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红祸(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接前文

恶报事例多

中共恶党无法无天,只讲政治,不讲道理,但天理昭昭,报应分明,所以那些逞凶一时的恶徒们,自然会受到了天理的严惩。请看该县恶徒们的报应下场:

刘增超,原沂水“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于零四年在县印刷厂对过人行道上行走,竟飞来横祸,被一辆汽车撞上,夫妻二人共赴黄泉。

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富官庄乡乡长任成臣、乡党委书记吕瑞军的妻子和儿子吕良同乘一辆车回家,到道托乡青山铺岭时与另一辆车迎面相撞,结果任成臣、吕瑞军的妻子和司机当场死亡;吕良被撞的眼球迸出。

蔡伟,沂水县城里街人,原在沂水镇镇政府工作的,于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晚十时三十分左右,在沂水县火化厂附近遭遇车祸身亡,年仅三十六岁。

孔祥义,沂水县“六一零”人员,极其仇恨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邪恶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零五年十月七日在去公园的路上在县广播站门前突发脑血管病,送医院抢救六天后死亡。

毛洪保,高庄镇所谓“综治办”副主任、“六一零”主任,该镇小朱家庄村人,上蹿下跳迫害法轮功学员,将该镇法轮功学员多人非法劳教,勒索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千八百元,白条都没写一张。零二年十月三日,镇长追问钱的下落,批评了他之后,他骑着摩托车走了。第二天镇长去他家叫他去上班,他妻子说到镇上去了,后经四处寻找,最后在山沟里找到了毛洪保的尸体,他已经喝农药自杀一天多了。

韩立波,男,三十多岁,沂水镇南关街道治保主任。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绑架本街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疯狂迫害,致使本街的法轮功学员高玉梅被迫害致死。韩立波撕毁、涂抹大法的标语等,给自己造下了很大的罪业。法轮功学员对他多次劝善一概不听。韩立波失去良知的恶行,被共产邪党控制着一步一步走向绝路,他于零六年六月服毒自杀。

吉长春,原姚店子镇吉家庄村书记,自愿当江氏帮凶,后得到报应,并殃及家人。在八月十五中秋,夫妻俩坐雇来的三轮车去女儿家处理家务纠纷时,与一车相撞,并排坐在车前排的夫妻俩,两人相邻的一条腿被撞断,而司机仅肩部受轻伤,吉长春受伤最重,腿粉碎性骨折,在沂水医院花了上万元。

原崔家峪镇恶党委组织委员牛司军(男,三十岁);沙沟镇于沟管区副书记徐新国;沂水县电业局局长梁之颜;高庄镇上峪村副书记张道芳;朱戈镇店子村村干部唐义成;沂水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武善会;朱戈镇人店子村人李文德等人皆已遭报死亡。

许多恶徒都得了绝症死去,有的正在遭受痛苦熬煎,生不如死。

而高桥镇综治办工作人员于长亮(男,时年二十七岁,未婚,四十里镇于家河村人,大学毕业)遭报死亡后,又“回来”警告同事们说的话语,更发人深省。请下载阅读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发表的文章:《发生在山东省沂水县高桥镇委“综治办”的一个真实故事》。

国际疑犯多

自二零零六年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在北美正式成立)对沂水县参与迫害的党官警匪帮凶共发布了多个追查通告,该县近百名恶徒已被“追查国际组织”列为疑犯追查对象:

张德志、黄秀军、张仕叶、王思科、张玉东、蔡成刚、王兆彩、邱春标、高振国、刘杰、李志刚、王飞、王磊、李锦丽、蒋树栋、袁中泉、刘柱平、魏文书、吴元平、杜纪富、程世波、高善迎、武刚、雷富东、窦玉潭、张波、石军、林淑正、杜纪芬、刘明、林兴富、武光昌、刘志智、李庆军、孙永胜、田相瑞、于富杰、何浩然、刘书峰、刘克俭、刘培让、刘晓、刘涛、刘焕德、刘贤军、周晓、夏同军、孙明永、孙峰、宋伟、宋克祥、宋成波、宋玉旺、张其国、张大农、张建平、李波、张志田、张文、张觉远、李东、李建平、李玉友、杜中波、杨振龙、杨树桐、林庆仁、武开鑫、段宝欣、王京文、王永太、王永斌、王道伦、王长龙、申恒春、祝钧乾、袁国强、袁焱、解富贵、赵德林、郝风雷、陈希龙、高春龙、黄传亭、黄宝辉等。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成立并发布公告:

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六一零办公室”以及直接实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谓医生等。正义之剑高悬,法网步步在收,参与迫害而不悔罪者终将面临正义法律的审判。

中共罪恶滔天

十多年来,沂水老城亲眼目睹了中共的血腥罪恶,见证了善良人承受的难以言表的冤屈凌辱,虽然现在老城被套上了现代文明的光环,但他的故事满城辛酸。以上仅是沂水县不法之徒罪恶点滴中的点滴,就凭这其中的点滴,就足以戳穿当局建立“和谐沂水”,“和谐社会”的无耻谎言。

是啊,中共恶党运用谎言暴力夺权建政,几十年来,又用谎言暴政殃民祸国,荼毒生灵,八千万中华同胞死于非命,原罪累累,积重难返,只好用经济腐败安抚党徒,收买人心以苟延残喘。

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汉奸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与万恶中共一道,挟持整个国家的暴力机构和一切社会资源对法轮功进行最惨烈、最恶毒、最流氓的灭绝迫害,使用上百种酷刑摧残致伤、残、疯无数善良民众,不计其数的民众被投进洗脑班、精神病院,非法劳教判刑数百万人,几百万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记录在册的已有3638人),造成大量人员失所失踪,制造了无数家庭悲剧,并且活体摘取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高额贩卖牟取暴利焚尸灭迹,其罪之大,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导致神州大地道德沦丧,法制溃退,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中共的罪恶被揭露出来后,立即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抨击,但狡诈的中共不但不悔过认罪,对外回应常用的话语是“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对内则大喊建立所谓的“和谐社会”,目的是掩盖真相,欺骗民众,粉饰太平,延续罪恶,并且将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运用加害社会正义民众。所以,中共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魔教怪胎永远不可能建立起和谐社会。

但是,中华民族走向社会和谐,不是没有希望,而前提应是必须立即解体万恶的中共,清除罪恶的党文化,使人人走出中共强加的恐怖心牢,摆脱被中共绑架的身牢,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和正统道德,才能实现民族觉醒与社会和谐。只要中共在神州大地还存在一天,社会绝无和谐之说,世界也没有安宁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