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装新唐人过程中修去对自我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走進大法修炼的弟子。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从一个什么都不信的人,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随师父走到今天。虽然十几年中摔过跟头,走过弯路,有辛酸、有曲折,但是修炼后身体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心性在法中提高后的喜悦可是修炼前从未有过的,也无法想象的。下面我就只想将一年来在安装新唐人接收器的过程中的心得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和同修切磋,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互相配合,去掉自我,提高心性

二零一零年下半年,我地区有同修开始调试韩星五号新唐人接收器(即国内说的“大锅”)。在一次安装时,我看到同修不是太熟练,就和同修一起去安装。安好后同修很快就调试成功。自那时起,我就加入到我地区安装新唐人电视的项目。当时我只是学会了安装锅,对电视调试一点也不懂。所以,每次安装完锅后就是同修A的事了。

当时我完全是为了安锅而安锅,并没有把安装新唐人电视与修炼联系起来,所以,从一开始就产生了很大矛盾。

有一次A同修开车去农村安装新唐人。才走出不远,我对A同修说,你不要给家人(同修)招揽太多的活了(指另外一个项目)。A同修不接受,我们互相之间都坚持自己的说法,到后来双方争论非常激烈,互不相让。车在大街上开的飞快,我就说不去了,回家!下车后我们就往A同修家走。

上楼时我就想:我也不应该同他发火和争执。進家后,还没等我说话呢,A同修就笑着拿杯水对我说:“别生气了,喝点水吧!”我也说:“我不应该跟你发火。”而后我们就一起又下楼准备再去安装新唐人。车走出不远,在一个十字路口,车开得挺快,我们是正常行驶,突然,一辆电动车在我们车前横过马路,A同修一个急刹车,好悬,但没有出现危险。 A同修说:这一难过去了。是师父给化解了魔难。

还有一次,给一位同修家安装新唐人。我对A同修就说快点安,后面还有要安装的。進屋后,我就立即开始干活。在我们那个地区,很多时候是把锅安在窗户外面的墙上的,所以我没有和主人商量很快就把底座眼打完了。正准备安装,这时主人(同修)说:安装在这儿晾被子碍事。我就说不碍事,她坚持要再往边上移一点。当时我的心就起来了,虽然嘴上没说不好听的,但表情上已经表现出来了,心里想:什么炼功人,这么多的事!接下来所有的事就没有顺利的了。后来A同修也跟主人争犟起来。本打算快点完成的事却适得其反,就这一个锅,从下午一点干到晚上七点才把电视节目调试出来。而且还是在晚六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我和A同修同时想到:不是天线的问题,是我们的心性问题。这样在发完正念后就调试出来了。

对以上两件事情,当时并没有从法上认识,完全就是当成工作,就是干事心很强。

回想自己所走过的修炼道路,问题就是经常把做事的多少当成了修炼,因为从得法修炼开始,到九九年迫害后,从辅导员到协调人,基本上就是以做事为主,没有注意学法和心性修炼。师尊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可是我却没有以去自己的执著心为主,在工作中,以自我为中心,做什么事情都得按照我的想法来干心里才平衡,才高兴,才舒服。有时我也想为什么非得坚持自己的呢?比如在安装调试和连接电视机的天线这个问题上,有时我和A同修就有分歧,我总是想把新唐人节目调试出来,下一步就好干了。可是A同修想先把电视天线连接上再调试新唐人就容易了。问题在哪呢?从法理上都知道是坚持自我,但为什么要坚持自我呢?后来我悟到了,就是拿自己强的一面对照他人的不足。比如说调试电视机和新唐人,对A同修来说比较容易;可是安装锅和连接电视天线对我来说就非常容易。这与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有关系。我是在职的,虽然平时工作时间很宽松,但有时还是不能同A一起安装。后来A同修的一句话让我很触动。一次我问他:“你一人安装不方便吧,上来下去的?”他说:“没问题,我把需要用的工具和螺丝放在兜里。我看你就是这么干的。”我当时真是佩服他,他在学我好的一面。

二、安装的过程就是去人心的过程

在安装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特别是那些不修炼的常人,有明真相的,也有不明真相的,不论是哪类,普遍都有一个心结——怕。这对我们安装新唐人来说就是一个最根本的考验,而且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非常重要,直接影响到这些常人。我和A同修一开始怕心就非常少(不能说一点没有),因为当时就认识到这是师父认可的,就应该无条件的做好这个救人的项目。师尊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就抱着这坚定的一念,只要是能救人的事情,你就去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不要夹杂人的念头。所以,从开始安装,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不管平房、楼房,还是高层,都挡不了世人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

同修家属最普遍的问题就是:安装新唐人是不是违法?政府是否让安?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是A同修知道很多,他就给他们讲:安锅是允许的,以前都是有线电视台他们怕收有线费受影响,所以不叫安,现在都允许了。根本就跟违法没有关系。这样一讲,一般人就没有顾虑了。以后我也学着A同修所说的给要安锅的世人讲真相。刚开始安装都是在房顶上,很不方便,别说楼上楼下来回跑,就是连接电视天线也不好布线。后来我们就在每家窗户外面墙上安装,这就方便多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基本安装完毕。

一次给一位同修家安装新唐人电视,正在安装时,她的老头突然回来了,问我们谁叫安装的,政府允许吗?如果允许我就给政府打电话。当时我和A同修都没有吱声,主人同修和家人一个劲的解释,后来我和A同修还没有调试就离开了。过一段时间,我和A同修又去调试,可是调到一半,她老头又回来了。一進门就说:你们怎么这么没脸呢?怎么又来了?当时我就开始发正念,清理他背后所有的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我和A同修不为所动,继续调试安装,最后终于调试成功了。

三、新唐人电视升级,我们的心性也在提高

受中共邪党干扰,有一段时间所有的新唐人都不能正常收看。过一段时间后,明慧网传出韩星五号电视信号升级的消息。可是这一下所有安装的新唐人都得从新调试。也不知安装多少了,一下给我难住了,因为开始安装我就从来没有参与调试,都是A同修调试,我也不会调试。但是总有人找到我要我去调试,这时我已经悟到了:我的心性和技术都应该提高了,为什么从开始就没有全身心去做好这个救人的项目?这不是把自己当作配角了吗?那就从新开始学调试吧。我就把新的数据写下来,每一步怎么操作,都写在纸上,随后到我姐家给他们调,第一次没有调试出来,就继续调,终于调出来了。当时也挺高兴。过几天又给另一家调试,可是怎么也调不出来,数据也都对,就是调不出来。这时我就拿主人电话给A同修打电话,他就一步一步告诉我。后来发现原来没有选“设置电视节目”,这回一按新唐人电视马上就出来了。

还有一回,我调试几次也调不出来,但是数据又没有问题,最后还是请A同修去调试了。后来A同修跟我说:已经调试出来了,数据都对,就是没按“确定”。

从几件事情中,我找到了很多在修炼中的不足,既然是做救人的项目为什么不能全身心的做好呢?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事情的对与错。每一件救人的事情都要用心,把他做好。但是必须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2]

在安装新唐人电视救人的项目中,我深深体悟到不管做任何事情,所遇到的任何高兴事也好,遇到指责也好,都把它当成好事,这就是要提高的时候了。遇到问题向内找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没做好,自己还有什么执著心还没有放下。另外,在做任何事情时法理得清,必须在法上认识法。

师父讲:“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

在安装新唐人过程中,有位协调人提出了他的想法:要统一進材料,大锅收多少钱,小锅收多少钱,价格也要统一,还要把安装新唐人的项目让专业安装卫星天线的常人去安装。当时我也讲出我的悟法:一,统一進材料,如果质量有问题,就不好解决,因为我们進货的厂家都是不同的,比如同样锅大小、形状都有说法,有的锅就调试不出来。关于我和A同修、B同修商量价格一事,他们都说:就是成本安装,任何费用都不能加進成本里面去(比如汽油、工具等)。后来又有其他同修跟我说:你好像在阻挡这件事情。我就根据我从法上悟到的说:安装新唐人是大法弟子救人的项目,那么,大法弟子不去做,叫常人做,这怎么能救了世人?必须大法弟子当主角。师父说新唐人面向常人社会(大意),就是叫常人看新唐人的电视节目从而能够被救度。同修马上说: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其实不是不让常人安装新唐人,谁安装新唐人都行。但是基点要明确,这是大法弟子救人的一个项目。我说这些并不是说我个人如何如何,或者说是我修的高,我只是按照师父讲的法,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圆容师父所要的。我所配合的两位同修(后来有一位七十多岁的同修全身心的做安装新唐人的事)都是非常了不起,真是全身心在做安装新唐人救人的事。特别是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为了此事还特意买了一辆新车,七十多岁的人楼上楼下跑来跑去。有时楼顶没梯子,就把绳子系腰上,别人把他拉上去。

安装新唐人快一年了,还有维修的问题和一般的数据升级等,有一些是刚开始别的同修安装的,有些质量不是太好,须要维修,我和A、B同修,从不计较这些事,只要有人找维修新唐人,我们立即就去,不管多远。从反馈来看,我地区同修都说新唐人电视救人的效果相当好,不知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看了新唐人就完全变样了,从不看到看,到现在就只看新唐人电视了。这里我就不多举例子了。

师父说:“新唐人电视台发出的能量很强,收看的电视机都会接收到强大的能量,解体着邪恶的因素。”〔3〕

从目前情况来看,大陆大法弟子对推广新唐人的意义认识还很不够,还没有足够的重视起来。希望大陆同修在法理上提高上来,使新唐人在中国大陆遍地开花。

最后以师父《在新唐人电视研讨会上的讲法》中的一段讲法作为这篇体会的结尾:

“弟子:神韵到大陆去演,新唐人电视台将来在大陆会怎样发展呢?

师:(笑)(众笑)不是笑话,大家看见了,在这个关键历史时刻,新唐人电视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起到了巨大的正面作用了。那个中共邪党的喉舌“殃视”,(笑)那就是个魔窟,是造假与谎言的流氓窝,为邪党欺骗民众的专职机构,将来还要它发声吗?没有了,肯定没有了。那当然了,新唐人电视台是能为社会负责的、能为民众发声的,挪挪地方有什么不行?”[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