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得新生 讲真相救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在十三年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我们从家庭到社会、从高级官员到讨饭花子,不分高低,不分贫富,不分老幼,走到哪里把真相讲到哪里,把真相资料送到哪里,在修炼的实践中升华。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炼前,我全身是病,常年药泡着,脾气暴躁,心烦意乱,十多口人的大家庭,见谁都不顺眼,常常找茬气人。一九九八年,正忙着种棉花浇麦子的季节,我病情恶化,全身象火烧似的疼,呼吸困难,昼夜不眠。丈夫放下农活,把我送到德州大医院,专家诊断为:心血管闭塞,心肌缺血,缺氧,已到晚期,没有特效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请家人有心理准备。全家老小在背地里哭哭啼啼,焦急的守着我。

九八年四月三十日,在痛苦中煎熬的我被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因修炼起死回生的神迹所震撼,请回《转法轮》。手捧宝书,我心情激动万分,泪水纵横:师父,我找到了!这就是我在世上要找的师父!

第三天晚上,同修甲带我到学法点上学法,第二天早起炼功,病痛彻底消失了,心境明亮透彻,整天乐呵呵的,时常激动的热泪盈眶。不到一星期,师父给我打开了天目,学法时,拜读哪一行,那一行的字都是立体的,比原字大一、二倍,行与行之间,还有彩色的法轮在旋转,身体轻飘飘的,骑车子象有人往前推,身体变胖,脸色红润,象换了个人一样。

通过学法炼功,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严格要求自己。我身心的变化感化着世人,亲人们非常高兴,见人就讲法轮大法好。亲友三三俩俩走入大法修炼的有四、五十人。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我们到各地集市上炼功洪法,有很多人走入修炼,身心受益。

讲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零年六月初,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進京上访。我一路静心背法,上访护法信心十足。中午,我顺利来到天安门广场中心,四处寻查,有车但没有几个人。下午三点多,我一个人抱轮炼功,只有几分钟,一辆灰白色警车开过来。我被绑架到天安门看守所。当时里面关着各地上访的几十位大法弟子,大家都静静的坐在地上,过来一个恶警踢一位少年大法弟子的下裆。我上前阻止,被恶警拉出去审问。我心里很稳,跟上访无关的事一字不提,讲的有理有据,我知道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后来,一位老警察把我叫到另一个房间,他说着山东话,非常尊重我,他先讲六四惨案,又说法轮功,思维很正面,还送我路费,让我回家。我笑笑不要他的路费,大约晚上九点多,他叫来一位老年女便衣把我领到前门车站,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回到家中。

抓紧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

我常去机关幼儿园接送孙子,接送孩子的家长很多,我遵循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有师父的加持,我正念十足,非常自然的给大家讲真相。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我是法轮功,明白真相的人们,见我特别热情。

零九年冬季我和大法同修去边远地区农村发真相资料,刚发完这个村沿街道向另一个村走,突然后面的狗狂叫起来,我认为还有同修没跟上来,就去找他们,这时前后来了四个身体强壮的小伙子,手提两米的铁杠,带着几条狗把我拦在大道中间吼叫着:干嘛的?我立刻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善意又严肃的说:大道四通八达,一天二十四小时车辆行人不停,我六、七十的老婆子走路也被管治吗?看好你们的狗别咬人,同修在百米外喊我:“婶子我在前边”。四个大汉老老实实闪开道,我们平平安安把真相发完了才回家。

十多年在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我们经历了无数比这还恶的险恶场面,多少次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魔掉了人的东西,走向成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