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台湾所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新年放假,儿子说想去台湾旅游,问我去不去,我说去,他说这回怎么这么痛快,我说,台湾信仰自由,我想去台湾看看同修他们是怎么做的。临走前,我在师父法像前说:“我去台湾不是为了游山逛景,请师父加持,让我多见到台湾同修,看到洪法的场面。”

这次大陆带队的是我儿子的同学。这个团共二十八人,我家四口、儿子的同事一家三口,有同事、同事儿子的同学等。儿子同事是个中层干部(书记)下面简称“有望”,我上飞机前和带队的说明我去台湾的心愿,他说只要你不往回带大法资料就行,因为检查很严,别找麻烦。

我们去的第一景点是日月潭,师父一九九七年曾到过的地方。我想这里肯定会见到同修。没想到,台湾导游不知出于什么目地,说了几句话让我非常痛心:“景点到了,那里有法轮功做宣传,你们谁也别接近,只要走到跟前就给你录像。另外法轮功说退党一亿二千万人,共产党一共不到八千万,这个数是不是有点玄”。我旁边坐的两个熟人说了声:“也是”。我说你们别随声附和,一亿两千万没错,退党大潮指的是三退,三退指:“党员、团员、少先队”这个数字不算多,明白吗?他们说:“是这么回事”。听了导游的话,“有望”对我说:“阿姨你也注意”。我儿子也说让我掌握好分寸。

上日月潭的一个小山路上,我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优美庄重的炼功音乐声,心想,有同修走到跟前,几米宽的道,右侧有四个同修正在炼功,第四套功法,左侧有四个同修站在展板两侧。我放慢脚步和同修招手示意,我儿子挽着我胳膊说:“妈,走吧,要不跟不上队了”。到了上边,先坐船游览一圈,讲解员说的是什么我没听到。我思念师父,心里一遍遍的念师父来日月潭写的诗词:“一潭明湖水 烟霞映几辉,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 ”[1]。我感慨万千‘我让儿子给我照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下船后,我和儿子说,我先下去。当时,台湾同修正炼第五套功法,我走到展板面前,由于心情激动,千言成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能长话短说:“同修,你们好,我是大陆来的,你们辛苦了。”他们说:“谢谢!”回去代我们向大陆同修问好。我说:“一定”。我正要去看看炼功的同修,这时我儿子追下来说:“妈带队让告诉你不要拿资料。”我伤心的说:“孩子这么好的功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我知道”,我接着说:“中国人受邪党毒害多深,对法轮功看都不敢看一眼,真是可悲,又可怜。”晚上回到宾馆,我很难入睡,长时间发正念清除台湾导游背后的邪恶因素。

次日去阿里山。导游说先坐车到两千米的高处,下车大约有三百米的环形平路,然后原路返回,到了山上下起了小雨,团队向西方向走去,我往南一看,五个醒目的大字“法轮大法好”映入我的视线,再往南看便是展板,几个同修穿着雨披在雨中站立,我脱离团队向南走去,到了同修面前,流着泪说:我是大陆来的同修,你们辛苦了,这么高的山,下着雨,你们仍然坚持洪法。他们说:“大陆同修更辛苦,你需要什么吗?”我说资料我不拿了,邪党不让带,他们说:“知道,听说你们发资料被抓着罚款五千元。”我说:“邪党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不管它怎么邪,它的末日就要到了,法正人间就在眼前。”同修啊,我不能久留了。儿子儿媳也找我来了,怕我迷路,我告诉他们,我不会迷路的。

这天下午五点多才去的高雄码头,这里有一个领事馆,是个小高楼,台湾同修在路两侧摆满了展板和大法真相资料,我走到同修面前都问一声:同修好。上去后我哪有心思参观,天快黑了,我从楼上往下看,同修正在装展板,我急速的下楼,向同修表示谢意,感谢你们多年来对大陆同修的支持。我代表大陆同修向你们问好。我们互相说了声再见,我转身时看见带队的就在离我四、五米远处看着我呢,他说就等我一家子呢,又过了一会儿媳着急的说卫生间找遍也没见我,原来你早下来了。

站东红珊瑚博物馆门前,大约摆放二十个展板,四个同修在展板后面炼功,我们乘坐的车停在和展板相隔五、六米的路边,我站在车旁和他们招手示意,一个同修马上回应,我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蹭到路中间去了,我儿子说:“妈你怎么站到这来了”,把我找回来,陪我看了一会就让我上车了,导游暂时有事不能走,这时我看展板跟前的六、七个人看,我又一次直接走到一个同修面前,她隔着展板伸过手来,我俩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同修你好,辛苦了。让我们在师父铺垫好的路上共同勇猛精進吧!阿姨快上车吧。在花莲去苏澳的检票口排队检票时,我向东一看,在一个二层楼的前上方,五个大字“法轮大法好”,大约一个字就有一米见方,我手指着说:“你们看”,这时同来的九个人一齐向我指的方向看去,我让“有望”念念,他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声音洪亮。

在苏澳车站出站口数不清有多少同修,有的发资料、有的讲真相。我正想找个同修说句话,有一个举着三退登记簿的同修走到我跟前。请问,你是从哪来的呢?我是从大陆来的,你们辛苦了。台湾同修说,为了制止迫害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大陆大法弟子真不易啊,我说:是的。我们一定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一天下午,在野柳公园门口东侧,好多展板的后面都有大法弟子打坐。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两个姑娘播放着天安门自焚的录像,游人不断驻足观看,她们真好,从小就得法了。

这次去台湾旅游印象感觉特别好,一是建筑物很古,二是台湾人文明,环境很优美,远远超过大陆。走过的景点中,我特别留心的看了一下日月潭,那是师父去过的地方。

八天时间里,我一直和我相识的六个人坐在一起,(五个人已经做三退)。带队的问我说:“我在加拿大有个朋友给我用化名做了三退,管用吗?”我说,当然管用啊,你真正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跟它决裂了,就有高级生命管你了。他高兴的说,我的生命保住了。对!邪党蒙蔽的都是好人,有望说:“对,我相信,不过人多,神看不过来,肯定有漏的。”我告诉他说:“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漏掉一个坏人,一切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他说:“那我就放心了”。有望的儿子同学是大学生,我问他,你了解法轮功吗?他说,共产党说不让信,谁还敢信?!那我问你,你如果有了困难或不祥,共产党管你吗?“当然不管了。”那就对了,保命求平安才是咱真正的目地,你如果遇到困难时就喊“法轮大法好”,你看肯定管用。哦,那我就试试,并帮他做了三退。

回来上飞机前,导游说,我们团有福气,这几天没怎么下雨,是托马英九的福。我儿子说,:“是托李老师的福。”我说,对。

飞机起飞了,我一路回味无穷,台湾大法弟子洪法讲真相的场景在我脑海中一幕幕展现,在我的记忆中永存。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游日月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