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党文化的误导 重归真善忍的正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攀钢集团冶建公司工会今年五十三岁的吴敏,二十年浸泡在邪党假、大、空的宣传中,思想变异,身体疲惫;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遭开除公职、酷刑折磨,被诬判五年徒刑,在监狱被强制洗脑再度迷失,五脏六腑都出了问题。二零一一年元月,她望着处于生命危险的母亲,忽然想起自己过去修炼法轮大法时的美好,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疾病全消,母亲的身体也好转了。

一、党文化误导下的人生

吴敏一九六六年上小学时,正值“文革”,所学语文课本全是政治口号和毛泽东所谓“语录”,所接触的课外书籍也都是些中共强制的政治性的东西。原本她父亲买过一些古典书籍,父亲一九三一年出生,读了几年私塾,学的是孔子、孟子这一类的民族传统文化。这类书籍在“文革”期间被视为封建迷信,她母亲因家庭成份被中共邪党划为“地主”,害怕被抄家,把父亲那几箱书都烧了。她中学时期遇上恶党批判“五分加绵羊”,倡导交白卷的工农兵大学生;停课闹革命;高中时期搞批林批孔运动,被灌输的全都是无神论思想和斗争哲学,使人们的思想狭隘偏执,什么都不信,在无知中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在吴敏二十六岁那年,因工作需要,被单位领导劝说入党后,随着参加中共邪党政治学习、组织活动的增多,思想被邪党改造成了:邪党让怎么说就怎么说,邪党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党至高无上,党性至高无上,党的利益至高无上,否则,所做的工作都不会被认可。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一切顺应邪党需要的工作方式。

她在企业党务部门和政工系统工作了二十年,浸泡在假、大、空的舆论造作氛围中,形成了许多变异的思想观念和邪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明知是假,也无可奈何的、麻木的附和着走过场,习惯于用邪党的说法作为衡量对与错的标准,同时也养成了很多不好的职业性格,增强了追名逐利、好慕虚荣、急于求成、自以为是等等坏习气。这套东西在她的工作、家庭生活、与人相处中,自觉不自觉的表现出来,话一出口就是邪党文化腔调,就象戴着一付假面具一样,连自己都觉得不好、不自然,但又如影随形似的摆脱不掉,内心非常不喜欢这样的部门和工作,所以经常不想上班,老请假。想过改行,因种种原因而没改。也想过要改变自己,但很难!难在世道衰败中没有正确的标准,不知道怎么办。

在邪党文化的熏陶下,吴敏成了一个没有正常人思维的人,变异的观念害人害己,例如,八八年儿子出生,当时企业有政策允许休1-6年哺乳假。如果休哺乳假,她和丈夫算了算账,俩人的工资合起来也就一百多元,只够糊口,另一个是她担心休假长了思想会跟不上形势,所以休完72天产假就上班去了,把孩子送幼儿园,结果是孩子、工作两头都没兼顾好,孩子多病,自己也无法正常上班,弄得疲惫不堪。还有就是对孩子要求过高,一味的追求孩子将来能考上好学校、有个好工作、比自己强,而不顾孩子的想法和愿望。儿子十一岁考入市第三高级中学外国语学校,这是许多学生、家长梦寐以求的,儿子入学一段时间后,想转到离家较近的一所中学读书,她也不问问儿子的想法,就一口回绝孩子的要求,只希望孩子在那所学校读书为将来考个好学校打基础,家长也有面子。

二、修大法 身心得净化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名法轮功学员向吴敏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她听着听着不自觉的就落泪,冥冥之中似乎生命一直在追寻着走向何方的问题浮现出来,面对世间乱象,不知所措;人生迷茫,没有目标;疾病缠绕,痛苦不堪,一起涌上心头。“法轮功好,我也炼吧”!她就这么一想的时候,一下子就感到有一种轻松,这天晚上她虽然比平时晚睡两个多小时,但早晨起床却很清醒,不象以前会头晕犯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前,在她没喝水的情况下,解了三、四次小便,而且量都很大,这种情况与平时完全不一样,心里只觉得奇怪,不知是什么原因,唯一的感受就是身体变得轻松,不象以往那样发沉。后来她读了《转法轮》才知道。

是啊,她只是动了一个善念,大法的师父就开始给她净化身心了。因为她十四岁那年曾患肾盂性肾炎、心动过速和失眠、健忘症,师父在帮她清理身体呢。她学法炼功不久,折磨她二十多年的失眠、健忘、心脏神经官能症不翼而飞;颈椎骨质增生,慢性鼻炎、咽炎、肠胃炎、神经性皮炎、风湿性腰腿痛等多种疾病神奇般的消失了,土灰色的脸红润起来,以前无论做什么总觉的累,对人生失去了希望,曾经两次想到过死,但却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学法炼功后她完全变了一人,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和踏实令她无比激动,工作效率提高,家务活全包了。这是正信的力量在吴敏身上的体现。

从法轮大法中所讲的做好人的道理、失与得的关系、精神与物质的关系等等论述,吴敏明白了生命的真正目的在于返本归真,狭隘的思想豁然开朗。她按照自己所能理解到的“真、善、忍”法理修炼心性,学做好人,在社会上、在单位里、在家庭中,遇事不争,宽容待人,淡泊名利,不计得失、肯于付出,乐观豁达。她真实的体会到了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真好,不负苍天、不负于人,心安理得,心里踏实。修炼法轮大法让她感受到了内心越来越宽广。她想到李洪志师父说的炼功人在任何环境中都得是一个好人,她就把以前从单位拿回家的打印纸又拿回了单位。冶建工会有个仓库,仓库的东西堆放的很乱,工会主席说了几次叫大家把仓库整理一下,也没人动手,于是她独自一人默默的把仓库归整了也不声张。要是在以前,她是个好张扬的人,而且脾气急躁,还曾与上访者争吵过。学法炼功后,周围的领导和同事都看到了她的变化,有同事主动向她借《转法轮》,同事看过之后认为这是一本好书。

在大法修炼中她找回了迷失的自我。当她发现只要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在矛盾中找自己的不是、为别人着想的时候,不好的思想、不好的心去掉的时候,那得到的是神清气爽,“生慧增力”(《法轮大法大圆满法》),身心轻安。这是人性在复苏,是生命走在返本归真的途中,她体悟到生命的可贵和佛法的奥妙,深深感叹与法轮大法相见恨晚!

当她还需要更深入的理解大法时,当她还不能把握真正的修炼时,中共邪党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九九年“七.二零”掀起了造谣抹黑法轮功的迫害,来自社会、单位、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对于一个接触大法只有半年多时间、对法轮大法的法理还没有深入认识的吴敏来说,巨大的压力使她好像经历着一场“文化大革命”,因此,有的时候她不知所措,想通过退党来躲避这场迫害,而没想到这场迫害实质比“文化大革命”来的还要邪恶、荒唐无数倍,无所不在,无处不及。

在种种不公的待遇面前,她都能泰然处之;丈夫害怕受影响,几次用拳头阻止她炼功,甚至为此而几次提出离婚,她都无怨无恨的忍受着,办公室主任说她修成了一个忍者。

三、讲真话遭迫害

为了给法轮功澄清事实真相,吴敏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道德提升的事实向国家领导人反映一下。她利用休假时间分别于九九年十一月和二零零零年三月两次进京上访。第二次上访途中,火车快到郑州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告发,乘警把她和同修杨成英绑架到郑州火车站乘警值班室的铁笼里关了一宿,不让她俩睡觉。第二天她俩又被非法关押到郑州铁路第二看守所,遭受了非人的待遇:不准带牙刷进监室;不给吃饱饭,每顿每人只给一个拳头大小的馒头和一碗面糊汤;监室里只有一个水龙头在便池的上方,距离便池很近,洗碗时得把饭碗放入便池里才能接到水。吴敏还被恶警用手铐铐在地铺上整整两个白天,关押十一天之后又被原单位保卫处绑架到攀枝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她去同修王秀英家串门,刚要走进王秀英家时,迎面出来一帮攀枝花市610的恶警:张处长、邱天明、秦刚、漆丽等人,他们抄了王秀英的家。其中一个恶警问吴敏:“你是不是法轮功?”她回答“是”。他们就把吴敏和王秀英一起绑架到攀钢集团公司攀矿公安分局,对吴敏审讯了三个多小时才放回家。他们把王秀英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然后又绑架到四川楠木寺非法劳教;二零零六年,王秀英再次被非法诬判八年徒刑,至今仍然关押在成都龙泉驿监狱。

第二天上班,吴敏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这么大一件事情,应该向单位讲真话,她便主动向冶建公司机关党委赵兴华书记汇报了昨晚发生的事,以及十一月进京上访的事。当她抱着对中共邪党心存信任时,当她仍用中共邪党《党章》中的党员“对党忠诚”、“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来要求自己时,当她真诚的向基层党组织阐明坚持信仰时,中共邪党却可以不按现行规定,随心所欲地处置敢于讲真话的人。讲真话被处分,这是中共邪党一直以来就以党性压倒一切,用党性泯灭人性的一贯做法。

自此,在中共邪党操控下的地方610、企业党政、街办、居委会对她进行了种种迫害:

一是不准吴敏请假,不准外出,要她写书面保证不再上访,但她不写。

二是监视居住。

三是监听电话。

四是攀枝花市610恶警邹勇军等人跟踪吴敏的行踪(这是她被绑架时邹勇军自己所说)。

五是她根据《党章》中“退党自由”的规定,于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提出书面退党申请,邪党冶建公司机关党委不准她退党,给予党员除名的处分。

六是层层施加压力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冶建公司党委、工会、组织部、监察室(纪委)负责人,攀钢集团公司工会副职领导,轮番找她谈话。其中攀钢集团公司工会杨副主席在对她谈话后,四处造谣,诬蔑法轮功,炼法轮功的人想活几千岁等等;冶建公司监察室(纪委)负责人王志威胁吴敏说:到了我们找你谈话的时候,那就是要处理你了,你当初要入党,现在为什么要退党?冶建公司工会副主席易经泉威逼吴敏放弃信仰,并向邪党组织写她的黑材料,给吴敏罗织了“思想灰色”、“拒不执行党的决定”等等多项莫须有的罪名,也就是这个副主席从“七二零”迫害一开始,就威胁吴敏交书,他说如果不交的话就抄家,吴敏当众拒绝,因而他发泄私愤,极力打击报复。

七是行政处分。轮番谈话后,当吴敏仍然表示坚修大法时,冶建公司党政就撤销她的中级职称聘任资格、调离女工主任岗位和所兼任的出纳岗位,降低400余元工资。
八是无理开除。

四、被酷刑折磨、非法判刑

吴敏和母亲韦瑛及妹妹吴汉萍因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发送真相传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攀枝花市610张处长、邱天明、秦刚、漆丽、邹勇军等恶警纠集冶建公司保卫处、攀矿公安分局、攀矿选钛厂保卫科、攀枝花市炳草岗派出所、攀枝花公路建设公司保卫科等三十几个恶警,分头绑架了吴敏和吴汉萍,当晚又分头抄了吴敏、吴汉萍、韦瑛的家和吴敏的办公室,抢劫了她们的大法书籍、炼功磁带、法轮功徽章等私人财物,并把帮助吴汉萍照顾女儿的弟弟吴迪也绑架、扣押了二十多个小时。

当晚攀枝花市610恶警把吴敏和吴汉萍吊铐在市610办公室窗户的铁栏杆上一整夜不让睡觉,第二天又把她俩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一周后,攀枝花市610恶警为避人耳目,把吴敏外调到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刑讯逼供。恶警秦刚一上来就踢吴敏的腿,逼迫她蹲马步,把她双手背铐起来,使她痛晕倒在地上。盐边县一名老年恶警恶狠狠的威胁吴敏说:法轮功说警察给你们灌辣椒水,我今天就要给你灌辣椒水看看。攀枝花市610张处长、邱天明、秦刚、漆丽、邹勇军等六、七名恶警轮番审讯,晚上不让她睡觉,强迫她戴上耳机听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法制宣传。

几个月后,吴敏又被转回攀枝花看守所。她多次申斥无罪释放,市610恶警不予理睬。她要维护公民的信仰自由权、言论自由权、人身自由权,看守所恶警许倩就体罚她和毛林芳、侯勤英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做200个下蹲动作,他们做了几个之后就拒绝不做了。恶警安排在押人员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准她们炼功。恶警曾小敏给吴敏戴19公斤、38公斤的脚链各一周;睡死刑床,四肢绑在床上12天;让她戴着19公斤脚链围着看守所的院子转圈;用脚猛踢腿弯处。一男恶警打吴敏耳光。

二零零二年初,攀枝花市东区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诬判吴敏五年徒刑。吴敏不服,上诉中院,中院维持原判。

五、监狱强制洗脑,把好人变坏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吴敏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毛林芳、黄世荣被绑架到四川省简阳市养马河镇省女子监狱迫害,被强迫洗脑、奴役劳动,每天干活十五小时,有时赶活连续三天两夜不准睡觉。恶警用尽各种邪恶的手段迫使大法修炼者放弃信仰。不“转化”者被关小监、吊铐、用绳子捆绑、用封口胶封嘴、罚站、包夹、通宵不准睡觉、开批斗会、强迫看诬蔑大法的书刊和电视片。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省女子监狱办了一个强迫洗脑班,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一方面利用刑事罪犯二十四小时包夹大法修炼者,无论吃饭、睡觉、干活、上厕所等等一切行动都在包夹人员的跟踪和监视中,在不放弃信仰者被罚长时间跑步,就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同样不放过;另一方面则用中共邪教的歪理强迫洗脑。在高压迫害下,吴敏的头脑被搞糊涂了,思维方式又被强拉到邪党文化上了,误以为不听从中共的就是错的,就是违法的,从而神智不清的写下了“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写了《一封公开道歉信》,联系了四个同一地区的被“转化”者签名,寄回《攀枝花日报》社,并刊登在《攀枝花日报》上,混淆了是非,毒害了世人;理智不清的帮助恶警去转化同修,参加狱方批判法轮大法的活动并写稿、发言。

吴敏被强迫洗脑后,助桀为虐而不自知,人性恶的一面被放大和加强了。邪党就是这样毀灭着人性、利用着人在害人。就这样,吴敏经常通宵失眠,一夜之间白了头,身体状况开始走下坡路。

六、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迫害

吴敏的家人在单位、在学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和迫害。吴敏的二弟弟喜欢唱歌,曾参加单位的歌手赛获过奖,以后,单位不再让他参加文艺活动了。

吴敏儿子在攀枝花市第三高级中学外国语学校期间,正是中共邪党全面利用电视、广播等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进行恶毒的诽谤、造谣、抹黑的高峰时期,学校要求每个班级组织收看晚间7:00的央视新闻联播。中共邪党伪造天安门自焚假案等一系列的栽赃、诬陷报导,挑起民众仇恨法轮功,她的家人也同世人一样被中共的谎言所蒙骗。吴敏被市610恶警绑架、关押以后,她的儿子猜想自己的妈妈可能出什么事了,孩子悲愤交加、精神压抑,加上老师、同学和世人的歧视,一时间乌云压顶,让他们父子俩抬不起头来。年仅十二岁的儿子整夜以泪洗面,无法入睡,白天上课精神恍惚,听不进老师讲课,在班里原本中上的成绩直线下降至倒数一、二名。孩子的父亲无奈,领着儿子去看心理医生。至今,她儿子就象落下一种病似的,一听到法轮功的事情就恐惧不安。

吴敏被强迫“转化”之后,没有了正信和正念,在狱中无可奈何的与丈夫离了婚。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在高压迫害中破碎了。

七、从新修炼大法获新生

二零零五年五月,吴敏出狱后无家可归,借住在母亲家里。为求生存,她到私企打工,由于身体上的老毛病又犯了,记忆力极度衰退,五脏六腑都出了问题,下肢浮肿,经常在睡着的时候被上不来气憋醒,工作起来常常是力不从心,不到五十岁的时候就干不了工作了。

好不容易熬到五十岁到社保局办理退休,而攀枝花市社保局不给计算她自一九七七年至一九九一年的工龄,只从一九九二年开始缴纳养老保险时段计算工龄,除去冤狱五年,她应有二十五年的工龄,只拿到八百元养老金。每月八百元,看病是看不起的了。没有了正信和正念的吴敏,渐渐的又陷入一种迷茫当中。为了寻求解脱,她进入佛教,日日拜佛、诵经,但身体还是每况愈下,连照顾老母亲的生活都感到吃力。

二零一一年元月,八十岁的母亲住院,她望着处于生命危险的母亲,忽然想起自己过去修炼法轮大法时的美好,还是修大法好。于是吴敏找来大法书籍,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李洪志师父不计弟子之过,只要人想修,师父就无条件的帮助。她和母亲又找回了当初修大法的感觉,吴敏疾病全消,她母亲的身体也好转了。

李洪志师父再一次救了她们母女的命。脱胎换骨的新生感,让吴敏和她母亲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