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扶我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我今年五十三岁,母亲说我刚生下就吊针抢救,一直病到三岁多都是可怜兮兮的活着。记得童年曾有几次无意中看到自己身体象天空一样高大,觉的很奇怪,后来又出现很多新奇趣事。直到九八年(三十八岁)得法后,才一下子解开人生许多久久不解的迷惑。从此一头扎進大法修炼坚定不移!

一、得法修心 洪法

正是我生命处于饱经坎坷、满腹忧患的迷惘当口,姐姐送我一本《转法轮》,并叮嘱一定要一口气一个字不落的读完这本书。我一气呵成读完后对着《转法轮》中的师尊法像说,“李洪志师父,我要炼法轮功,请您收我为徒吧!”说罢当即照《大圆满法》学会了五套功法。

炼到第三天,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连续三天浑身乏力骨头很疼,但心里美滋滋的。我记住了师父《转法轮》中说的这段法“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1〕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李洪志师父真的收我做徒弟了!第四天脑海突然冒出一念;起来!炼功!还没等炼呢,“唿”一下什么事也没了,顿感身心前所未有的轻松舒服。后来什么肾炎、乳腺瘤、子宫瘤、肺结核等等所有病全都不翼而飞。

亲朋看我修了法轮功后突然心性质变,断掉浑身恶习,整天神清气爽贤淑豁达,他们个个由衷赞叹;“法轮功好!”丈夫、孩子随缘走進了大法修炼。令人高兴的是过去几个与我不和的所谓人中“敌人”,也帮我们洪扬法轮功,有的还找我学炼法轮功呢!

我是中学教师,和邻居同事曾经很溶洽且是好朋友,当校长越来器重她并交往火热时,我那心里就不平衡了,渐渐的不仅疏远她,还时不时伤害她,抓她短处攻击她,导致矛盾隔阂大的针锋相对。师父说妒嫉心必须去,于是我带着祥和与微笑登门看她,以炼功人姿态敞开心扉与她长谈,善解了渊怨,让她知道修大法的美好。我说;“过去是我不好,妒嫉你能力比我强,与领导关系好,我太小心眼对你伤害很深,向你真诚道歉请多多包涵!如果我不炼法轮功,也许我们所谓的‘仇’结定了,大法师父教我与人为善。教我们谦和说真话,处处为他人着想,做真正的好人更好人,忍我舍我直至修成无私无我的正法觉者……。”她感动的流泪说;“谢谢你的坦诚交流,真的谢谢!法轮功能把你改变成这么好简直不可思议。我会记住‘法轮大法好’!”后来我们又做回真正好朋友,她很信任我能帮她排忧解难。她总是在人前说法轮大法好!也夸我炼了法轮功如何好。从那以后我不再妒嫉任何人。

修炼前有个学生家长气她儿子学习成绩不好和早恋,我上门家访时她怪我管理无能疏忽责任(那时我好打牌),说我很多难听的话,我忍不住和她吵架,好几年碰面不理。我修炼法轮功后懂了人为什么来世上当人的道理,不管我曾经和她有多少次业力轮报中的群体转生,也不管我们生生世世相互伤害多深欠债多少,反正我心中有法约束,就得无条件的对众生好,就得以炼功人的高尚品德与人中表率去化解矛盾,包容她对自己的伤害,抓住眼下机会向世人洪扬法轮大法的美好!她开始惊讶,渐渐感动,最后也是含泪送我出门。她说;“哪天我也来找你炼法轮功”。后来她真的炼了法轮功。象这类修心、洪法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

二、证实法 狱中反迫害

我得法修炼仅有一年多时间,九九年七•二零恐怖降临,诽谤师父与大法的邪恶谎言笼罩中华大地,毒害着每一个无辜众生。我天天出去讲真相,用自己切身体会揭谎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市区几个同修切磋商定由我负责独自印好一万多份真相资料给全市各区同修分发,顺利完成。两天后同修们七八个结群進京上访护法。

我们九人上午八点多来到天安门广场,人海茫茫中我们目睹了来自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進京护法的伟大壮举;有高举“法轮大法轮!”“真善忍好!”的;有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的;有打坐、炼功的等等等等。那里的邪党恶警便衣警车都在象恶魔疯狗般的狂抓大法弟子,我是本群中最后一个被绑架上车,我迅速拉开车窗头伸窗外,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只见地上人流一齐朝我喊声涌来,我也听见自己的喊声在天安门上空回旋!车上恶警铁青着脸狠命说,“还没谁敢在‘我们’车上喊口号,打死你!”恶警使劲猛扇我耳光,我没顾痛,只是想我终于把压抑心头一年多的正念呼声喊出来了!恶警把我关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那里每间都关满了我们大法弟子。我被外地同修坚强不屈的护法意志而深深震撼。

我被迫流离失所到远方亲戚家,家乡几十个上访同修被非法劳教,其中几个同修无意说出我印送那些资料(那时同修不知道怎么做),恶党公安厅悬赏几万通缉我,本地国安在我家婆家娘家兄弟姊妹各家布下层层便衣控守。本地国安恶毒绑架我姐姐和我丈夫做人质刑讯逼供我的下落(姐的孩子一岁多全靠喂养,我孩子尚小基本不能自理)。他们还夜闯我家,打的我丈夫遍体青紫,伤痛累累(丈夫是中学教师,是人见人敬的好人)。

我牵挂在家同修很难及时看见师父经文与其他资料,便经常往返于传递新经文和筹建资料点地段(现在看来是极不理性)。一次在本地同修家看真相资料说牢里同修正在遭受灭绝人性的迫害,我忍不住失声痛哭(那时感性认识远远多于理性认识),心想要是我能把师父新经文告诉牢里同修就好哟!(那时师父经文我都能背)这一下也许就被旧势力看见钻空子了:你求去牢里吗?半个小时后二十来个公安便衣团团包围同修家绑架我。十多个警察、恶人对我轮番刑讯逼供,日夜罚站戴铐不准睡觉打盹,七个昼夜把我关在臭气霉烂的窄小黑间,他们看我决不出卖任何同修,无油水可捞才改送看守所关押一年后,当地公、检、法、610合谋诬判我五年徒刑。

五年里,我全靠不停的背师父经文,请师父加持。那时虽然不懂得怎样才是真正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我知道大法弟子必须捍卫大法!从不叫声苦!从不喊声痛!从不流滴泪!(不是强为就那样自然而然的)“大法弟子坚不可摧”九个字时时写在脸上刻在胸里!决不消极忍受牢里长期被夹控、强迫劳动、看邪恶电视等等魔窟邪规。所以我和五六个被“严管”的同修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处在反迫害的状态。举例几点曝光邪恶,那时我通常把动刑具迫害叫硬酷刑,不动刑具的叫软酷刑,同样都是惨无人性的残酷迫害。

有一段时间,在狱方邪恶“转化”课上,我们讲大法,背大法,用大法驳邪说,抑制坏人。惊怒的狱方强迫整楼层同修三十天从早到晚跑步、蛙跳,平地俯卧撑、高处俯卧撑(双脚由夹控犯紧按在高桌上)、面壁俯卧撑、平地压腿(双腿扒着)、站立(连)跳等系列软酷刑迫害,环环紧扣,跑步绕跑道十个来回,蛙跳一百米,各种俯卧撑100下,后来200下,那是要命的迫害啊!脚腿肿痛到寸步难行的,两个夹控犯就往地上倒拖或弄去医院打毒针吃药。不跑不跳不冲反抗的就吊铐、电击、关禁闭。恶徒就是往死里整叫你“转化”。但我们个个坚不可摧,谁都不屈从。那次以后本楼层再没搞过所谓的“转化”课了。

有一次我们拒背监规,不做狱操。狱警怂恿夹控犯穿着皮鞋在隔离间毒打我、辱骂我,跌到地上滚爬,浑身上下无处不痛、无处不伤;我还不背,狱警强制给我戴脚镣、手反铐关進寒风刺骨的禁闭室十五天,头三天不给饭吃,晚上睡在冰冷的水泥床板用嘴刁被子盖到身体一点点,脚肿的很大铐子铐進肉里溃烂起血泡流脓血,很痛很痛,但我心里一点不苦,心想一定会好起来!领头迫害我们的中队长去禁闭室探视我,我毫无恨意、心生慈悲,她一边应着一边弯下腰手摸我肿大的双脚,半晌无语走了,我从她那满含泪水的眼里看到了她对大法弟子的敬佩。之前我和同修给她多次讲真相写信。从那以后,狱警再不叫大法弟子背狱规、做狱操了。不久这个队长调走了。

有一天我们抵制长时间日夜劳动,罢工,背经文、背《洪吟》,我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现世现报。”〔2〕新来的队长拿电棒电击我,好象电棒自己不电我。(那时不知是神通)我一直喊到监狱中心过道,恰好碰上一群搞检查参观的“官们”、我喊的更响亮,抓住机会喊出大法弟子临危不惧的金刚威严,震慑邪恶、铲除迫害!狱方马上启动好多狱警与刑具对我们五人施行隔离硬酷刑迫害:电击;脚尖沾地双手吊铐;吊起后,“男人婆”夹控乱摸我们身体性虐待、侮辱人格;吊晕了放下来喘口气,再坐独脚凳、再吊铐。三十多天每天十八小时吊铐、坐独脚凳、面壁站、强制跑步等等轮换酷刑折磨。有个同修绝食一个月,被夹控犯从三楼倒拖到一楼再拖到禁闭室也决不妥协!最终我们在师尊慈悲加持下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狱方从此以后从不强加大法弟子劳动份额,每天上午做两个多小时轻活。

但是狱方以我天天讲大法、老是写真相信为借口,不给我接见亲人。五年时间只花了带在身上的三百来元钱,还省下一部份帮助明白真相的夹控犯人(那时突然不来月经了,个人基本用费只要洗刷用品)。有次为了破除不准大法弟子互谈修炼的狱定邪规,我在劳动间公开背大法经文,而后三个狱警在密室一齐按着我使硬酷刑迫害:“苏秦背剑”(双手反到身体背后,一手从腰侧往上另一手从肩头往下,然后双手斜拉紧铐)、身体腾空吊铐及其它多样戴铐及吊铐,长达三个多小时惨无人道的硬酷刑熬过来了,都是师尊慈悲替弟子承受才能闯过来的啊!解体了狱警背后的操控烂鬼,后来整楼层同修都能交谈修炼了。

五年里反迫害,制止迫害,解体迫害,尽管是在消极承受迫害中反迫害,虽然是带着皮包骨的瘦弱身躯回家,我为自己真正能倾尽心血(那时所在境界)谱写傲雪篇章而无愧无悔!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拽着弟子走过那场生死大劫!

三、不气馁 向内修走正修炼路

零六年从监狱回家,一路跟头把式的,左摔右跤的爬起走正到现在,此时此刻才真正体悟到静心学法向内找的玄妙意境。回想那会儿通过专心读《转法轮》,学师父新经文,看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深知自己修炼,离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太远,五年没怎么学法的空白是无法掩盖的,唯一办法就是把自己真正溶于法中,才能做好三件事,跟上师尊正法進程。

六年多来在做好三件事中,在师尊为弟子铺就的救人路上,虽然用各种切实可行的办法日夜奔忙,确实记载了许多“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1〕的应有回报。比如;长期坚持不懈的用真相纸币救人;长期大力推广安装新唐人;一直善用自己能力优势讲真相劝三退不计其数,等等等等。可是由于自己悟性差,自以干事多为心性高,忙中削减学法时间,干扰越来越大还不知自省。还有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迟迟不去,表面好了、心里不改,导致旧势力紧咬不放屡钻空子迫害。零七年五月的一天早五点多邪党国安四个警察突闯我家抄家,强行绑架我到国安黑窝,讲真相两个多小时后正念走脱。开始流离失所于他乡救人,零八年八月奥运前夕,我在公交车上讲真相遭异地邪党政法委恶人构陷绑架劳教一年。省、地、市三级与两地邪党国安、610合谋对我酷刑审讯、拳打脚踢日夜罚站不准睡觉、安窃听、布陷阱、路遥迢迢直奔我家非法抄家、抄我临时租居、国安抢劫我们二万多元新唐人卫星电视器材、电脑、打印机等,妄图骗取其他同修情况,结果一场空。也说明其他同修正念强做的好!

二零一零年五月的一天,自以为救人较顺的我在讲真相时又遭人构陷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两个多月,不但没正念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还起了求安逸怕心;后怕酷刑迫害、后怕坐牢苦;怕同修说我实修不够;怕亲人因我屡遭迫害误会大法;怕认识我的得救众生也因此再返迷惑,在各种人心驱使下,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遗憾污点,造成永远的深深痛悔!七十多天回家后我陷入一种自卑自责的极度痛苦中。后来脑中闪念:摔倒了,别趴着!我马上警觉,这样消沉下去,不是错上加错吗?不就是中旧势力的计吗!我必须从惨痛的教训中站起来坦然面对现实!于是我每天六点发完整点正念后,继续发正念清除自身存在的怕心、色心、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等执着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很真切感觉到师尊一步一步的往上拽我。我悟到真正把住“向内找”,不断用法归正自身心性,才能真正不被旧势力钻空子,才能真正圆容师尊所要的。

个别同修凭想象传我是特务,个别同修还当众斥责我,我一点也不气,我再不能糊涂了,真正看穿旧势力的鬼把戏,不允许旧势力搞乱我们整体,叫谎言不攻自破!真切体验到了摆脱人心缠魔后的轻松愉悦。

回眸十四年的修炼,虽然历尽了艰难险阻,谱写了曲曲玄音,但如果把那些桩桩件件摆在穹苍正法中看会发现自己实在渺小的什么也不是,唯有感恩伟大师尊慈悲为弟子巨大的承受,无比感恩伟大师尊慈悲苦度弟子!衷心感谢关心帮助我的同修!向伟大慈悲师尊叩拜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