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舒娟三次遭劳教迫害 陷囹圄七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南昌舒娟女士,因修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九年二月间,先后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陷狱达七年之久,期间遭受了殴打、灌食、暴晒、剥夺睡眠等种种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舒娟'
舒娟

二零零九年初,她又被恶警绑架、非法批劳教两年,后因体检不合格,恶警才作罢。以下是舒娟遭迫害经历。

舒娟,女,现年六十四岁,江西南昌八一开关厂的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魔头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时间造谣、诬蔑铺天盖地。受益于法轮大法的舒娟,在九九年底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为此被绑架,并被洪都公安分局非法罚款约五千元左右,她女儿依法探视她,也被罚交押金两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四日,舒娟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的城南)非法劳教两年。进去的第一天,舒娟抵制恶警大队长邱作敏侮辱人格的搜身,即被邱作敏喝斥及扇耳光。三月十七日,舒娟入所的第三天,省女子劳教所精心策划,在全所召开诽谤法轮大法的大会。舒娟为制止这种对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的侮辱、造假,在会场上高声背诵李洪志师父的《洪吟》,被恶警邓俭科长揪住头发,一顿拳打脚踢;她的双手被反扭在背后,她的头被狠命向下按压,随后双手被铐一整天,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零年底,恶警周茜琴用手指着舒娟的脸骂道:“就是要限制你的各种自由。”并重抽舒娟两个耳光。

二零零二年三月,舒娟被转移到位于江西省新建县郊区的南昌市劳教所迫害。为抵制劳教所的强制“转化”迫害,舒娟绝食八天;在她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劳教所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邱阳,指使他人将舒娟绑在椅子脚上,双手固定铐在椅子的扶手上,强制灌食。

二零零二年底的冬季,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劳教所中队长陈文唆使劳教人员将水浇到舒娟的床上,并且将她的衣服扔在地上用脚踩踏,人格也受到侮辱。

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所有“包夹(主要是吸毒犯)都会强迫法轮功学员为其完成奴工产品定额。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清晨,包夹的吸毒犯熊某,因舒娟拒绝为其完成奴工产品,竟魔性大发,揪住舒娟头发,将舒娟的脑袋狠命往地上甩撞,舒娟当场被撞击掉三颗门牙,满嘴鲜血,然后用被子紧裹舒娟的头部,对着她的头部拳打脚踢,疯狂施暴达半小时之久。舒娟被暴打的整张脸严重肿胀变形,眼部青紫充血,脑袋晕眩、剧痛。熊某并命令另一个“包夹”人员不准声张。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新调来的恶警教导员罗凤香,指使三个凶残的吸毒犯人强迫舒娟在盛夏四十度高温暴晒下“走队列”,并称如不服从,就毒打她。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为了对舒娟进行所谓攻坚 “转化”,在恶警教导员罗凤香的操控下,将暴戾凶残的吸毒犯、女魔余丽香(劳教所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她殴打、折磨过)调来做舒娟的“包夹”人员。在两个多月,六十多天的时间里,恶人余丽香不准舒娟睡觉,只能坐小板凳;不分白天黑夜,每天破口大骂十多个小时,不堪入耳的下流谩骂声几乎整幢劳教所都听的见。这种身体上、精神上的长期高压迫害,导致舒娟血压高达200mmhg,连警医都说,再不停止,就会出现脑血管爆裂的严重危险。

二零零七年夏季,恶警周茜琴强迫舒娟等法轮功学员练所谓太极气功,威胁如不服从,就延长劳教期限,企图用这种阴险的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离开大法修炼。

二零零八年初,有上级部门到劳教所检查,劳教所将舒娟等法轮功学员强制关押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害怕她们揭发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关真相。

在舒娟老人经受的七年多时间的迫害期间,她的独生女儿迫于生计,独自在外打工;她的老伴——一个善良本份、老实厚道的普通工人,为了探视老伴,长年骑着自行车奔波于劳教所与家之间,漫漫路上,他变的满头白发,满脸憔悴,满心沧桑……这些都见证着中共恶党泯灭人性,残酷恶毒的真实面目。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