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是我们当主角的时候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二零零六年,沈阳苏家屯血腥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之后,至今已有六、七个年头了,除了“珍妮”作为证人指正之后,二零零九年又有一名军人站到正义的一边揭露这一黑幕。海外大法弟子抓住这一机缘,在世界各地曝光,各国政要和媒体在明白真相之后站出来抨击中共邪党。海外大法弟子利用这件事情大范围曝光邪恶、讲真相的同时救度了大量的众生。

然而在整个这一事件的发生过程中,作为主体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却没有跟上正法進程,没有起到主体的作用。早在几年前,这一恶性事件曝光时就有人坦言:全国各地象这样的集中营有几十个。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此类事情的揭露和调查取证没有進展而且还在邪恶的发生着?作为大法主体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从个人修炼和整体配合的角度如何思考这一问题就成为关键。下面是个人的一点认识,旨在抛砖引玉,以引起同修的共鸣。

一、思维上没有重视,认为这样的事情距离自己太遥远

这是大多数同修的观念,认为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这是那些有这类线索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在修炼的路上哪有偶然的事情,何况这样一件关系到正法進程、众生得救及被迫害同修安危的大事呢?对邪恶的漠视就是纵容迫害的发生,扪心自问,我们的一念是为私的、保护自己的,还是符合正法進程的要求的?如果说从开始听说这件事我们就没有怀疑、指责、保护自己,而是站在法的基点上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圆容、去配合、去证实,事情就不会这么多年了还在邪恶的发生着。这里无意指责,而是一种思维的再认识和总结。我们应该清醒了。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就告诉我们:“无论是师父的愿望还是旧势力的左右,不就是以最后大法弟子的炼成、邪恶解体为目地的吗?这一切能是无序的吗?只是不叫坏人看出是有序。”那么既然是师父和旧势力都以解体这件事情为最终目地,我们还等什么?是我们当主角的时候了。

还有一种思维,有的大陆同修认为这件事情没有被揭露出来也是法的需要,有的海外同修认为这是媒体的“专利”、“我”的项目。其实天象变化下面是需要人去动的,那么我们大法弟子主动的去做这样的事是不是也是天象变化的一种表现呢?大法弟子的修炼提高也是第一重要的。

二、依赖美国政府

去年三月,王立军事件之后,媒体曝光了周薄政变和活体摘取,因此不少同修认为正法進程快结束了,在对待美国政府如何对待所谓的证据时,一部份同修害怕这一事件很快发生,正法進程马上终止之后,自己的修炼也就结束了,失去了万古机缘再建威德的机会。另有一部份同修期待美国政府主持正义,将这一事件曝光于天下,解体中共邪党,尽快结束这一漫长的苦难时期。显然这两种思维都是不正确的,是站在为私的一面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而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尽自己所能证实大法,无论以前有没有做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证实大法,利用自己所学技能、所处环境、职业、家庭和社会关系等一切资源寻找揭露这一事件的切入点,主导这一事件的发展才是师父所要的。因为我们是主角。

三、依赖海外同修

大部份同修认为,做这样的事情要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发言,需要各国政要的呼吁,与我们无关,也帮不上忙。其实大法弟子是整体,海外同修有海外同修的做法和责任,而身在大陆的大法弟子,我们更接近邪恶的黑窝,也许参与的恶人就在我们的身边,只是我们不知道,或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认识上来了,师父就会给我们开启智慧,因为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一切都是为法而安排的。作为法中的一粒子,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精進要旨》〈道法〉)发出强大的一念,师父的法身就会为我们安排,正神也会将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

四、对中共邪党抱有幻想

这也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交流中,我们发现有同修有这样的认识,认为从二零零六年开始揭露这一事件,中共邪党有所收敛,或认为其即使有活体摘取的事情发生也不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的,十多年来,明慧每天都有对各劳教所、监狱等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進行曝光,迫害却还在邪恶的发生着。某些地区迫害却更加严重,有些恶警甚至叫嚣,“我就不怕曝光”,“你可以去告我”,“你去中央告,去联合国告我”等等。当然不知后果并不等于后果就不存在了,不承认因果报应并不等于报应就不落在头上了。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曝光邪恶,曝光邪恶本身就起到很大的清除邪恶的作用,但是,如果有些事情只停留在曝光上,邪党是不在乎的,因为它最会钻空子和掩盖。尤其关于器官活摘这样的事情,十多年来,我们仅仅是停留在从外边呼吁一下,缺乏直接的证据,那么对于邪恶的流氓党来说继续進行这样肮脏的活动也就不足为奇。退一步讲,如果真的邪党不敢从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活体摘取的而从其他被邪党迫害的众生中摘取,我们也不能坐视众生的被毁灭和邪恶的疯狂。
 
五、对调查、揭露这一事件有畏难情绪

不少同修认为参与揭露这样的事情其危险性不亚于电视插播,要绝对注意安全。当然,注意安全是必要的,但事情还没有做就先下这样一个定义,是不是事先给自己下了一个框框,用人的观念阻碍了正法的進程,也给大法弟子证实法带来了障碍。有这样一个事例:在做电视插播之前刘成军曾说过:“这可是要掉脑袋的”,最后刘成军被迫害致死。当然我们不知道这些大法弟子在历史上和旧势力有怎样的约定,可是今生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观念是不是它就不会钻这样的空子。我们不排除还有其它的因素,也许当时的环境、自身的因素还有更为复杂的原因,但是今天不同了,正法進程突飞猛進,邪恶已是朝不保夕,先前的同修们走过的路,是不是给与我们诸多的思考机会,我们也应该在法上提高了,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一切都是为法而造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