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感谢师尊再一次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开创了网上法会的交流平台!正法修炼的十余年中,在江氏流氓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有无数大法弟子失去了家庭。大法弟子圆容好家庭、救度和大法弟子有因缘关系的众生,也是否定旧势力阻碍更多世人得救的安排。在这里仅把我在修炼中使丈夫得救并认同大法的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修炼后才有了和睦的家庭

在得法前,由于身体不好,我整天难受。我经常遇到不遂心的事,就常和丈夫打仗。那时丈夫总出去玩,我就更加生气。一次丈夫半夜玩完回来,把我气的起大早到婆婆家,和公公、婆婆大闹一场。教育孩子也没耐心,生气时就和孩子大吵大嚷。

在单位虽然抑制自己的脾气,但经常还是不知不觉的叽叽歪歪,同事说:你到底咋回事?

那时我的身体状况很差,上二楼都上不动,下了班啥都不想干,只有躺在床上。丈夫不太管家,弄的家不象家,活一天都很艰难。

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大法教我明白了怎样做人,身心变化极大,我就象变了一个人,遇事先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家里的活我全包了。管孩子也不吵了,在单位不贪不占,同事也说我变了。婆婆儿女中只有我经常去照看并送给她生活用品,从此再没和丈夫吵过架。

我每天下班都去学法小组,天天乐乐呵呵。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丈夫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二、迫害开始后,丈夫因恐惧而迷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了,二十一日那天,我登上火车,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我下了车才知道电视在二十二日全天候播报诬蔑大法的谎言。丈夫被铺天盖地的迫害形势吓坏了。他把能找到的大法书都撕碎送到了单位。当我拿着一袋子被撕碎的大法书回到家中时,心里难过极了,我放声大哭,同时我为胆小不能担事的丈夫而痛心。

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我被劫持到精神病院,邪恶让丈夫全天看着我,不允许我出病室,他也配合。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又一次進京证实大法,公安分局逼迫单位和家人再次把我送進精神病院,丈夫看到我被迫吃進抗精神病药导致身体和精神痛苦至极时,偶尔帮助我藏起药片,但是他还不让我炼功,不让我学法。从精神病院回到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监视着我不让我出门,以撕书相逼不让我学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单位领导因我拒签保证书停止了我的工作,并且胁迫丈夫整天看着我,不让我出屋。单位又让我承诺不進京上访,我不配合,他们就停发了我的工资。二零零一年三月,单位伙同公安局要绑架我,从此我被迫流离失所。很长一段时间里有的同修来看我,都被丈夫给骂走,甚至撵出门外很远,不允许我和同修来往。

我被邪党关進看守所、劳教所迫害时,丈夫经不起世人的冷眼相视,不能自已,精神上压力很大,不得不离开单位从而被迫失去工作。当时还有老母需要赡养,还有女儿上学需要资金。在那段时间里他又找不到工作,只能卖了房子供女儿上学。看到昔日红红火火的日子变得如此艰难,他把这一切都归于我修炼的缘故,从而骂师父、骂大法。

丈夫待我就象是仇人。一次,家里来了亲属大家在一起聚会,可是他躲我老远。过年时亲属聚会,大家在一起吃饭他象不认识我。我被迫害的住進医院他只去看了我一次,再也见不到影儿。我住在外面独自养伤时,他很少去照顾我,好象没有我这个人,更让我难过的是,他和我提出了要离婚。

三、向内找,我把基点放在救人上,丈夫真正的改变了

1、丈夫也需要救度

正法修炼开始,我知道救人是第一位的,因此我在三件事上从来不敢放松。当时走出来的同修很少,我总觉得做好救人的事是最重要的,我一直做着该做的事,心想我失去一切都不能没有大法。我在那个阶段的认识是:只要做救人的事,邪恶就会干扰,不能因为干扰就不去救人,而没有认识到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也不知道怎样否定迫害。

记得有一年过年了,我颠簸在外回不去家。弟弟让丈夫捎给我一千元钱,送钱时丈夫说:给我留下二百元过年吧。那一次我望着丈夫离去的背影,想起和平时期的家境,现在和那时对比,丈夫怎么能理解得了呢?还有,邪恶在到处找我,怕的因素也在困扰着我,当我知道邪恶找上门来让丈夫带着他们到亲属家找我,他也配合,让他提供照片他也给,他的怕和配合是否也是我修炼状态中不正的因素造成的呢?我意识到自己一定是偏离了法。

2、向内找,发现自己的不足归正自己。

回顾几年修炼的经历,我原本觉的别的同修不能做,而我能做,这是建立自己的威德。我把自己放在众生的前面,还夹带有显示的心理,觉的自己比别人敢做,不是证实法而是在证实自己。当迫害来的时候,不是在法理上认识,在个人修炼的状态中承认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干扰,还以为自己修的不错。经过不断学法我认识到,在救人的正法修炼以来,师父没有安排大的关和难,那么我遇到的这些迫害就是要否定!同时在法中归正自己。

3、在经济上否定迫害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很多同修成立了小资料点,我的时间宽松了很多。我就和一个同修商量开个小店,这个举措丈夫很高兴,我自然也有机会和丈夫沟通了,同修也抓住时机向他讲真相。我和同修把赚点钱放在了首位,没意识到在这过程中救人的事,小店很快就夭折了,借来的钱也赔上了。后来我认识到基点摆错了。

很快又有同修帮忙给我在外地找了一份工作,我和当地同修共同救人,还把工作的单位作为救人的场所。我经常和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升华很快,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一次当地派出所警察到单位来找我,我堂堂正正的面对并且告诉他们:我不归你们管!解体了干扰。后来那儿的派出所、政法委都知道我到处讲真相,单位的老总和经理对他们说我没有“问题”,老总在单位也从没阻拦过我讲真相,而且很信任我,我的工资不断上调,比副总经理的工资还高。我对正法修炼的法理越来越清晰了。

丈夫在家也开了一个小店,能维持生活了。每次我回去都帮助家人干一些活,不失时机的给丈夫讲真相,终于他退出了邪党组织。不久有亲人在外地为他找了一份工作,他很是高兴。一次我去同修那办事,离他住的地方很近,我去看他,他高兴的把我介绍给他的同事。那次是他在我被迫害后第一次陪我上街,给我买了衣物,还告诉我他的收入颇丰。我对他说:你知道吗?是你三退以后得福报了。

4、全盘否定一切迫害

邪恶对大法弟子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我们要全盘否定。

过去丈夫因我失去工作被迫害,自己又两手空空,觉得没有脸见人。我把自己在这场迫害中的关系摆正后,我知道什么网上通缉、开除工职等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只要正念对待它,它全是假相。我就堂堂正正到单位要工资讲真相,在自己家经营的店里,大大方方的管理。丈夫也开始变化,大面积接触过去的同事,为我讲真相做铺垫。

否定经济迫害也是救人,法理清晰后师父为我开智开慧,我在企业管理上用真善忍的标准规范管理,仅八个月的时间,利润比同期增加了四十六万元。我现在的月工资也在七千元以上。家里的店收入每月是两万多元。丈夫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份又买了近二十万元的车。我告诉他,这短短几年中的经济变化都是师父给大法弟子的,你要支持我所做的一切。

我在学法中悟到:只要大法弟子走正路、站在了正法修炼的理上,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过去学法不得法,一次次被这样迫害,那样迫害,丈夫因此而提心吊胆。现在我在救人的路上不断破除干扰,否定一切迫害,八年来一直稳稳的走在回归的路上。丈夫看到昔日遭迫害后被医生断定下肢会瘫痪的我今天越来越年轻,他佩服的说:法轮大法好!

四、走正路,师父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一切

1、救人不忘修好自己

二零零九年十月 ,我又被一个新单位聘去,当时企业在装修阶段,你来我走的,我就把救人放在了第一位。在单位我主动承担起很多老总照顾不过来的工作,把公司上下级都圆容的很好,他们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境界。丈夫也觉的很有面子。

一次丈夫去看我,我告诉他,过去我有很多地方做的不符合法,遭到了不该承受的迫害,也连累了你。现在你退了党就有好事来了,你再把你过去对大法说的不敬的话,做的不利于大法的事声明作废,你才会真正得到救度,师父会给咱们更好的。他当时就写了声明。

一天,我回家时,赶上八十四岁的婆婆突然意识没有了,想不起刚刚发生的事,啥也不知道了。等她清醒以后,说话舌头不听使唤,嘴也开始麻,浑身哆嗦,盖两床被也不管用。我告诉丈夫把他哥哥找来,当时还有他妹妹,我们五个人一起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到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婆婆说上厕所,她不让人扶,自己说:“我好了。”她真的就和健康人一样了。我抓住机遇和他哥哥说:大法是救人的,你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吧,只有退出邪党组织才能在大难来时保命。过去一提这事儿就回避的大伯哥,马上回答我说:就听你的!

2、你和她一样了?

二零一零年年底,一幢门市房又推到了我面前,当时我和同修交流,认为现在救人时间很紧,最好不要(得装修、经营)。但是很多常人亲属表示要帮忙,必须让我留下来。从短缺的资金、设计、装修到营业前的一切,都是大伙帮助完成的。装修的两个半月中我只回去了几次,回去以后才发现有装修的工人需要听真相了。

我对丈夫讲真相:你看有多少人希望得到这个房子,偏偏你能拥有它,是大法弟子的福分,是你脱离邪党、赞颂大法的福报。他说自从婆婆好了以后,他天天在心里念诵“法轮大法好”。

过去路遇熟人我要讲真相他阻挡不让,害怕摊麻烦,自那以后再看到我要讲真相,他就回避,不再生气了。一次,我们去医院看望一个亲属,他配合我告诉病人,念“法轮大法好”有好处。每次回家我都给父亲带点资料,他赶快说:留下看看吧,挺好的。还有一次,很久不见的同事在一起吃饭,我在他面前给他们讲真相的时候,那几个人很轻松的都退了,丈夫心态很自然。他们说丈夫:你现在和她一样(也修炼)了?

五、丈夫的变化源于明白了真相

每次回去我都和丈夫说说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借此進一步讲真相,他说共产(邪)党早晚得完蛋,我对它不抱有希望。

我每次回来差不多都有同修的事要我捎带办,同修来时他都能打招呼,不象那些年骂同修了。这个房子的位置交通方便,有时同修学技术、同修家属住宿、招待律师等等来在这里,他也没说的。我告诉他,别看你做的这些,是你在选择未来,摆放你的位置。这房子是大法的资源,你要回报大法。他说:我知道。

自从有了车,他就说:我是你的司机,随叫随到!他真的每次都问我:今天都去哪儿啊?我去同修家无论多远,都是丈夫开车送我,这样节省了很多时间。一次,晚上学完法,同修家离的很远需要打车,我打电话找丈夫把同修一直送到家。还有一次同修买的电话卡让我捎回来,很晚了也是他开车取回来的。还有一天他刚把我送到非常远的同修家开交流会,还没等我坐稳,有一个同修来电话说有急事用车,我又把丈夫叫回来,接同修上监狱营救被关押出狱的同修,虽然我们到监狱时同修已经营救成功了,但是那天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他拉那么多同修去做他应该做的事。

总之大法改变了丈夫,是他见证了大法的伟大、超常,是他看到了希望!丈夫在广泛接触老朋友、老同事,让大家知道大法弟子家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是他明白的一面让众生都来看到希望!

结束语

在过去的十几年正法修炼中我体悟到:只有多学法明晰法理才能正念足,把众生得救作为己任,才能否定旧势力安排的干扰。如果停留在个人修炼的认识上,处处想到的是自己,干扰就会不断,因为那是旧宇宙的理。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好坏出自一念,我们是由师父管,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不是来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和世人的关系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我们走的正,无论多难的路都可走得通,因为我们有师父!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