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神奇显 整体配合威力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近一段时间,我地出现了三次比较严重的不同形式的对同修的迫害。但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下和同修们坚定正念、无私的整体配合下,最终都化险为夷。同修们在被迫害中的正念正行,对我地同修们的个人修炼及对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起到了巨大作用。

第一件事: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同修L准备在五月十日参加外甥的婚礼,前一天晚上九点多,L的外甥特意开车去超市买了一瓶染发剂(黑色的),想让同修染下头发看起来更年轻。起初同修怕麻烦、认为也没必要,就推辞说“不染”并加了个理由说“我染这个会过敏或感染。”(因为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最终碍于情面觉得染就染吧。(在没染之前,同修L头皮上被树枝刚刚划过一道伤痕)染完后的第七天,同修的脸和脖子肿了起来,头皮和脸奇痒难忍,又过了两天脸上直淌黄水,并且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线,看人看东西模糊不清,脸都紫的发黑了,整个头肿的像个大圆盘,脖子肿的快要和头一样粗了,头皮、脸、脖子一起往下流黄水,样子十分吓人。邻居们发现后说:一定是染发剂中毒,赶快去医院吧,否则有生命危险!此时该同修已悟到是自己事前由于念不正和没有放下人情而导致邪恶钻空子,受到了迫害。但是由于后天形成的观念和性格造成L并没有主动清除邪恶,也没有找同修帮忙,只是心中认为有师在、有法在没事,不想麻烦同修,自己慢慢来也行。这也让邪恶钻了空子。在此期间,L的外甥女直接就把医生找来去了她家给她治疗,经过常人的劝说和自己的又一次碍于情面,虽然不情愿还是打了两针。没想到过了两天更加严重!这时恰好有位同修去她家,看到L的情况就给镇上一位同修打了电话,镇上同修交流后当晚就去了六人组织到她家在法上交流并集体针对迫害同修的邪恶发正念。加上当地共十几名同修从晚上九点一直发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每次发半小时以上,每个整点都发。每发完一次正念,同修L都真切的感到那种不好的物质不断的减少,同时耳朵还听到有东西飞走的响声,那可能就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在垂死挣扎时发出的声音。大家都感到周围的能量场很强。当晚发完正念后,该同修就感到脸上、身上轻松了许多,眼睛也能看清楚了。

第二天当地同修几乎不间断的发了一天的正念。第三天镇上同修去看望她时,她的脸已明显小了很多,只有两处还在少量的淌水。六、七天后就完全恢复了正常。邻居们见她好的这么快问怎么治的,她就讲了以上的过程,邻居们都说“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在上述事件发生后的几天,便发生了第二件事:

为了庆祝师父洪法二十周年,我们本地同修准备進行两项活动,一是在大法日当天晚上举行一次大型庆祝活动;二是在大法日之前,在全镇及周边地区统一时间大面积的做一次证实法、讲真相的活动。几个同修协调后已晚上六点多了,时间紧,必须马上把条幅和不干胶及时送到各村屯学法小组。同修Z负责三个较远的村子,等到她送到最后一个村时已晚上九点多钟了,正好当地同修在集体学法,其中一位同修见到Z说“今天见到你咋特别激动啊?”Z说“一定是你神的一面知道我是来干啥的才这么激动”。他们听完Z的来意后,都高兴的说“行!做!”

北方五月,正是农忙时节,当晚Z同修安排好后第二天一大早就骑电瓶车返回。刚一出村不远,有一段下坡路加之车速较快,而且路面中间不平,Z同修本想靠路边走,没想到却一头栽到路旁沟里,她猛然爬起来就喊“师父救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此时,Z同修脸上全是土,鼻子和嘴都摔出了血,最严重的是右肩骨头支起很高,几乎和脖子靠在一起了,头也抬不起来,肩膀和胳膊一动也不敢动,就连五个手指头都僵硬了。这时正好有拉水种地的农民路过把同修的车子从沟里拽出来,把车零件捡起来,有的给安上,一看摔成这样说:“赶紧给你家人打电话来车把你拉回去”。当时Z同修求师父“我的手只要能搭上车把儿就行,就能骑回家”。同修使尽全身力气,手终于搭上车子,轻轻一转,车子启动了。同修一路上只想师父的法,有不好的念头立马排除,并且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Z同修就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那时离家还有四十多里路,到家还需经过五个村屯,而且一路上到处都是拉水种地的四轮车,同修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让所有的车都给我让路,都统统躲开我,不然我一旦停车或下来车就上不去了”,同修的手指、胳膊都钻心的痛。一路上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无论走到哪,那拉水的车都主动给让路,有的在对面还很远时就拐弯走别的路了,好像有人安排的一样。就这样顺利的到家了。可是车都下不来了。这时丈夫同修看到Z同修满脸是土,嘴和鼻子都晒干的血块和她疼痛难忍的样子,迅速接过车子,Z同修说“马上给W、M两同修打电话,来咱家帮我发正念!”当丈夫同修给W打电话时,M同修恰好在W同修家,俩人很快就来了,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啊!当M同修看到Z摔成这样严重,心里说“唉呀,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但他很快否定了这一念“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当他们三个一起发正念时,M同修心里求师父“师尊,弟子正念不强,请师尊加持!”一念之后瞬间M同修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上通到全身,好象坐在空中,他泪流满面,感谢师尊!他们发了半个小时正念,Z同修的手指就会动了,W同修说“咱们学法吧”,M同修让W同修给Z拿书,而W同修说让Z同修自己去拿,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它的迫害!其实当时Z同修身体很痛难忍,胳膊抬不起来,直直的不能弯曲,她很吃力的、用全身力气三次才终于站起来,把书拿到自己手中。他们一起背完《论语》后齐读《转法轮》〈第一讲〉,由于Z同修文化水平低,平时并没有W、M俩同修读的好,可这次她读的非常好,不但声音大,还不错字、不添字也不漏字,超过了W、M俩同修的声音。其实Z同修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加持!

到了中午,又来了几位同修一起发正念、学法。当Z同修读到《转法轮》〈第四讲〉“五十多岁的人被汽车拖走那么远,摔在地上。哪儿坏了?哪都坏了,趴在地上都不起来。”时,她眼泪流下来了,“我也是五十多岁的人啦,要不学法轮大法,下半辈子就真的起不来了,我是无法用语言来感谢师父的,向师父叩头!”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在慈悲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整体的配合下,Z同修终于闯出了生死关,第二天胳膊就归位了。

事隔第二件事两个月整,发生了第三件事:

在我地北部有位老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我地六名同修每三人坐一辆摩托车打算去和老同修在法上交流并帮他发正念。前一辆摩托车骑的比较快,后一辆车上有甲同修(六十三岁)、甲同修的妻子——乙同修和丙同修(七十二岁),在快到目地地时,要经过一座桥,摩托车刚要上桥时,突然迎面来了一辆轿车,车速不但很快还严重违章行驶,已占据大部份逆行道路,为了躲避这辆轿车,摩托车便向路边行驶,本想刹车慢行但由于旧势力的迫害反而加大了油门,瞬间摩托车狠狠的摔在地上,三名同修像箭一般被抛到空中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最远的甲同修摔出十多米远,最近的丙同修脸上、身上多处擦伤,一直往下滴血;较远的乙同修手背连肉带皮给掀开了,虎口全部撕开,白色的肉筋都露了出来;摔的最远的甲同修当时就昏迷不醒,除了身体多处摔伤外,更严重的是头部被摔的发软了,用手一摸头皮里好像没有骨头了,而且还摔出了一个口子,地上流了一大滩血并且仍血流不止。这时意识清醒的乙、丙同修马上想到“师父救我们”,并到甲同修身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并说“你要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是修大法的!有师在,有法在,不怕的!”当时两位同修心很稳,没有怕心,坚信师父甲同修没事。不一会功夫,周围聚集了不少路过的常人,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马上送医院,要不及时这人就完了!”旁边一常人马上给120打电话,此时乙同修正念十足地说“不用打120,也不用去医院,把我们送到镇上就行”(因镇上有许多同修)。这时十分神奇,那位常人打了两次120都打不通。前面三位同修看后面的三位同修没有跟上来就打电话问咋回事,乙同修说在桥上出车祸了,这三位同修马上返回到出事地点,见此状,三位同修第一念就是“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都不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并马上给镇上同修打电话让大家在一起集中发正念,求师父加持。镇上同修接到电话后,立刻放下手中的事,协调好到某一同修家集中在一起发正念。此时,在出事地点的几位同修连续拦截了好几辆车,一看甲同修摔的这么重,都怕死在车上不敢拉。

后来来了一辆驾驶员是医生的车,驾驶员下车后看看甲同修的身体情况:腿动了一下,眼睛转动了一下,虽然还处于昏迷状态,但估计在到镇上十几分钟的路程里,还不至于死在车里,就答应把甲同修拉回镇上,在场的同修都真诚的说“谢谢!”(前几辆车给多少钱都不肯拉,这也是师父给安排来的)。一路上,甲同修还是神智不清并不断地说一些胡话,护送他的同修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车开到一位同修家停下来,恰巧就是镇上同修集中发正念的地方!(打电话时,并没有说车要开到谁家,也不知道在谁家发正念,这真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师父慈悲!)

甲同修被背到屋内,正在屋里发正念的同修见此状没有一人询问伤情、出事经过,也没有人有怕心,马上组织发正念。此时的甲同修仍是神智不清,有人负责唤醒他的主意识呼唤他的名字、喊“法轮大法好”念正法口诀,其他同修一直发正念。但甲同修还说着胡话。一同修就在甲同修面前大声喊他的名字说“法轮大法好!有师在,有法在,你是师父的弟子,不能跟别人走!”甲同修有时稀里糊涂的答应着。

刚到中午,外地三位同修本是打算要与本地同修交流最近的修炼体会,见此现状二话没说,马上投入到营救同修的行列中。这又是师父慈悲、精心安排的!这时有同修建议并大家协商后决定:除了有专人负责看护甲同修、不让他睡过去之外,还要专门写出一段统一发正念的话。到发正念时,由一名声音响亮的同修读一下,当读到正法口诀时,大家一起大声地读。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甲同修的状况未见明显好转,大家想到了师父关于善解的法。有人把书刚拿出来还没有打开读时,邪恶控制着甲同修的嘴急忙跟外地同修说:“别说,你自己知道就行。”在场其他同修说“你是大法弟子,你是修大法的!”邪恶回答:“修什么修,只能这样了,都到了魔界了。”大家不受其干扰,对着甲同修读了九遍关于善解的法。读前三遍时,明显能感到发正念的同修有的带着争斗心,后来交流后,越读语气越和善,也真是发自内心的慈悲,大家也深深感到师父对生命的慈悲,整个空间场非常祥和,有的同修感动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这时坐在甲同修身边的一位同修对着他说“该善解的我们都善解了,只要马上离开大法弟子的身体,让他的主元神回来,你可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邪恶稀里糊涂的答应说“行”。有的同修着急的说“你再不走,我们发正念就灭了你!”语气不善。没想到,邪恶说“那我就这样了,灭就灭吧!”而且态度还很坚决。当时第二件事中的Z同修也说了要灭它,它立马反驳到“还说我呢,那你身上不也是么”,语气不服还晃着身子,后面还说了一句听不清。这时同修们马上意识到还要善、要稳、要慈悲,不能有一点人的争斗心和急心。正如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的“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这时另一位同修对它说“法是慈悲的,也是严肃的,你如果不选择善解,你背后无数生命将面临的是层层解体,那是非常痛苦的。如果你选择善解的话,你的未来是无比美好的,你可以选择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位同修的世界里当众生”。同修又读了三遍师父关于善解的法之后对邪恶说“你同意善解吗?”它说“行,那我走,我明天走,我明天走不行吗?”同修说“那不行,马上走!”并呼唤甲同修的主意识,叫他的主意识回来。到了吃晚饭时,甲同修好多了。但吃完饭后,甲同修又开始糊涂了,大家意识到:那个邪恶的生命并不想走,不甘心离开甲同修的身体,还在控制甲同修。这时大家并没有被“甲同修”的表现所影响,反而更加正念十足,大家一起读《转法轮》,同修们心态纯净,不含一丝杂念,在场的同修亲身感受到巨大的能量场,感到满屋子都被高能量物质充实着,在另外空间能量更是无比巨大,真有“震动十方世界”[1]的感觉。这时附在甲同修身上的邪恶受不了了,说“你们这是干啥呀,我明天走不行吗?”并要求去外面上厕所要大便。当同修把它搀扶到外面后,它却又说“我不去上厕所,就是想出屋溜达一下”,这时这位搀扶的同修马上意识到:邪恶真狡猾,把我们给骗了,在屋内巨大能量中快被灭掉时找机会出来缓和一下。于是马上又把甲同修搀扶到屋内,看着甲同修的面目表情,那个邪恶生命很不情愿。大家切磋达成共识后,继续发正念,不给邪恶生命机会,读师父的法,一直坚持到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后,除留两名同修夜间照顾甲同修外,其他同修安排好接力发正念,一刻不能停止。

第二天早上,当同修来给甲同修发正念时,看到控制他的邪恶走了,甲同修意识也清醒了很多,但记忆力没有恢复,只是状态好了一些。同修们除整点发正念外,带甲同修一起发正念,还让他说“法轮大法好”“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这时甲同修只说“法轮大法”不说“好”,只说“弟子”不说“师父”。大家耐心的一遍一遍给他读、教他读,经过无数次的反复,甲同修终于完整说出这些话了,状态越来越好。

由于甲、乙、丙三位同修家人都是常人,迫害发生后,不但没有回家也没有通知家人,怕家中常人有干扰。但是第四天晚上,甲乙同修的外孙及女儿开车找到了他俩,当时许多同修正在一起学法、发正念,他外孙進屋见到现状(当时甲乙两位同修的外伤还没有好),大发雷霆、埋怨,非要把甲乙两同修送到医院,要不然他就不走,就呆在这。发正念这家的主人同修劝到“现在状态已经很好了,就有点外伤,到医院有可能反而给治坏了”,同修外孙还呸了她一口,这位主人同修正念很强,毫不动摇,没有怕担责任的心,坚持不让走,这时到了整点发正念的时间了,主人同修说“发正念”,于是大家直接对着同修外孙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发出强大的正念,迅速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同修外孙看大家都发正念就出屋到外面呆着,二十分钟发完正念后,他再進屋明显的邪恶因素被灭掉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语气都好了,说“那就在这里吧,我过几天再来”,并让他母亲留下了陪一晚上,因为他母亲也是同修。而最轻的丙同修第四天就回家了。第六天,甲乙同修的儿子来看他们,商量什么时候回家时两位同修明显好多了,一切正常。第七天,甲乙同修除了表皮伤一切恢复正常,家人把他们接回了家。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迫害发生的当天早晨,甲、乙俩同修吵了几句,甲同修一气之下说“我不修了还不行吗”,就这一句话,让邪恶钻了空子,才发生了上面的迫害。修炼是严肃的,特别是越到最后越严肃,一旦人心重的时候,旧势力紧紧地盯着空子钻進来迫害大法弟子。

当甲、乙俩同修回到家后,亲朋好友、邻居听说发生这么大的车祸却好的这么快,都说“太不可思议了,这法轮大法太神奇了!”而且俩同修的外孙对第四天晚上大吵大嚷的行为非常后悔,看到大法的神奇后,他也信师信法了,高兴的要领护身符带上了。

以上三件事,都是有生命危险的大事,个个都化险为夷,一次又一次展现了大法的神奇。同时当地大法弟子也深刻认识到:大法弟子时时处处都要按大法的要求做,信师信法,不管遇到什么事,一是要有正念,二是要整体配合。正如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的“你们知道吗?大法弟子啊,你们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们每个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无比。”“多大的力量!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师父最后说“希望大家真的能够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内找,就象刚刚進入修炼那样的热情一样。”“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是啊,修炼到了现在,只有精進实修、处处对照大法去做才能圆满随师还!

以上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