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着,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几日前,做了一个梦:梦中鞋子里有沙子,很难受,徒劳做着一些无用的动作,沙子总是挥之不去。旁边一个声音说:把沙子倒出去。把鞋子倒过来,把沙子倒出,释然。醒来悟到:沙子就是执着、迷中痴,从根本上去掉才能升华。

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喜闻大法的,看师尊讲法录像时,真有一种想上大街上喊的感觉:原来还有如此神圣精深不为我所知的法理。当时我每天写日记,每日记录师尊的讲法内容,第一天我称师尊为先生,第二讲便开始称师尊为老师了。听完第九讲,第十天又到听法的礼堂去了,着实没听够,看着紧闭的大门,才确信那次看讲法录像办班已经结束了。那时我逢人便讲大法好,当时我正在学校读研究生,首先告知家中父母。为了赶时间,我得法一个多月便请假十天带上师尊的讲法录像带回家。当时有三十年驾龄的爸爸腰不好,在听法的过程中,他惊奇的发现他可以坐着听法两个多小时,而且腰部原先不好的部位热乎乎的,一点也不累。开始时,爸爸是一边听师尊讲法一边抽烟,我劝爸爸说:炼功人是不抽烟的。爸爸当时烟瘾很大,一天能抽烟近两包。他说:烟都买回来了,扔了多可惜。当听到师尊第七讲关于抽烟的问题时,爸爸再也抽不了烟了。他说:嘴里太难受了,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师尊管他了,从此以后,他把几十年的烟瘾彻底戒了,再也没有抽过一支烟。

给警察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原本以为很坚定的心动摇起来,特别是根很深的“怕心”。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贴不干胶真相粘贴时心中的胆胆突突,现在知道胆胆突突的不是先天的自己。在这风风雨雨的十多年里,也没有少与“六﹒一零”打“交道”。当时所言所行并不是心性很好的前提下所为。开始的时候,我曾经被恶警拳打脚踢,打了几十个耳光,眼睑开裂,肋骨都折了。家里被勒索了三万元钱,才把我给放出来了。

在监狱里,一个警察跟我讲了很多歪理邪说,我跟他说:今天如果你说错了,你承担;如果我说错了,我承担。后来我又被绑架到国保大队,一進门,那个警察的头A便对我说:国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抓你的理由是上网。还说宪法的哪条哪条是如何规定的。他手下的人还跟我说:明慧网上说A如何邪恶,如何不好,你看他象那样的人吗?好像他们是被冤枉似的。

抓我的理由不充份,放了我还不甘心,他们让我交保证金。警察B说:交三万元,过一段时间没事就还给我。但当家里人送钱的时候,警察B说:干这活(“六﹒一零”),得罪老多人了;这三万元钱可能不还了。我马上到检察院了解到,保证金不会超过五千元的,超过五千元不是保证金。我马上打电话给警察B说:他欺骗我在先,如果他不还我钱,我从监狱里出来我也会去他家要。(在前面的谈话中,了解到了他家住在哪里。)他害怕了,他说是警察A安排他干的,他只是办事的。一会儿他来电话让家里人去拿钱。家人给国保大队送钱的时候不用签字,但在国保大队财务科拿钱的时候却要求签字。后来,警察A跟我解释:是他手下B自作主张收了那三万元钱,他发现后马上制止,B已经被内部处份了。虚伪不?!

警察A跟我谈话,旁边有记录员记录,当我谈到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时,他慌忙停止告诉记录员不用记录了,也停止了谈话。

警察C拿了我毕业学校的许多大法弟子名单,问我是否了解和有接触。我摇了摇头,不认识。我毕业十多年,那么多名单几乎都不认识,个别认识的我也没有必要去坦诚。警察指着其中几个名字说:这个是校长助理,这个是……可惜没有把柄,抓不了他(她)们!他喃喃的说着。

在那次被绑架的过程中,我要真诚的感谢同修和明慧网。在我第三次被绑架的当天,明慧网就报道了绑架实情;后被勒索了三万元钱及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又都被及时报道出来了。警察A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总想弄清楚是谁上传到网上的,都有谁知道了那三万元钱的事,我说那只能是“国保大队内部”。警察A一再否认而更加气急败坏,说:从来没办过这么窝囊的案子。

在同警察打交道的过程中,感觉自己的心性很难从慈悲的角度给他们讲真相,应多向做的好的同修学习。一次在同修家,遇到几个警察不敲门就破门而入,我同他们交流时,一个叫嚣的很厉害的警察总认为法轮功搞政治,我利用同香港朋友聊天了解到的三点简明扼要的讲了讲搞政治最基本的三条:一、搞政治必须有军队,法轮功没有军队;二、在不强大的时候,搞政治必须秘密進行,法轮功一切都是公开的,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三、搞政治必须有政治纲领,将来如何建设国家,如何给人民带来福利,法轮功没有政治纲领。讲完上述三点,那个警察再也不那么叫嚣了,几个随同的警察都若有所思的连连说“有道理”。

给受邪党洗脑影响严重的人讲真相

在讲真相的时候,从国家腐败、人民疾苦、社会道德谈起很容易开始沟通。但对于个别被共产恶党“洗脑”影响严重的人(往往是有知识、有地位的人),一提法轮功和“三退”就接受不了的人,我往往是这样做的:尝试一下从文字繁体、简体内涵差异做铺垫谈起,中共夺权后实施汉字简化,简体字中华的“华”字,字形表面意思是“一个人,拿着一把匕首,每十年来一次”,中共自从当政以来,只要遇到“九”的年便要死人,一九四九年解放战争,一九五九年大跃進,一九六九年文化大革命,一九七九年西藏杀人及越南侵略战争,一九八九年“六﹒四”,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九年新疆杀人。特别是提到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是顺便提到香港海外是随便炼的,如果国内报道的天安门自焚等是真实的话,国外早迫害了。当一气呵成提到这些,再提天安门自焚造假便顺理成章了,特别是人多的时候更容易铺垫出一个讲真相的正的场。甚至出现个别搅局的人,周围都会有人喝令他闭嘴。

去执着

在自己做的不好的时候,经常在睡觉中哭着醒来。在常人中,又很容易松懈自己。曾经总是执着把事做完美的本身,而很难把事情做好。后来从第五套功法“有意无意,印随机起”中体悟到:不论做任何事情都不要执着,只管正念正行,无挂碍。在自己的境界中做好当前的点滴,不执着结果本身,本来很多事情根本不是我们在起本质的作用,是师尊的法身在做。自己体悟:自己的念真正的在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上,便是在自己境界中的精進。如此,原先举步不前的背法开始有了好的進展,哪怕走路就背师尊的一句法,而不执着是否忘记了以前背诵过的,效果反而挺好的;以前讲真相总要更多的想结果,现在看对方的接受能力而讲。开始一旦有不好的结果,自己会很被打击,现在不会,我不会让自己受太多干扰,调整自己,继续讲真相;以前发贴资料,总是想怎样把资料快点发贴完,现在是想怎样先把这一份资料随缘的安排好,反而效果挺好。

以法为师,把握住方向,守住这一念,走好当下这一小步最关键。

信师信法

“七﹒二零”前师尊洪传大法后的集体学法炼功环境给自己在信师信法方面打下坚实的基础,当时在师尊讲“开光”时曾默默的请求师尊给自己的正念加持,不论何时、何事都要不迷不惑、信师信法。所以在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上都没有被带动。假经文一出现,我看了一遍,便对同修讲:这不是师尊讲的;有人来劝我圆满了不用修了等话,我说:那还是修炼人吗?有个学法小组有人天目开了,自心生魔,教大家一些言语动作,我马上念师尊的讲法制止这种乱法行为。

经常在炼功的时候落眼泪,我知道这是感恩和焦急的泪水。师尊给我们以最好的修炼环境,我却没有在如此神圣的环境中真正严肃正念对待。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有抵御一切假相和世间迷的一切的根基与悟性。我们大法弟子就是神在人中,内心装的是法,外在符合常人状态,整个人在功中、在法中。让我们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不为未来留下遗憾。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认识,知道自己还有许多的执着心没有去,为私的心很重,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