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劳教所对我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我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在本溪劳教所遭抻床酷刑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我们学法小组去盘锦市大洼县小庄子散发真相资料。我被当地村支书举报给大洼县荣兴派出所,警长高万春、户籍员邓兵绑架我到荣兴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姚志刚和指导员李作凯绑架我到大洼县拘留所,十天后七月二十八日指导员李作凯、副所长杨天久、警察孙某某、户籍员邓兵把我送到本溪劳教所,非法劳教我两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因为我不“转化”(即违心背叛信仰)被劳教所隔离在十大队,大队长杨东东让我们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我认为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就在二零一一年大年初六扫雪时出走,被追回后被劳教所非法加期一年并非法关小号十四天。本溪劳教人员王大志在小号经常给警察打构陷我的小报告,后来警察给我隔离到六大队,正赶上本溪市六一零在本溪劳教所给本溪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

辽阳诈骗犯贾春力诋毁大法,用下流的语言侮辱女性法轮功学员,我给他讲真相,他就到处构陷我,还把我帽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和“退党团队保平安”举报给每天都打人的队长王盛科。三月廿八日晚八时王盛科用警棍在我头上打了二十多分钟,教导员刘慧波也打我,他们当天还非法给我关小号。

四月一日劳教所所长乔红权知道我在劳教所讲真相救人,就让管理科郑凯副科长带着劳教人员辛强、于永贵、刘成武、王雪、孙龙、许贵宝等六人给我上抻床抻了十四天,到七天时他们把我放了下来,劳教所所长乔红权知道我没“转化”的消息就让劳教人员把“转化”我当作政治任务,又对我抻了我七天,这次不是简单的定位,劳教人员辛强(辽阳的)、于永贵(本溪的)为了立功,每天给我紧一遍绳,疼得我二十四小时合不上眼,还不给我清理大小便,到第六天我发正念把手铐都挣开了,他们又重新焊上,于永贵还威胁我,要把我抻成扒鸡,成为不能自理的废人。到第七天我的脚都肿得黑紫,四月二十五日郑凯让辛强逼我写下了“三书”。到晚上就给我把手脚绑上,又绑了十多天才把我送到“法制大队”。

我的腿伤在劳教所卫生院治不好,到本溪市三院检查,开药治疗了四个多月才封口,伤口不流脓了。他们怕我家人知道,就四个多月没让我和家人接见。随后八月份我发现胸部有硬块,到三院检查和到金山医院复查都说是水肿。这是劳教所迫害我造成的后遗症。

本溪劳教所所长乔红权、政委梁中瑞等警察不只是迫害我,在十一月前夕还让管理科和法制大队警察、三大队、六大队的部份劳教人员集体迫害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刘仕业、邬成均、铁岭市法轮功学员郭志权、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叶延东,把他们四人每天一个拖上抻床,用电棍电,逼他们“转化”,恶警郭铁鹰每天都诬蔑大法,威逼他们四人。我回家前在直属队呆了七天,直属队陈大队长指使劳教班头王大志(本溪的)每天逼迫劳教人员劳动十七个小时,组装打火机头。定量二十公斤,干不完就用鞋底子打耳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