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劳教所和监狱的奴工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

  • 绥化劳教所把屎尿牙签销到国际市场

  • 在江西九江劳教所被逼迫做奴工的经历

  • 在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做奴工的经历

  • 吉林监狱是一个奴役在押人员的黑工厂

  • 绥化劳教所把屎尿牙签销到国际市场

    〖黑龙江来稿〗我是二零零七年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左右的一天,我们法轮功学员与一些被关押的普通人员被迫挑选、分等、包装了一批被屎尿浸泡过的牙签。在这批已经风干了的牙签中,夹杂着粪便和脏卫生纸,所有干活的人被这种臭气、骚气熏的喘不过气来,也没有口罩、手套等劳动保护品,八十多人干了近半个月才挑选完,年轻人手快的每天能挑二十多盒,一般人能挑十多盒不等(每盒二公斤左右)。

    根据劳教人员和狱警透露,这批牙签是二零零六年从厂家运进劳教所的,直接堆放在二楼生产车间的地板上,而三楼和四楼是关押劳教人员的牢房,大约有三百至四百人,晚上收工后二楼车间的厕所下水道被堵,谁都不知道,三楼和四楼几百人一宿的大、小便和污水全部聚积在二楼车间中。由于二楼车间封闭的比较严,污水流不出去,到第二天开门时门都推不开了,污水有一米多深。那些被污水浸泡的几吨牙签都被移到另外的房子中,放到二零零七年风干后,再叫我们挑选和包装。

    我听狱警副大队长刘伟和生产商议论说,这批牙签是经过大连港出口到国际社会,牙签的浸泡过程是普通劳教王辉和侯士臣告诉我的,希望知道详情的同修把事情的详细过程全部曝光出去。

    被迫挑选牙签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赵得志、刘华、廉涛、冷传玉、董向辉、白玉福、葛振明等。

    挑选牙签的部份普教:侯士臣、张凤武、王辉、林治国、韩福江、王伟、王树山、高云、王建民、刘庆余、谢福志、李万龙等等。

    逼迫我们挑选牙签的狱警:大队长郑某、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龙奎斌、中队长廉兴、中队长李成春,还有李喜春、田之政、石剑、李洪江等。


    在江西九江劳教所被逼迫做奴工的经历

    〖江西都昌来稿〗我是江西省都昌县法轮功学员,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九江市劳教所(马家垅劳教所),被迫做过奴工产品。我们每天要做十四个小时以上的高强度苦役,劳教所规定的每天产品数量总是在加码,法轮功学员除了要完成大队的劳动量之外,还要帮助完成 “包夹”强加的劳动量,完不成就会遭到打骂和不让睡觉,恶警、恶犯们还在精神和肉体上双重折磨法轮功学员。每逢节假日都要加班、加点,过大年那天都得在简陋的车间里做苦工。

    当时,九江市劳教所里的女子大队主要做的奴工产品有名牌产品“天堂”伞;男子大队先后做过出口海外的圣诞节彩灯、石英钟机芯。法轮功学员每天做彩灯灯泡至少600个以上,手指都插烂了:安装石英钟机芯,每天也不得少于900只,有时定额超过1000只,完不成任务就别想睡觉,超负荷劳役能使人变疯。特别是对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恶犯更是变本加厉的迫害。

    想到圣诞节彩灯行销在世界各地,其中无不浸透着法轮功学员在暗无天日的环境下被奴役的血泪、辛酸。“天堂”伞出口到海外,却凝聚着人间地狱里的大法弟子的血汗。石英钟产品销往世界各地,其机芯里包裹着大法弟子的多少冤情。当时劳教所里流传着这样的话:我们在为中共做伞(散),中共要散架啦,为中共做钟(终),为它送终吧。


    在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做奴工的经历

    〖大陆来稿〗在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北京有六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这些学员大部份是五、六十岁的人,有的快七十岁了。但不管她们年龄多大,身体多弱,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狱警都逼她们必须出工干活——做奴工产品,每天早出晚归,产品催的紧了,还得加班。每天每人工作都有定额,完不成要扣分,分数不够就不能减刑期。

    我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时,做过的主要奴工产品有以下几种:

    1、给山西杏花村汾酒厂做包装盒。都是硬纸壳的,需要用高强力胶黏合,温度不能太低,空气不能太干燥,所以不能开窗户。这种胶的毒性很大,人就像泡在闷罐里干活。

    2、每逢圣诞节前,要赶制出口的圣诞树灯泡,要将两根极细的铜丝穿进灯泡蒂托的小孔里,累得头晕眼花,老年人都完不成定额。灯泡都是涂了彩漆的,有毒性。

    3、年底突击给银行折对联(工行、建行送客户用)每箱都很重,得三、四个人抬一箱,人累的腰酸腿疼,几天缓不过来劲。

    4、还折过一种纸袋,要用强力胶。

    5、做过一种电子插件,需要用镊子的。很费眼睛。

    总之,所有的活都是社会上没人愿意干的,或得出高价的,都是有毒、最伤身体的活。监控警察经常都戴着防毒面具。人在那种环境里干活,经常头晕、恶心,甚至休克。反应实在厉害了,狱警能同意,才可到外面换换气,回来还得接着干。而且不管干了多少活,劳教人员没有一分钱回报,据说,一部份上缴,一部份给警察发奖金了。


    吉林监狱是一个奴役在押人员的黑工厂

    〖吉林来稿〗吉林监狱是省级监狱,共有十一个监区,每个监区关押几百人,整个监狱最多时关押三、四千人,他们都是被狱警强迫奴役、创造金钱与价值的奴工,每天早六点起床,七点出监干活,一直干到晚七点收工。整个监狱就是一个黑工厂。

    吉林监狱迫害奴工的情况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二大队两个大车间做服装,这两个车间的四五百人就生活中到处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做棉服时空气中灰尘到处漂浮。三大队是做塑钢窗的车间;四大队做家具,鱼缸等;五大队是焊车间,焊公路设备等。六大队是焊电子元件;七大队做机械加工(车工、机械工种),钳工,铣工;八大队与五大队一样;九大队养猪(自吃),机电维修,水暖等;十大队是伙房,教育科,印报等。十一大队是老残大队,里面关押的很多人都是肺结核等传染病,他们也被监狱支配让干糊口袋等活,而这些传染病犯人糊的都是装食品、干果的纸袋。

    吉林监狱为了赚钱,既不顾被关押人员的死活,也不顾外面的消费者健康、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