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

一、得法

自幼年起,我就对父亲讲的故事和文艺作品及书本上看到的神话传说留下了不解之谜。成年后外出打工,由于集体环境的影响,我尝试了什么是勾心斗角和人的自私,渴望解脱现实的利益争斗。常常仰望蔚蓝的天空问自己:我是谁,为什么来在世间?为何而活?天上有没有神?地下有没有生命?我不住的探索着。

九九年初,由于家人同修(二哥)洪法,我毅然的走進了修炼的大门。白天在炼功点学功,师尊鼓励我让我看到了书中字外的金光,炼动功时我明显的感受到法轮的旋转,晚上学法学到半夜才罢手。整本《转法轮》学完后,我明白了以前所有的不解之谜,但半信半疑,在半个月后我非常坚定的走在了修炼路上,曾内心发誓一定要修成。

二、突破自我,否定旧势力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号,我独自去北京上访被半路截回。村里的许多同修被迫害勒索钱财、非法关押,遗憾的是有的同修动摇了。二零零一年,我村被迫害最严重的一年,绝大多数同修被非法关押、勒索、判刑和殴打。我也在其中,但依然坚定,不明白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法理,也没有常人的勇气敢面对邪恶,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我知道自己一旦明白生存的意义和修炼后内心的升华,就会一直走下去,并且坚定不移。在以后的修炼中我默默的做着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可对邪恶的迫害我只会发正念,虽然在学法,可对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理依然是零认识。

零七年的冬天一个下午,本村一位同修(二嫂)家被非法抄家,被关進县洗脑班迫害。本村同修得知后只会发正念,其它的不会做。外村同修得知后,当天晚上冒着鹅毛大雪、刺骨的寒风来到了我家。我很受感动,同修和我交流让我反迫害,去找相关的负责人要人,并且组织整体配合发正念。同修讲的和《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在我的脑海里触电般的接上了火花。我终于明白了,彻底清醒了。

第二天我叫上了家人(二哥也是同修)和本村的同修去找相关的负责人要人、讲真相。其人不在家,只有他母亲在家。我们向她讲了她儿子带人绑架的过程。其母脸上难堪,说回来后一定责备他,不知道儿子干了这种事。过程中我们都是本着善心向相关责任人的母亲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和法轮功在世界许多个国家的洪传。虽然讲的不多,但是这也是我们在证实法的路上迈出的第一步,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下午我来到了外村同修家里,想切磋下一步怎么走,没想到已有好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此事。同修再次从法理上和我交流:去向相关负责单位要人,也是在反迫害、清除邪恶,同时也是自己的修炼过程,走出自己的路,开拓出身边的环境,让我们村的所有的同修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我如在迷雾中拨云见日,内心充满正的力量。

黄昏时分,我和家人同修(二哥)和侄子决定去赶往外村的相关责任人家里要人,顺便讲真相。刚刚下过的大雪,经过白天阳光的照射,已由雪转冰,路面光滑异常。当骑自行车到达目地的村边时,家人已摔倒了几次。我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但我必须走下去,因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反迫害救度众生是我的历史使命。快到村口,心想:不知道是哪一家,问问路也没有人。刚想到这,就看见一進村的一家门口走出来一个人。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来鼓励弟子,内心一阵激动,正念更强了。我问他某某家怎么走,他告诉了我。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一路弯弯曲曲的来到了那个地方,不知是哪一家,刚好有一人路过,我就问哪一家是某某家,他说:就你们眼前的这一家。我知道是师父把我们带到了这里。一進门,这人一惊,问:你们找谁?我说,找你啊!進到里屋,我找了一处正面面对某某的一凳子坐下,还没说话,就看见他大口喘气。我发着坚如磐石的正念直视他,他不敢正视我,内心极度恐惧的回答着家人的问话。我明白了师父的讲法:“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1]

在以后不断的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自己已经明白了一部份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而每一次要人的过程,又是自己修去人心的过程,每次反映出的人心都是不同的,我一步步走着自己该走的路,过程中一个个细节我都尽量按法的标准去处理,也给我以后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十多天后,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我质问恶警,恶警拿出了搜查证说:“这是搜查证。”我拿过来看了看说:“真正的搜查证是县公安局长签字,你这是假的。”我扔在一边,恶警满脸通红,随手又拿出另一张说:“这是传唤证。”我又拿过来说:“你告诉我犯了什么法,我就跟你走,你要说不出,休想带我走。”恶警恼羞成怒,四个人把我架到大门口,我就大喊:“乡亲们,来看看乡政府工作人员干的什么事!”

乡亲们闻讯赶到,不一会儿聚集了六、七十人还多,他们一看傻眼了,就打电话要求乡里再派人来,我发着强大的正念,心中怕心很小。不大工夫恶警叫来了十几个人,在这时,我曝光了邪恶一次次对我二嫂的迫害,让乡亲们都知道了他们做的是非法的。最后他们强行把我带上了警车,拉往县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同修巧妙的给我送進去了师父的经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时间会使金子越磨越亮。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成就着神的一切,也在开创着宇宙的未来。”[2]我反复的背诵着,几天后我被无条件放回,

我回到家中,向内找,回想着此事的每一过程,找到了邪恶迫害我的原因,然后归正。后来得知这次绑架我的背后操纵者就是我和家人去外村要人的某某。最后家人听某某说没有上面的命令再也不找我了。我心里知道,乡政府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没过多久,其他同修,包括二嫂也被放回。

二、营救同修

二零零八年冬天,邻村的同修被邪恶以抄家为由把同修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得知消息后,马上通知协调人告诉附近几个村的同修整体发正念,同时召开交流会对同修被绑架做出营救方案。有同修提议:邪党在国际上说中国有信仰自由,有人权。我们就利用法律反制邪恶,让民众知道迫害者的做法是违法的,也曝光了邪恶的做法,同时救度周边的众生。和同修一切磋,都觉得可行。就安排有关同修整理法律条文的诉讼状。接下来和协调人安排同修搜集某乡长的联络信息。没几天,某乡长的手机号码、办公室电话和其它几个办公室电话都上网了,还找到了某乡长住址、妻子单位、孩子的学校一切信息。

由于某乡长妻子老家是外县某村比较远,我和两个同修坐车去和当地的协调人取得联系。因为赶时间,我们三人叫了一辆出租车。当坐上车时,车上已有一乘客,我们不知道外县的某村在什么方向,想问问,正要开口,司机问那一乘客去哪儿,乘客去的地方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我们相互各自瞅了一眼,会心的笑了,知道又是师父安排的。

被抓同修的家属也用另一途径和乡政府的负责人在谈条件,说要放回同修得一万元,被家人断然拒绝。同修的几个家属也都是刚刚得法不久的新学员,面对此事,非常的配合我们的营救方案。在一天夜里我们县里的同修整体行动,包括外县的某村,粘贴和散发了绑架同修某乡长的恶行。第二天,由于曝光了邪恶,某乡长坐不住了,让人通知家属交一千元放人。家人很高兴有如此大的转机,找我商量怎么办?此时同修已把做好的有关法律条文的诉讼状交到了我的手上。我说:“乡政府背后的邪恶在解体,但我们的路没有走完,因为我们目地不是为营救同修而营救同修,而是在营救同修的同时,曝光邪恶的恶行,救度更多的众生。”家人高兴的答应了,我知道他们也看到了希望。

第三天上午,我和被抓同修的两个家属走進了法院的大门,找到了法院院长,把我们的诉讼状交到了他的手上。他看了后一惊,瞅了瞅我们,由于写诉讼状没有经验,院长以诉讼状的措辞找借口,拒收诉讼状,我说回去整理一下诉讼状再来。我们出门时,院长又问了一下被抓大法弟子的姓名,回来后我们打算把诉讼状整理后再去,没想到下午某乡长和被抓同修一常人亲戚急急忙忙把同修接了回来。此事在当地大大的震慑了邪恶。经过此事也鼓励了本县所有的同修,许多民众通过这件事情明白了真相。

由于文化有限,文章整理的匆忙,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2]李洪志师父著作《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