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市女教师陈少清被迫害致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湛江市陈少清女士,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屡次被中共邪党恶徒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再次被湛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绑架折磨、枉判五年,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被灌药下肢瘫痪,留下残疾。

陈少清女士只是坚持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被中共邪党从一个身体健康、四肢健全的人迫害致残。恶警曾用石头夹住她的双脚,然后用手铐铐着长时间吊起来,使她的双脚肿胀,导致瘫痪。陈少清亲人饱受邪党株连迫害压力,丈夫因受不了这种打击,被迫与她离了婚。

陈少清女士陈述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的生活过得很规律,有工作、有家庭、有自己的社交、有自己的信仰、有人生的目标,过着一个正常的生活。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为了自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却遭到中共恶党迫害了十三年,我的生活环境被中共恶党破坏了,工作被开除,家庭被破裂,生活环境没着落,被强制迫害放弃自己的信仰。”

“在这十三年里,我曾经被中共恶党经常来家骚扰,拘留、关押洗脑班、劳教、非法判刑过。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那些邪恶的环境里,我遭受过的迫害手段有:长期精神折磨,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二十四小时蹲着看、听洗脑光碟,双手长时间被手铐铐起在栏杆上,双脚被手铐铐在床上,冬天被用冷水泼在身上,甚至打、骂等等。”

在三水劳教所中受尽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陈少清女士在一条大街上被警察又一次绑架。第二天恶警就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尽肉体和精神的折磨。

刚进三水妇教所,陈少清女士就被单独关押在劳教的医疗室里,由三个恶警和三个夹控日夜轮流监视迫害,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站也不准坐,昼夜二十四小时蹲在地上,蹲不好,两个“夹控”就把她的手架起来,压住脚,就在她身上捏,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还用肘使劲地捣她的背后。邪恶的狱警看到时说:“你就当我没看见。”恶警所长唐广莉还叫恶警用电棍吓唬她。白天逼迫看中共造谣的电视节目,深夜用耳机放大音量播放辱骂法轮功的见不得人的鬼话。当她困倦时,恶警就指使“夹控”用草扎她的鼻孔,或把她的上眼皮翻上去,贴在额头上。两个“夹控”有时把她架成大字形来折磨她,有时还用冷水从头泼下,衣服都被淋透了。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恶警改变迫害方法,把陈少清关到专门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大队,上午强迫劳役,下午强行洗脑,写什么思想汇报。陈少清不配合,恶警就叫三个“夹控”把她从二楼拖下楼,再拉到三百米远的教学楼,有一次拖到楼梯口,一把将她从楼上滚下一楼,头被撞了一个洞,脚被扭伤。

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因陈少清抵制洗脑,又一次把她关进“严管房”,陈少清又绝食抗议三十天,骨瘦如柴,双脚不会走路。恶警怕出人命,才把她转回到原来的班里去,与做厨房工的普教人员在一起,一天二十四小时由两个夹控轮流监控。白天其他人做工去了,两个夹控就留在班上监控她。

二零零五年二月,陈少清再次绝食抗议恶警对她无休止的迫害。绝食一百四十天,体重从一百斤降到七十多斤,只剩皮包骨头,双脚萎缩,生命危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当地六一零头目把她送回家。

在“法制学校”被关小号开水烫

陈少清回家后,邪恶的六一零头目经常到她家或她工作的地方骚扰她,甚至连她家人也无法安宁,每天都提心吊胆。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八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六一零邪恶头目孙康琼、尤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再次闯进陈少清家,以她还没写“转化书”为罪名,又一次强行绑架她,劫持到湛江市“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把她单独关在一个不到二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出入,房子只有一个铁门,一个铁窗,里面装着一个喇叭、一个监控器,吃、住、拉都在里面,每天那些所谓的“老师”、“校长”进行谈话或者放高音喇叭,对她进行精神折磨。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无理迫害,“校长”王建军叫保安把她拖进黑房子里,这里没有窗口,装着喇叭、监控器,里面黑洞洞的。再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放高音喇叭,被“校长”符少群重重一巴掌打到她的太阳穴上,陈少清当时晕倒在地上,符少群就把开水倒在地下烫醒她,头、身全部湿透,脸也变肿了,连饭都吃不了。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陈少清要靠双手扶着东西才能走动,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怕陈少清家人知道她的情况,四月二十二日又匆匆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直至恶警见她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经医院检查她得了晚期肝癌,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才于四月三十日将她放回家。

再次遭绑架,被迫害致残

回家后陈少清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超常使她身体在短时间内恢复健康。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七点钟,陈少清在租屋门口又遭绑架,多台电脑设备、钱物等被恶人洗劫一空。陈少清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中共邪党人员长期不准亲人朋友探望。零九年五月,朋友去探望她时,陈少清是被别人背着来接见的。当时陈少清骨瘦如柴,非常虚弱,双眼紧闭,神志不清,不会说话,下肢蜷缩,不能动弹,生命垂危。

她每个月被限制只能花五、六十元买些日用品(其他人可以用一百五十到两百元)。有两个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她,不许她接触其他人。

陈少清女士说:“五年前(二零零八年七月),我被湛江市国安非法关进麻章区看守所,被湛江市洗脑班的头目符某某指使恶人打、骂我,把我压在水龙头下,打开开关,用水管子对着我的嘴灌自来水,被折磨到休克后恶人才停手;被强行灌食灌药,不知是什么药导致我双脚瘫痪。”

中共恶党还动用湛江市分局、法院、司法机关非法判陈少清女士五年,关进广东省女子监狱。当时陈少清女士已经被折磨成体重三十多公斤,双脚瘫痪的人,广东省女子监狱不但不按照规定拒收,还把她关进去继续迫害。

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是迫害坚持“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在这里,陈少清女士被天天关在小房间强制看洗脑光碟,诬蔑法轮功的书籍。中共怂恿的恶徒天天在她的双腿上用力压、拉等不同手段折磨,每天逼迫写所谓的“四书”,不写不让睡觉,长时间坐椅子,恶言攻击,直至被广东省司法医院鉴定,陈少清女士的脚是“双腿功能性障碍,腰椎间盘膨出,骨质增生”后,狱警对她的迫害才有所收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