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坚修大法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现在红光满面,越活越年轻,与修炼前的我判若两人。那时我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严重的哮喘一发就必须输氧,中西药、偏方都没有效果,跑遍了各大医院也无法医治,只好回家。回家后也只能躺在小院里,不能進屋,否则就出不来气,随时可能窒息而死。正当我绝望之时,侄女来看我,眼泪直流。稍顿后说:“姑,我妈自从炼了法轮功,各种病都没有了,现在身体很好,你也试一下吧。”

求生的本能使我爽快的答应了,并很快请回了《转法轮》和一盒炼功带,我便开始炼功了。当佛展千手法(第一套功法)做第二遍时,我就感觉小腹部位有法轮转动,炼完后,我感到身体很舒服。接下来三天,我如饥似渴的读完了一遍《转法轮》,奇迹出现了,我气不紧了,躺着的我也能下地走动了,病没了,药也扔了,连给我看病的医生都惊叹的说:“简直不可思议”。

从那以后,十五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昔日的药罐子成了今天的健康人。每当想起这些,我望着师父的法像,泪水止不住的流。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最黑暗的日子里,我作为大法的受益者,怀着一颗对师父、对大法无限感恩的心,带着我五岁的孙子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美好、超常,要求还师父清白,结果被抓,送回后被关在当地的一个训练基地,后来当地派出所把我领回关了一晚才放回家。此后,当地六一零、警察经常来找麻烦、非法抄家。

九九年十二月份,我和当地同修再次到北京讲真相,被抓回后要求必须写不炼的保证,不写就拘留。面对社会和家庭的种种压力,加之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出来了,在邪恶写好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结果马上全身无力、气紧,我伤心的哭了,中共人员还没走出门,我立即说:“我刚才做错了,不算数,我坚决炼。”

一次去给同修送新经文的时候,被人诬告,派出所来人将我绑架、搜身,问经文是哪来的,我拒绝回答,他们就给我戴上手铐,又打又踢,电棍在身上乱电,用打火机烧脸,曝晒。有一个恶警说:“打死你都没人敢说,是江泽民说抓到炼法轮功的打死是自杀。”我马上背《洪吟》中的〈威德〉、〈大觉〉,心中默默求师父保护。任凭恶警怎么打,我也不痛,怕心也没了,结果恶警说:“把我累死了,你还没事一样。”

二零零三年,当地六一零来找我几次,要我签“转化”的保证,我坚决不签,我求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想到师父说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就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共产党不要好人,要贪官,要吃喝嫖赌、杀人放火的人。我既没有做坏事又没有违法,我决不配合。”结果他们说:“你在家炼,不准出去。”就灰溜溜的走了。我心中再次发出一念:你们说了不算,我的师父说了算。随着我学法的深入,正念的增强,时至今日,他们再没有来找过我。

十多年来,无论严寒酷暑,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从未间断,为了多救人,每天虽辛苦,但我很快乐。在日常生活中,遇到有病痛的人或问我身体为什么这么好时,我便会告诉他因为我炼法轮功。同时教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的影响下,先后有十多人走進大法修炼。

回顾十五年的风风雨雨,大法给我实在太多,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对师尊的深深敬意。由于文化有限,第一次投稿,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