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技术、教技术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我把近几年来我如何在学技术、教技术中实修自己的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学电脑,教技术

我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成了当地的所谓的重点人物。二零零一年我遭到迫害,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我在劳教所回来后,因父母年迈,我基本上都在异地和父母在一起,直到二零零七年父母相继去世后,二零零八年我才回到本地。

我们地区和其它地区比较,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以前大法弟子就少,九九年迫害开始以后走出来的就更少,几乎没有几个人会电脑,有几个能做资料的同修,系统也基本都是请常人装,所以就更谈不上遍地开花了。如果有同修被抓,就会牵扯到资料来源问题,如果有人出卖别的同修,就会严重影响救度众生,对此大家都很着急。

我回到本地后,见此状况,我萌生了推动本地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想法。我知道会电脑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瓶颈,可是我自己又不会电脑,年龄又大,在外地几年也都是别的同修给我现成的资料。师父看到我有这个愿望,就一步一步给我铺垫好。

我先在亲戚家找了几盘常人出的电脑教学光盘,跟着学会了使用鼠标、复制、粘贴,一直到装系统。花了有二十多天时间,我就开始教别的同修了,学一点,教一点,同修们信心都很足。就这样大家都在没有一点电脑基础知识、会一点也是半生不熟的情况下,我们决定买笔记本。为了装机方便,我们一下子买了六台同一型号的笔记本。这在常人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帮四、五十岁的人,甚至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不懂一点电脑,一下子买这么多笔记本,怎么可能呢?我们没想那么多,就凭着师父说:“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1]就这样,我们凭着救度众生的心,就把笔记本买回来了。

从没摸过笔记本的我,从熟悉键盘到调BIOS,从裸机的设置到装XP,从会上天地行论坛提问到自己会看教程,从装单系统到装加密双系统,可想而知要花多少时间和精力了。那时我天天坐在电脑前,我成了天地行论坛的常客,论坛同修不厌其烦的回答我的问题,令我非常感动。那一年我们上了二十多台电脑,因为这些同修都是新手,所以三天两头系统就出问题,我就反复的给装,后来同修们都渐渐的自己做资料开小花了,电脑一出问题我就要去维护,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三台电脑同时装。

随着同修们各种牌子的笔记本和台式机的增多,以及软件的更新,系统的更新等等,我每天都有许多要学要解决的东西,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渐渐的我学法时间越来越少,甚至有时几天没学法,脑子里想的都是电脑技术的东西,常常熬到夜里两三点,身心很疲惫的趴在电脑前抠着教程,也时常用明慧同修、论坛同修的艰辛付出来勉励自己。可是修炼是需要用正念来去人心的,光靠某种精神来勉励是不长久的,我有一种自己将要被拖垮的感觉。

我把我会的一些必要的电脑操作方法都写成文字步骤。因为大家都不会或者不喜欢看教程,我把大家集中起来,一步一步演示,手把手的教。有几个接受快的,一些简单问题自己就能处理了,但大多数同修还被观念障碍着,认为学电脑浪费时间,有时间还不如多学法呢,所以电脑有一点小问题都要拿到我这来。

渐渐的我心里就生出一种怨:怨同修依赖心太强,有的问题,稍微花一点时间看一下我给的文字步骤就能解决了,但同修就习惯拿到我这来,或者叫我到他们家去弄。我碍于面子,绕着弯子说:我几天都没学法了。想取得同修理解,给我一点时间,可往往同修最多也就说一句不好意思,下次还照样拿来。我觉的同修太自私,我都给她装了十五、六次系统了,她一点都不考虑占用我时间。我越来心里越不平衡,有时对同修说话态度也不祥和了,话语里包含着怨气。

我知道是自己不对劲了,有几天我干脆停下来,好好学学法调整调整自己,把这一阶段对同修的看法反过来看自己,觉的自己太自我了:我要学电脑,我学上来要教哪些哪些同修,我要叫他们自己上明慧网,我要叫谁谁做资料,谁谁电脑会操作了,我要叫他自己会独立维护系统等等等等。看上去责任心挺强的,好象是为整体负责,但里边掺杂着许多“我”要的。如果谁谁不能达到“我”要的,还停留在原来状态上,“我”就不高兴了,认为同修不努力,没尽心,寻找各种借口来说同修:你自己状态不好,我给你装机费劲。这哪是证实法啊,这不都是为了达到“我”要的吗?这不跟旧势力心性标准一样吗?我越挖心里越觉的可怕。表面上大家都认为我为整体付出,做了一件大好事,对我很尊重,我也自我感觉良好,其实是因为某种程度上达到“我”要的了。

我很忙碌,也很疲惫,我甚至几天不学法还认为自己责任心强,在为大法付出,为整体付出。看到同修们每天能保证正常学法,我很羡慕,也有些心里不平衡,觉的我为帮你们而无法学法,而你们自己不走向成熟。这是典型的向外找。同修没叫我光做事少学法,师父更没叫我这样做。相反,师父说:“有的人直到目前还不能专心看书,特别是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的修。”[2]

我不能保证做到天天静心学法,这就是明显没听师父话,分配不好学法与做事的时间,这本身就说明自己有很大的漏,是自己的这颗干事心,放不下自我的心才使自己一做起事来就把学法时间挤到最后或者挤没了。前些年在做其它证实法的项目中,我一直在注重修自己的干事心,我也能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强调做事要在法上,但这两年做技术工作,满脑子是学技术,无形中把学技术和修一思一念脱节了,使修下去的干事心又反弹了。我悟到,师父安排我这一阶段走学技术的路,就是要看我在学技术中还能不能想到证实法,能不能从中改变我为私为我的特性。

我悟到后,不断的努力归正做事的基点和修炼状态。例如我有时候学一样东西,如果我想急于求成,赶快弄懂,常常会觉的自己如同小学毕业在考研究生,太难了,抠的头脑都发热;这时我马上就会向内找,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这个“自我”又想赶快成功了?解体你,你没有智慧,这是法在做。或者我感到一片困惑无从下手时会跟师父说:“师父我不会了”,这时鼠标就会无意中点到叫我会的那句话上去,或者让我突然想起什么,突然开窍,奇迹就会出现。但有时候就不行,即使我求师父了也还是不会,我知道我这个心又不纯了,我对师父产生了依赖,不想吃苦,我又在不断的调整、归正。

在这个过程中,我反复不断的提醒自己:是法在做,是师父在正法,不让假我当家,纯净自己证实法的心。我又恢复了每天必须背法的做法,心态祥和了,教同修也不着急了,同修学的也不那样费劲了。有一次我趴在电脑前,觉的很累很累,我就在想,我们将来圆满了,我们的天体里都有无量众生,我们要管理整个天体一定也是很累的,那么为什么师父还告诉我们说佛大自在呢?我突然明白:佛完全是为他的,是无私的,为众生付出才大自在啊!我明白了生命无私才大自在啊!为私就累啊!我这样累不就是因为我虽然做证实法的事,但我还在私中吗?完全在法上的生命怎么会累呢?顿时我向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围着,舒服极了,一点不累,我知道那一刻我溶于法中了。

二、推广手机讲真相项目

二零一零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对救度众生的紧迫感越来越强。我想我们地区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少,下面几个县里的大法弟子更少,师父让我们承包救度这个地区的众生,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众生看到真相啊!想到手机讲真相可以弥补我们很多外部条件的不足,一定要上这个项目。我和几个同修一交流,他们都非常赞成。于是我们分工,从没用过手机的我负责学技术,其他几名同修负责考察市场,确定机型。由于整体配合,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几个人很快做起了手机发短信项目。

那时候手机讲真相项目在全国起步时间还不长,邪恶还没太重视过滤问题,一般的真相短信都能发出去。有了以前推广学电脑的方法和经验,我组织了十几个能做手机项目的同修進行技术、安全知识方面的培训,其他几位同修选定好了很适合讲真相的手机机型,抢在邪恶对这个项目还未警觉之前,一次购买了几十部这种手机,以备推广这个项目用。由于我们念正,配合的好,手机讲真相的项目在我们地区发展的比较稳,比较好。

二零一零年底,我们开始大面积发彩信,那时明慧网还没有现成的彩信,我承担了本地编辑彩信、教技术、整理号码等一整套工作。最初我们是收集真实号码,不够用,就做靓号,还不够用,我就把全市的移动号码都做出来,把联通、电信的做靓号(因联通、电信的空号太多),分批的分给做这项目的同修。二零一一年新年将至,我又把同修找到的全市政府部门、公安系统(包括下面的县、镇、乡)的通讯录整理出来,把“六一零”和国保大队以及政法委的号码挑出来,有针对性的编了不同内容的彩信,把这些号码一个不落的都发一遍。

在给“六一零”和国保大队以及政法委这些人编彩信时,为救这批人,我用了很多心。我先是把语气定位在“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这个位置来讲真相、劝善的,编着编着,我想到了师父叫我们讲真相救人尽量不触动人负的一面,况且手机项目已经是我们地区救度众生的一个很主要的项目了,不把他们作为“另类”来讲,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和身边人一样无意中收到了真相彩信,而不是大法弟子专门针对他们发的,这样他们接到真相彩信或许心里要放松些。我想要救他们,还是尽量不触动他们负的一面,谁都喜欢别人把自己当朋友。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救度众生,在神的眼里看,绝对不是象人类社会的一个人犯了错误、去用人的方式使人改过那种做法。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

所以在彩信中我都称他们“朋友”,但内容和其它彩信有所不同。发出去后几乎没有一个同修接到公安系统的号码回复。这时我思想产生了顾虑:是不是这些号码敏感,移动公司不转发?那段时间我特别注意这方面的反馈信息。

结果有一次一个同修跟我说:今天我跟老总一起陪客户吃饭,其中有一个是公安局的领导,在饭桌上他接了一个电话,接完后,他拿着手机对老总说:你有这个吗?老总说:什么?他说:法轮功彩信,老总说:我看看。他说:不行,你们都没有,只有我们公安系统才有,人手一份,要声音有声音,要图像有图像,放手机上没事慢慢看。我知道这是师父利用同修的嘴告诉我:都收到了,不要有顾虑,好好做下去。

对“六一零”和国保大队以及政法委的这批号码,我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们发一封不同内容的真相彩信,我在编这些彩信时,不断的归正自己的心态,不带争斗心,不带仇恨心,常常是发自内心的感到他们是被恶党迫害最严重的、最可怜的众生。而且我觉的现在这些人大多数都明白真相了。

去年,我地一同修在监狱被迫害回来,找“六一零”的头目谈她工作的事,“六一零”的头目很邪,要同修写保证,同修不写。同修跟我说这事,我针对“六一零”的头目编了一封彩信,尽量从本质上启迪他善的一面,还称呼他朋友,发给他了。几天后这位同修再去找他,他态度很友好,并说他自己要为同修专门上省里去一趟,请示后回来给同修安排工作。

我把当地“六一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和“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遭报的情况编進了彩信,引起很大的反响。有一个同修的学生家长跟同修说:我要赶快告诉我家亲戚,他在某某地区“六一零”,叫他不能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的,我们这某某某就因为这事遭报的。还有的人回复说:“六一零”还有没有别的人遭报了?

到目前为止,我编了三、四十个不同内容、不同形式的彩信种子,供我们地区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发送,有的在明慧网上发表。同时我还按照“回短信和回电话的人”、“回信骂的人”、“看不懂的人”、“想学的人”、“请帮三退的人”等几种不同情况,编辑回复彩信,供大家回复用。对说“看不到”的人,主要是编短信和回语音电话。我们至今已发了一百多万号码,尤其是在二零一二年新年的时候,发彩信达到了高峰。走亲访友,大街小巷常常能听到有人在议论彩信中的内容。同修讲真相时经常有人说:“我手机上收到了”。

在近几年的学技术、教技术中,尽管我每天都很忙,但我乐在其中,因为我现在的生命完全是用来证实法的,没有浪费时间。我在大法中修炼十六年了,在不同的项目中助师正法,也在不同的项目中不断的修,每当我心性升华后,大法博大的内涵总是不断的展现。我万分荣幸成为了师父的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生活的中心。

以上是我近几年在学技术、教技术中助师正法的一点滴修炼体会,我知道和做的好的同修比有很大差距,离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更差之千里,我会不断努力,不断精進!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全世界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美中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