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后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百病缠身,肝病、心脏病、肾炎、关节炎、神经皮炎等等,只有头发没有病。最为严重的是神经衰弱太折磨人了,只要犯病,几天几夜不睡,也不困,两只眼睛瞪得都闭不上了,浑身无力,心跳气短,突然间遇到什么事,就象触电了一样动不了。

我的丈夫与别的女人走了,家中所有能拿的拿、卖的卖,那时我只有三个孩子和七十二元钱。大孩子十七岁,最小的才八岁,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得租房住,就靠十七岁的儿子蹬三轮车过日子,生活一贫如洗,十分艰难。

我忍受不了疾病的折磨,更让人痛心的是看着十七岁的孩子早出晚归,被汗水湿透的棉衣,我的心疼啊,我想到了死,不想活了,我活着就是这个家的负担,是孩子永远的负担,还有两个女儿要上学,小女儿也经常生病(肺炎)。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怎么能承担起这么重的家庭负担。我喝青霉素不死,求邻居打青霉素不做皮试也不死,路上过车不想躲,想一死了之。

当今世上的人利益心很重,看见我家的情况所以亲属都害怕我们求借,不想和我们来往,正象常言所说:穷在大街无人问。

就在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我的姑婆告诉我说法轮功好,能使人身心受益,强身健体,治病有奇效。就是修炼,你要是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那病就是消业,你要是把自己当作常人,那你就打针吃药。我听后心想豁出去了,死就死活就活,就炼法轮功了。

第二天去学功,学了三个小时也没记住多少,在我往家走时我就觉得我这个身体长有两三节楼那么高,心长得有脸盆那么大,好象第一次看见太阳,这阳光咋这么好哇,走路身子发轻,好象要起空,看着路上的行人谁都没有我高,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心情这么好,如同换了个人一样。

当天晚上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睡梦中我看的非常清楚,我的身体被前后分成两半,只看见了后半身,放到一张床上,有两个穿大褂的大夫,一个大夫在我的身体里往出拿什么东西,放在一个打针用的白盘子里,从那以后我无病一身轻。小女儿的病也好了,也不打针吃药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姑婆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口气读完,我觉得这就是我要找的。我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与人争,乐于助人,我什么活都能干,全家都十分高兴。邻居也都愿意和我们相处。

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家里没有电视,有一天邻居说大姐你来看看法轮功干什么呢,当时我就说电视演的是假的,骗人的。当天晚上我仔细考虑,想好后,我决心继续修下去,法轮功是正法,是真法,真经,是高德大法。

因为我属于独自修炼,同修谁都不认识,姑婆早搬家了,去了哪不知道,炼功还能坚持,但不经常学法。

零一年听常人说,有炼法轮功的人到北京上访,被抓回来送看守所了,我想我不能在大法里捞好处,也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大法做点什么,回报师父,回报大法,就这么想,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外地同修,我们一起送真相资料。那时候只能晚上出去,因为我们小屯住的偏,又是趟房,房后就是地,两个大孩子干活都得贪黑,九点以后回家,只有十三岁的小女儿一个人在家,我问她怕不怕,她说不怕,可是我看见孩子的眼神多么希望妈妈能和她在家呀,为了还大法清白,我要走出去。 二零零二年,因为我做的不好,人心很重,被恶警抓去迫害,在派出所里我和警察讲大法是被冤枉的,讲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听我讲后,有个警察还偷着给我买了两个面包和一双袜子。把一瓶冻的邦邦硬的矿泉水用自己前胸的体温化开给我们喝。

看守所里我和管教女警讲真相,和犯人讲真相,她们都表示同情,不迫害大法弟子。社区六一零副主任到看守所找我签下逮捕通知书,非常傲慢的对我说:知道什么后果吗,我非常自豪的笑着对她说;知道,她说不后悔吗,我说不后悔。

邪党迫害我四年,这期间我哭过也笑过,零二年孩子告诉我说我的父亲由于对我的担心和思念,不到半年就去世了(因为原先身体就不好,有冠心病)。我听后心如刀绞,父亲一生劳累,我还没来得及回报,他就走了,我哭了,止不住的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流,但是我很快就静下来了,在心里说,女儿不能在床前尽孝,是邪党迫害我,也害了你,不是女儿不孝。有人问我说,父亲去世了,不在家,你不后悔吗?我说我不后悔,是大法救了我,我才能有今天。

在监狱里,儿子随“帮教团”去看我,说要结婚了,日子都定好了。我很高兴,等到儿子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家里也没啥人,就一个妈还不在家,这几天孩子不得哭成什么样呢,今天晚上也得和我一样不能入睡。我哭了,想来想去,不是妈妈的错,错在邪党,是他们迫害好人。同监舍的人问我说;姨呀,儿子结婚了,这么大事你不在家,不后悔吗?我说我不后悔。后来孩子写信给我说,婚礼非常隆重,亲戚朋友来了很多人,还有不认识的。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同监舍的人有走的,有来的,我都让她们明白真相,告诉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不让父母为你们操心,时间长了,她们都有变化,不再象刚来时那么自私、打仗骂人。有的说要早知道有法轮功多好,有可能就不犯罪了。有的说回家就炼法轮功,她们大部份也都看过《转法轮》。

我要回家了,她们有的哭了,舍不得离开我,有的说这里边就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有困难找你们,你们能给予帮助,有委屈,有痛苦,你们能给予安慰,有心里话能和你们说,你们不搬弄是非,要早点认识你们多好。听了她们的话我笑了,从心里笑了。我觉得我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法能改变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