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鄂州市大法弟子刘新兰在迫害中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刘新兰,女,湖北省鄂州市大法弟子,原湖北省鄂州市环卫局西山环卫所退休女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在迫害中离开人世,享年五十八岁。

湖北鄂州市大法弟子刘新兰遗像
湖北鄂州市大法弟子刘新兰遗像

刘新兰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邪党肆无忌惮的诬蔑迫害大法,刘新兰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坚修大法,维护大法,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至今,鄂州市城区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刘新兰用毛笔大幅书写的“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的真相标语。

中国大陆的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刘新兰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想在家庭和社会上做一个好人,通过修炼法轮功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服务于家庭和社会,这本是一个中国老百姓无可厚非的善良愿望,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屡遭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湖北省鄂州市六一零和鄂州市环卫局及鄂州市西山环卫所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刘新兰被鄂州市六一零绑架到鄂州市莲花山洗脑班迫害约一月有余(当时鄂州市六一零洗脑班的头目是黄晓山);后与谭少莲等被非法关押于鄂州市第一看守所(时间不详)。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再次被鄂州市六一零绑架到鄂州市莲花山洗脑班迫害半个月(当时鄂州市洗脑班的头目是黄晓山);

二零零三年被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落驾坪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被鄂州市六一零和鄂州市环卫局合谋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湖北省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上午,湖北省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鄂州市鄂城区公安分局凤凰派出所和鼓楼派出所,先后对鄂州市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仅仅因为有的大法弟子家中有打印机或复印机,王汉明、王细香和刘新兰被绑架到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在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刘新兰绝食九天,期间曾遭到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周启池和刘绍发等人的野蛮灌食,后来鄂州市看守所因害怕出人命将刘新兰放回家过年,那天是腊月二十七。

二零一零年,刘新兰从鄂州市看守所正念闯出四十五天后,又被鄂州市六一零和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非法劳教,并被劫持到沙洋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结果当天被劳教所拒收。期间,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恶警刘绍发等直接参与了对刘新兰的迫害。

鄂州市公安局鄂城分局政保科科长万金楼在接恶警张继雄的班后曾非法抓捕毒打过鄂州市多名大法弟子,万金楼曾野蛮吊打折磨刘新兰一天一夜,还不准上厕所,刘新兰身上曾多处留有被万金楼毒打的伤痕。

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刘新兰在鄂州市泽林镇劝民众“三退”时,被鄂州市公安局鄂城分局泽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被劫持到鄂州市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刘新兰生前亲笔手稿叙说自己被迫害的经历

刘新兰生前所在单位鄂州市环卫局和鄂州市西山环卫所,经常配合鄂州市六一零对刘新兰进行直接和变相的迫害。如刘新兰上班期间,经常将路段长,来往车辆多,垃圾多的无人要的路段分给她,以致刘新兰曾两次遭到严重车祸。

二零零三年,刘新兰刚从拘留所出来不久,在鄂州市三面向路段扫马路,这是一个东西南北交汇的路段,车辆流极大,刘新兰当时拖着满满一车垃圾走在下坡路上,天下着毛毛细雨,突然被一辆的士从后面撞上来,因是下坡路,人车都刹不住,只听“哐”的一声,刘新兰一下子被压到垃圾车下面,满满一车垃圾的重量压在一个瘦弱的女人身上,后果可想而知。刘新兰被送往医院,经拍片检查只是压断了三根肋骨,她没有住院吃药和打针,只是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通过修炼法轮功达到了不治而愈的神奇效果。肇事司机当时曾给刘新兰二千元汤水费作为补偿,被刘新兰退回。鄂州市环卫局的领导知道此事后曾责怪刘新兰不要司机赔的钱,叫她以后的工资找肇事司机要。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家庭生活困难的环卫女工,能做到这一点吗?相反,鄂州市西山环卫所的领导见刘新兰不要钱,就找肇事司机将二千元要去私分了。

二零零五年或是二零零六年,在鄂州市江边大道,地处鄂州江边菜场,这是黄冈与鄂州两市蔬菜交易批发零售的集散地,垃圾极多,鄂州市西山环卫所所长舒忠于叫分给刘新兰。刘新兰身材矮小,体力不支,苦不堪言。一天清晨(鄂州的环卫工人都是凌晨起来扫街),刘新兰正在扫街,突然被一辆机动三轮车撞倒,肇事车辆逃之夭夭,刘新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约一个小时,后被晨炼的市民发现后拨打110,刘新兰被送到鄂州市一医院,头部被撞肿,耳朵里流着血水,刘新兰没有要求住院,回家学炼法轮功,身体又康复了。

刘新兰生前家庭生活困难,丈夫下岗,女儿上大学,全家人的生活全靠她的一点微薄的工资维持。鄂州市环卫局为了配合鄂州市六一零迫害刘新兰,在刘新兰退休前经常不让刘新兰正常休假,不上班就不发工资。二零零六年三月,在刘新兰被非法关押于鄂州市莲花山期间,丈夫熊良荒带着高血压的身体顶替刘新兰上班扫马路,因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死亡,死时年仅五十九岁。丈夫的过早离世给刘新兰精神上的打击极大,刘新兰曾一度痛苦得精神失常。

二零一二年十月,中共召开“十八”,鄂州市六一零指派恶警突然闯入刘新兰家中,要对刘新兰非法拘留十五天,刘新兰当面向警察讲真相,加上家属的抵制,鄂州市六一零欲对刘新兰的这一次迫害阴谋没有得逞。

鄂州市六一零和鄂州市环卫局为了配合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迫害,在刘新兰上班期间经常派人检查她清扫的路段,没有问题也要挑出毛病,家里有事也不给准假,也不让人顶班,把路线长、劳动强度大、危险性大的路段分给刘新兰。刘新兰到了退休年龄却还要多上一年的班才准退休。更为恶劣的是,刘新兰的退休工资是按照鄂州市同行业中最低的标准一千零八十元发放,别人加工资刘新兰的不给加,补贴也不给发,退休的工资册至今还被扣留在鄂州市西山环卫所所长舒忠于的手上,刘新兰每月必须多次找这个许所长索要退休工资,退休前每次只能领到二百元,还要找这个领导签字,那个所长批准,故意刁难拖欠克扣刘新兰的工资,有时候刘新兰碰不到领导还要多次跑路,还经常被西山环卫所里的某些领导奚落“你刘新兰的工资要找法轮功去要”。后经刘新兰的大哥多次找鄂州市西山环卫所正当交涉,退休后领到手上的救命钱最多的也只有每月八百元,还要挨所长舒某的训斥,看舒所长的脸色。刘新兰是鄂州市西山环卫所的正式职工,到死都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工资册,她的工资到底是多少?十多年来被克扣了多少钱?是否被某些人侵吞?都不得而知。时至今日,鄂州市西山环卫所也没有把刘新兰的工资册给刘新兰的儿女。

十余年来,鄂州市六一零、鄂州市环卫局和鄂州市西山环卫所常年长期非法监视跟踪刘新兰,非法监听刘新兰家的电话,多次被绑架到省市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和劳教所,每逢节假日还要上门骚扰,这些都给刘新兰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当刘新兰的亲朋指责鄂州市西山环卫所的卑鄙做法时,所长舒忠于亲口承认长期监视监控刘新兰是上级(鄂州市六一零)的指示和要求。

刘新兰退休后因经常领不到退休工资,缺衣少食,生活困顿,经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骨瘦如柴,每天还要承受精神上和生活上的巨大压力,精神上曾再一次一度失常。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刘新兰因无钱买棉衣棉裤,在湖北的严冬季节里肺部感染,二零一三年一月入院治疗,每天三千元的医疗费,鄂州市中心医院要求转到武汉治疗,因家中无钱,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九时放弃治疗,抬回家的当天下午三时五十分离开人世,生前连外出打工的儿子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刘新兰的过早离世,给家人和亲属带来无法弥补的伤痛,许多了解刘新兰情况的市民纷纷谴责鄂州市环卫局、鄂州市西山环卫所和鄂州市六一零对刘新兰进行没有道德没有人性的邪恶迫害。

鄂州市大法弟子刘新兰的过早离世,是江氏族流氓集团在神州大地迫害法轮功中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罪业是作恶者自己和家人都无法还清的。在此奉劝鄂州市及中共政法系统的人员,勿做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和打手,及早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将功赎罪,这才是那些曾迫害过法轮功人员的唯一出路。否则,天惩一到,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