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三年——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在这十几年的修炼当中,有过艰辛,有过痛苦,有过悲伤,也有过胜利后的喜悦,都在师尊的加持下走到了今天。在过关当中,特别是心性关,真是剜心透骨,在舍去常人的名、利、情和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的过程中,全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现将我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出生在山区农村,从小就体弱多病,生活非常艰难。那时父母很疼爱我,从小对我非常体贴,尤其母亲对我特别关心,做事、办事处处都由着我,姐妹几个中母亲最疼爱的就是我。

我结婚后和公婆关系一直处理不好。丈夫在乡政府上班,那时工资挣的特别少,一个月三十多元,交父母二十元;我在厂里辛辛苦苦的上班,挣不到多少钱,还得交公婆十五元。后来我生下儿子后,丈夫仍然交钱,我挣的钱抚养儿子。这时,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有时连床都起不来。没办法,三个月的孩子只好请别人带。想念孩子,恨公婆对自己的不公,哪有儿媳妇给公婆交钱的呢?气恨之下,我的身体彻底垮了。

一、绝处逢生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一次乡政府组织旅游,出于好心的丈夫对我说,“你跟镇上的人们一块去旅游吧,走几天可能你的病会好一些。”没想到在去北戴河返回北京时,我的病突然爆发了。当大家把我送到北京医院时,我已人事不省。丈夫和兄弟闻讯赶到北京把我接回来,在县城医院打了数天点滴,病情仍然没有好转。丈夫心情十分沉重,说心里话,我已觉着活着没有意义了,真想一死了之,可看着可怜的孩子我又下不了决心。

就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时,我遇上了法轮功。有一天走在街上,我看见炼功的人很多,我就跟着他们炼起来了。刚炼几天,我几十年的病就一扫而光,我简直不敢相信。法轮功太神了!可没有多久,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我决定走出去证实法,为师父讨公道。

二、去北京证实法

师父在讲法中说:“这些事也在结束当中了,只是还有一部份人没走出来。”[1]看了这段法,我泪流满面。这么好的大法在被诽谤、诬陷,我在大法中受益这么大,我必须走出去证实法。我的决心一定,师父给我安排了四个同修。当时,眼看就是二零零一年的新年了,班车上不时地有警察盘问不让上访,而且天还下着小雪。我们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为躲避警察的盘问,我们毅然步行,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

在路上,我们一边走一边背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背法中,一切困苦、畏难都不存在了,心中充满了对大法坚定的正念,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我们找了个小旅店住一宿,第二天接着往前走。

快到北京时,天已经黑了,我们也没住处,正在着急,突然望见前面有灯光。我们顺着路走到跟前,一看是个旅店。可是店主不让我们住,非要跟我们要身份证,我们没带着。那天,寒风刺骨,天特别冷,我想:师尊啊,我们不知道路还有多远,我们实在走不动了。果然店主马上换了口气,让我们住下了。就这样,我们一路步行走了六、七天终于到了北京。

那天晚上,在去天安门的路上,我们看到四面八方来的都是大法弟子,我们发自内心的和同修们打招呼,内心感到特别亲切。虽然我们都不相识,但我们是同门弟子。这时,同修们看到蓝蓝的天空突然出现了几道白云,格外的鲜艳。同修们都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叫我们走好证实法的路。

快到天安门广场时,突然冒出几个警察把我们拦住并强行把我们带進派出所。進屋后,里面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我们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大法弟子们共同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我们给警察们讲大法真相。他们说:“我们知道的太多了,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住了几天,警察们说:“你们回去炼吧,以后不要再来了。”他们给我们买了车票,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顺利地回到了家。

三、在劳教所证实法

二零零二年冬,邪党在我地掀起了新一轮的红色恐怖,许多大法弟子被无理抄家、抓捕。一天,我正在家,突然闯進几个政保股的恶警强行把我带到公安局進行迫害。三天后,又把我送進洗脑班。我拒不配合,两天后从洗脑班闯出,被迫流离失所长达两年。后来,又被抓到县城,洗脑迫害了一个月。我质问他们:“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你们往哪儿转化我啊?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恶警们无话可说,但他们还是不死心,“我们转化不了你,送你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那是专门转化法轮功的。我就不信转化不了你。”

恶警们真把我送到石家庄劳教所。刚到劳教所时他们对我还挺好,看似很关心,其背后的目地还是想转化我。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叫来几个邪悟的人,强行把我抬走。有个邪悟的把我的手指都快折断了,到了二楼放开手时,她的手却鲜血直流。当她叫狱医包手时,狱医冲着我大叫。我心里非常明白,我大声地对他说:“那是害人害己,现世现报,罪有应得。”

不一会儿来了几十个邪悟的,都穿着红衣服,一下把我围起来。情急中我大喊:“师父!”突然,一切都静止了,那些邪悟的都站在那不动了。随之,师父的法回响在我耳边,“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3]

在劳教所,邪悟的犹大们断章取义,歪曲师父的法来迷惑大法弟子,我不为所动。有一天,他们拿来师父的书想念给我听。我说:“你们不用给我念,还是我自己念吧。”一口气,我把师父的法快念完了,他们都静静的听着,好象被大法的力量抑制住了。

平常,那些邪悟的轮流换班。但不管谁来接班,我都先炼功。她们很怕恶警,有时我炼功,她们就都站在门口。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们没得到一点收获,邪恶们开始变换招数。她们四小时一换班,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时不让我合眼。我稍一打盹,她们就打我的头。有一天,一个人小声说:“咱们写个保证,你按个手印就交差了。”我听到后严厉的指着她们说:“你们敢这样,大法绝对饶不了你们。”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大法弟子。她们见我不屈服,于是起来拉着我在地上转,消弱我的意志力。我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痛苦、屈辱一齐涌来。一瞬间我觉得很苦、很累,眼里充满了泪水,但转而一想师尊对弟子的承受和太多的付出,我的苦恼顿时烟消云散。后来她们把我放弃了,不再管我了。

有一天狱警叫我收拾东西准备走。我刚到大队长屋里,他们说:“不然,你给家里写个保证,就说以后再也不出来了,就让你回家。”我说:“回家不回家无所谓,一切都有师父安排。但是,我也警告你们,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支持大法,唯独中国迫害法轮功,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久的将来一定会看到大法的美好。如不改悔,到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刚说完,大队长说:“不写就走吧。”大队长和一警察把我送到门口,这时我才知道丈夫在门口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就这样,我离开了邪恶的黑窝,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四、与婆婆改善关系

从劳教所回家后不久,我公婆把楼卖了,把钱分给了小姑子、小叔子,没给我们。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接受不了。我学大法后心性提高了,我跟丈夫说:“别跟他争了,我们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4]”我也不记恨他们,该去照顾公婆还一如既往,洗衣服、做饭,照顾他们更加周到。有一次公公住院了,病得很严重,我也扶不动他。那时丈夫在学校打工,二话没说,把工作辞了,回来照顾父亲。要在以前,我根本不可能。小姑、小叔、妯娌、公婆都看在眼里。几年来,丈夫的二舅给我和公婆解决我们的婆媳问题,一点作用也没起。学了大法以后,我彻底改变了人生观,处处为别人着想。后来,公婆对亲朋好友、邻居逢人便说:“大儿媳妇学了大法后象变了一个人,不计不较,比以往对我们还好。”

五、整体配合,去人心执著

我和同修们经常配合做证实法工作。因为心性上的摩擦,不时发生矛盾,有时还很激烈。回来后我学法向内找:为什么别人总是和我过不去,肯定是我自己心性有问题。当静下心来向内找时,还真是有许多执著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疑心。这么多的人心,怎么能和同修配合好呢?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5]今后我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对照师尊讲的法去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看看是人心还是正念,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六、讲真相,救众生

我和同修们配合到农村讲真相,劝三退。我们挨家挨户地讲天安门自焚、藏字石、天灾人祸等。当众生明白真相时,我们把真相资料、《九评》、《绝处逢生》、《同化法光》、《解体党文化》等送给他们。他们都高兴地接受并三退。有一位老太太明白真相后发自内心的感谢,送我们出来,一直望着我们走出很远。

一天我们到集上,我给卖东西的小商贩讲现在天象的变化,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中共迫害法轮功,天要灭中共,他明白真相后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买他的东西时他说什么也不要钱,并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我看他确实是发自内心的,但我说:“钱一定要给,谢就谢我们的师父吧。”

还有一次坐公交车,开车的是个小伙子。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并给了他护身符。他激动的说:“阿姨,我不收你的钱。”我说:“你们开车也挺不容易的。”我把钱给了他,并帮他退了团队组织。

十几年来,我们一直做着讲真相,救众生的事。走遍了大街小巷,城镇乡村。有时,冬天特别冷,下着雪,路很滑。我们骑着车子,冻得手脚都没知觉了,可我们心里总是热乎乎的,直到把真相送到千家万户,我们才静静的离去。

炎热的夏天,我和同修配合,背着真相资料,带着两周岁多的小孙女,走街串巷,超市、建筑工地、大集上等,凡是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去。虽然天热的我们一滴汗一滴汗地往下流,但一想起师父为我们的承受付出,总是泪水涟涟。我深深的知道,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我修炼距师尊的要求差的还很远,但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加强正念,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