包,前后还没有人居住,打着雷闪着电,虽然不太响,我的心也有点跳动加速。后来想起师父,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我有什么好怕的。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他就开始打电话给我,我接了电话他就是在骂人。他把自己的电话用没电了,就借邻居的电话给我打,我接连后还在骂我,就这样持续两天,我一直没回家。他也一直没断了喝酒,喝完酒就找我爸和我弟弟去评理。这一闹,附近的人都知道了,该不该丢的人也都丢了,所有人也都知道我找了一个大酒包的对像,影响够坏的。终于第三天晚上他醒悟了,打电话求我回来,我不同意,他就用自残的办法逼我回来,他喝了一瓶安眠药。他妹夫打电话给我说,我要不回来,他就不去洗胃,这么好的媳妇都被他气走了,他也不想活了。我回来了,陪他去了医院洗了胃,然后送他回了婆婆那里。当时公公婆婆也是反对我修炼大法的,是因为害怕邪党。

在后来的几天里他的身体养的好一些了,我想也不能让他一直在婆婆那里住,他老俩口看着我们俩闹成这样心里也不会好过的。我也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他提出谈和我同意了。首先的要求是,必须做到不干扰我学法炼功,再一个就是我们没有正式结婚不能有夫妻生活,可以居住在一所房子里。两个条件都接受了,他说只要我不离开他什么条件都接受。借着心平气和的情况,我又给他讲了真相,他没有反驳我。看得出来他还是没有完全认同,我想还是慢慢来,就这样我们和解了,我可以公开学法炼功了。他也做到不干扰我,偶尔还能听我念几句《转法轮》。

我的改变他有感受,我的脾气变好了,脸色也好了,身体也好了,烟也戒掉了,对他的家人也能做到更多的包容,家里的气氛也变的融洽多了。有一次他说,媳妇,您的心肠怎么象个活菩萨,我的运气可真好,遇见了你这么个好媳妇。我说你可别这样形容我,我不是什么活菩萨,就是一名普通的大法弟子,是大法改变了我。

这么多的改变,公公婆婆也都看在眼里,从一开始的反对到后来慢慢的接受了。公公婆婆的身体不好,每个月都得一大部份钱用来买药治病,丈夫就开始劝说公公婆婆要他们学炼法轮功。他说妈你身体不好,还总是吃药打针的也没见你好利索,跟我媳妇学学没准就好了呢。开始婆婆也不太相信能改变身体状态,家里还供着所谓的保家仙。婆婆说,都说供这东西好使,能保家,我供这么多年都没保了家,现在还是一身的病,钱也没剩下,法轮功能好使吗?

后来我去他妈那儿,主动帮婆婆做家务,借独处的机会给婆婆讲神仙故事,她特别爱听,然后讲她供的东西有多害人,她有些不信。我就把《转法轮》拿出来给她念第三讲里边的“附体”那一段。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相信了。我心想还是法的力量大呀!婆婆把听到的法学给公公听,告诉公公不能供了,更不能磕头了。婆婆叫公公老家伙,就说,老家伙,你这些年身体不好总是四肢无力,连重活都干不了,象没阳气似的就是给那东西磕头磕的,把你的阳气都磕给它了,所以你身体就更不好了,还不如我呢。没想到老俩口都相信了大法,都说不供了。但没有立即把那东西扔掉,只是不再买水果上供了。我想是时候让他们学法了,没想到还没等到我提出让他们学呢,他们自己就说要学。我想太好了,不用我再费劲了。

当我陪婆婆把《转法轮》九讲都看过之后,婆婆同意让我帮她把供的东西全部扔掉,婆婆和我一起去扔的,回来后她说感觉身体特别轻松舒服,就象把背了好多年的包袱拿掉了,可真轻松啊!就这样老俩口开始主动学法不用我总陪着了。到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俩的高血压没了,附近诊所的医生主动给婆婆量血压,得到的是不可思议的结果,就问婆婆吃什么好药了,血压控制的这么好。婆婆高兴的说没吃药就好了。公公怕吃凉的,吃了就拉肚,夏天不管怎么热,连口冰棍不敢吃,年轻时这样,持续了好几十年了,现在好了,吃凉的也没问题了。婆婆的脑梗症状也没了,自己说在学法前马上就要犯脑梗病了,又到应该打针吃药的时候了,正好学了大法,我就把它当成是消业。没想到好了,没用打针吃药省了不少钱啊!现在两人身体上改变都很大,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俩人闲聊时还说以后咱俩啥也不干了,也不操心那些没用的事了,就学法炼功,好好跟师父学。

婆婆在法理上认识的很好,她看过《转法轮》就放不下了,越看越爱看,她说看第一遍时有很多问题,到看第二遍时问题就在书里边给解答了。还说这个人活着就是在睡觉,当看了《转法轮》之后就醒了,什么都明白了。她用自己的心得体会、受益的经历劝说自己的儿女希望他们也能学大法。现在老俩口经常说我是师父给他们家送来的宝贝,是来救他们命的。

我和丈夫因为他家条件差没有正式结婚,经过学法之后认识到没结婚在一起居住不符合法。老爸同修也给我提出这一点,再继续下去就是明知故犯破坏法,提议我们应该简单的办理婚礼。公公婆婆也学了大法,能理解我和老爸的想法都同意了。我们俩登了记,拜了天地,拜了父母,就是合法的夫妻了。现在他更加支持我学法炼功,同时也通过一些事知道大法的好处,脾气也没有了。

以前他不但脾气不好,吵架时还爱摔东西,什么锅碗瓢盆的没有能剩下的,门上的锁都被他摔坏了。不过这门锁分谁用,我回来用钥匙开门就特别容易的打开,他就打不开。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一个人回来开不开门,就打电话抱怨,这门怎么回事,怎么每次都那么难开,我开了那么长时间还是打不开,明天换把锁。我说你给门赔礼道歉就能开了,我师父说:“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1]他就嬉皮笑脸的说我在瞎说。我说不信你试试,他真的就给门赔礼道歉了。他说,门啊!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摔你了,这是我家,你总不能不让我回家吧。说完一扭钥匙,嘎巴一下门就开了,从那以后他开门再也不费劲了。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不过看得出他还是相信了大法的威力。还有一次我给他讲三退,他就说我知道大法好,可为什么总跟共产党过不去啊,我怎么解释他也不听,好象又要发火的样子。正好有一个车灯泡坏了,我说你再替邪党争理就让你那几个灯泡都坏掉,这时我心里想别全坏了,先坏一个,他再不知悔改,再让他的四个灯泡都坏掉。果然第二天真的又坏了一个灯泡。这下他服了,从那以后再也不瞎说话了。

一次次的事也坚定了我学法修炼的信心,师父说的三件事我每天都没有松懈,时间紧迫。我还是曾走过弯路的,时间更是不多,所以不管外面有多冷,我都坚持出去讲真相。如果有事情没能讲真相,我的心里就会有一种内疚感,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因为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一点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