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

一、概况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二年,南京地区七十三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抢劫和骚扰。其中,至少四人被非法劳教,二十人遭洗脑班迫害,多人下落不明。一名家属因阻拦绑架被劫持进派出所。

各区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分布如下图所示。

被非法劳教的南京籍法轮功学员刘开梅被非法延期,张玉华非法劳教期满后,被直接劫进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由于信息封锁,实际被迫害情况远远不止以上这些。

另外,二零一二年上半年,南京市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恶警从单位或家中绑架到派出所,强行抽血和留取头发后放回,却不给予任何说明。望知情者提供相关信息,曝光迫害真相。

另,文中的“六一零”为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二、典型绑架迫害案例

1.副师级军官三次被非法劳教 迫害者遭恶报

法轮功学员杨兴福,男,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生,南京军区副师级军官,原南京军区政治部《东线影视报》主编,主任编辑职称,大校军衔。因坚修“真善忍”法轮大法,被南京军区“六一零”先后三次绑架关押、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四月,南京军区“六一零”与南京市“六一零”、国保大队联合行动,将杨兴福、陈春美夫妇双双绑架,并上门劫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及大法书籍、神韵光盘等私人物品。杨兴福被南京军区军事法庭第三次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南京军区劳教所;陈春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转关玄武区洗脑班强制洗脑。

杨兴福正直善良、兢兢业业,为人与业务有口皆碑,经常立功受奖,一九九九年在北京参加全国征文颁奖大会时,还代表个人与获奖单位在会上发言,当时报纸整版报道了他和单位的事迹。

二零零零年七月,杨兴福因传送法轮功资料被南京国安跟踪劫持,众多官兵、政府官员、教授、学者、记者打电话到其单位关心询问,军区机关称杨兴福有“政治问题”,起草文件,对杨兴福罗织罪名,诽谤大法、污蔑大法师父,要求全军区部队对法轮功修炼者拉网式排查。杨兴福被南京军区军事法庭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回家后,被提前退休,住房、待遇均被降级处理。

二零零五年一月,杨兴福再次被南京军区“六一零”非法抄家、劳教三年,女儿女婿因此而被株连赶出部队。

被非法关押期间,杨兴福被刑讯逼供、强制洗脑,他绝食抗议迫害而倍受折磨。参与迫害者,从地方到部队,从南京军区到中央军委,从下层军官到少将、中将,一些人由于不听真相,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罪恶政策,导致恶报不断。

参与迫害者之一、原南京军区兼管政法工作的纪委书记、中将李继松,二零零四年身患癌症,半年后遭恶报去世;参与迫害者之一、南京军区原分管政法工作的政治部副主任、少将王长贵,如今身患癌症,长期住院治疗,生不如死。

2.昔日大学生被开除学籍 数次遭残酷迫害 至今下落不明

窦文强,男,一九八零年生,南京浦口区珠江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考入辽宁省沈阳工业大学理学院数理系。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

在校期间,因欲进京上访、坚持信仰,窦文强两次被迫休学。第二次复学后,因讲真相,被校保卫处绑架到沈阳市张士劳教所洗脑班迫害、勒索数千元;又被校保卫处和派出所劫进沈阳市安康精神病院迫害。因不“转化”,被沈阳工业大学无理开除学籍。

两次休学期间,窦文强都因进京上访、证实大法,遭北京恶警绑架、殴打,并被劫回南京非法拘禁,因坚持信仰,多次遭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迫害,被强行注射毒针,导致记忆力衰退,腿脚僵硬,脖子抽筋扭曲,视力大幅度下降,坐立不安,被摧残得生不如死。

特别是二零零一年,窦文强最后一次离开祖堂山精神病院时,身体微量元素的平衡被严重破坏,脖子肌肉严重抽筋、疼痛,后被送医院抢救,医院说身体严重缺钾和钠。

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开除学籍的窦文强回到南京老家,因在网吧上网遭监控,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江苏方强劳教所遭非人折磨,电棍电击、皮带抽打、被打耳光致听力下降,冬天冷水浇淋、被针扎、打火机烧烙胸部、开水杯烙烫、长时间罚站罚蹲、连续数十天“熬鹰”(强行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和洗澡等。

二零零四年初,窦文强回家不久,又被绑架到南京市洗脑班迫害,从洗脑班回来之后,屡遭骚扰。二零一二年二月底,窦文强再次被绑架、抄家,至今下落不明,被劫物品不详。

3.谢丽华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备受摧残

谢丽华,女,二零一二年五十一岁,家住南京市白下区中山门,为人善良单纯,乐于助人。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不断受恶党人员迫害。被非法劳教四次,至少遭洗脑班迫害两次。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下午,谢丽华因在后宰门发放真相资料,被后宰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南京市看守所,三月七日,被白下区、玄武区“六一零”劫持到南京市洗脑班继续迫害。因不“转化”,被非法劳教一年。这是她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因不放弃信仰,谢丽华曾在臭名昭著的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遭残酷折磨,被恶警同时使用四、五根电棍电击,长时间体罚,腿脚肿得如碗口粗,被劳教人员毒打、不准大小便,每天下半夜才许睡觉,有时只能睡一小时,被恶警周英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强行灌浓盐水等。谢丽华第一次被非法加期四个月;第二、第三次分别被非法加期一个月。

谢丽华的丈夫因承受不了多次打击,一气之下丢下十岁的女儿,一人去外地打工。年幼的女儿如今依靠年迈的外婆抚养。

4.妻子修炼,丈夫被免职,王三秀被以“上明慧网”为由绑架

王三秀,女,南京地质矿产研究所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次,遭洗脑班迫害两次,每次均惨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王三秀再次遭绑架,警方编一“理由”说她“串联”。早在八月二十八日,南京白下区恶警就曾以“上明慧网”为由,强闯民宅,企图绑架,遭到王三秀坚决抵制,阴谋没有得逞。

当时除了非法闯入王三秀家中的五名警察,外面还有警察封锁了方便职工和家属买菜的后门,只留一个进出口通道,导致整个单位及家属都受到骚扰。人们议论纷纷:不就炼炼法轮功嘛,用得着如此(迫害)吗?

王三秀所在单位,南京地矿所领导和保卫处人员积极配合警察的违法行为。一把手所长把王三秀的丈夫骆学全找去谈话,骆学全从所长办公室一出来,等在门口的黄水成就挟持他直闯家中。王三秀严厉指责黄水成“私闯民宅”是违法行为,黄水成说:“你上明慧网。”王三秀质问:“上明慧网违法了吗?哪条法律规定公民不能上明慧网?”

王三秀的丈夫骆学全,是南京地矿所高工,曾担任该所地勘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主管华东地区六省一市的地质勘查项目),本来要提拔到领导岗位,做恶多端的南京市“六一零”因他妻子修炼法轮功,不但不给他提升职务,还于二零零五年免去了他的项目管理办主任职务。

5.洗脑班迫害近两年 不“转化”第二次被劫进劳教所

夏建国,男,五十岁左右,南京江宁区法轮功学员,原南京城南片法轮功学员义务辅导员,约从二零零二年以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洗脑班等处,共被非法拘禁一年多,期间遭体罚、殴打等多种非人折磨。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夏建国再次被绑架进南京市洗脑班迫害,由于不写所谓“认识”,于同年十一月,被强行送到方强劳教所洗脑,再补办劳教一年的手续,在方强劳教所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昏迷。

二零一二年四月左右,夏建国又被江苏省“六一零”、警察劫持到省兴化洗脑班迫害,由于拒绝“转化”,再次被劫持到方强劳教所迫害。

6.女教师被劫进劳教所 年迈的父母欲哭无泪

李军,女,一九七一年生,南京市建邺区四松庵小学英语教师,心地善良,二零零九年因修炼法炼功、身心重获健康。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在发真相材料时被鼓楼区华侨路派出所非法拘留,并被非法抄家。之后因不配合“六一零”无理要求,被到单位骚扰、恐吓,年幼的儿子也被劫持以对她进行要挟。二零一一年,因在学校讲真相被无理停课、遭监视,李军依然坚持不懈的向找她谈话的领导、老师讲真相,给各级写真相信、申诉信,讲述真相和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二年五月,李军因张贴真相传单再次被绑架,被分别送南京市看守所、市洗脑班迫害数月,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被绑送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此前,李军的姐姐、法轮功学员李群因揭露迫害真相,已被迫离家出走。年迈的父母无人照料,想想一个女儿下落不明、一个女儿身陷囹圄,老人担惊受怕、欲哭无泪。

7.“十八大要维稳,偷吃扒拿都维不了,尽欺负炼法轮功的好人”

胡桂英老人,下关区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十多种疾病一扫而空。因坚修大法、去省政府上访、进京上访、讲真相等,屡次遭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上午,胡桂英老人被阅江楼派出所尹指导员带七、八个人冲进家中绑架、抄家,导致老人血压升高、晕倒。恶警还说她装死,找来医生一量血压,200~120,恶警还不放过,用担架将她抬入414医院,并劫走老人的电脑和大法书籍。医院检查还是200~120,下关区“六一零”头目程东晓用车子硬将她劫入“爱心家园”洗脑班。

胡桂英的老伴石先生因与恶警论理,被以妨碍为名,也被劫持到派出所。胡桂英不配合并劝善,叫其不要再做恶,并绝食抗争,三天后,程东晓怕担责任,不得已才放人。

围观的群众议论:共产党开十八大要维稳,偷吃扒拿都维不了,尽欺负炼法轮功的好人;这老太在门口三周小孩都不欺,见人客客气气,对你共产党什么危害,我看共产党真没得治了。

8.癌症患者喜获新生 坚信大法否定迫害

郑芝幸女士,一九五四年生,改制前在省国防科工办科技中心工作,原乳腺癌中晚期患者,因并发丙型肝炎,被迫中断癌症治疗,面临死神威胁。学炼法轮功后,所有病症不治而愈。法轮功被迫害后,因坚持修炼,郑女士屡遭魔难。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鼓楼区公安分局恶警潘俊等两人闯入郑芝幸的家中,非法搜查,抢走笔记本电脑两台、MP3、MP4与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将郑芝幸绑架到中央门派出所。郑芝幸毫不畏惧,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左邻右舍与过往行人,有的惊讶,有的以为黑社会行凶,追看车牌以便报警,有的气愤,骂道:“只抓好人,怎么不去管坏人”、“怎么不去管管贪官污吏,吃喝嫖赌包二奶……”一位老奶奶看到此景,吓得心直跳,双手合掌求老天爷保护好人。

恶警潘俊一把将郑芝幸拉下车,郑芝幸一个踉跄还未站定,又被潘从身后猛一推,栽在派出所大厅的大理石地上。潘叫嚣:这是派出所看你能怎样!郑芝幸因癌症动过大手术后伤残的手臂再次被拉伤,疼痛得无法动弹,却不怨不恨、慈悲坦荡,不被不明真相恶警的无理要求带动,正念否定迫害,最后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郑芝幸曾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劳教期满后,为迫使她放弃修炼、消磨她的意志,一年多时间里,鼓楼区洗脑班、南京市洗脑班先后非法将她关押迫害三次,前后共计十个多月。二零零八年七月,恶警借“奥运”再次将郑芝幸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恶人在她家门口路边安装了一个360度的监控器;二零一二年六月,又在她家隔壁单元门头的侧面安装了一个直筒式的红外线电子探头,直射郑芝幸出入的门口。一个重获新生的绝症患者,仅仅因坚守“真善忍”信仰,就这样被邪党官员全方位监控、不择手段的迫害。

三、迫害耄耋老太及外地法轮功学员案例

1.世界著名科学家竺可桢之女遭非法抄家

竺宁老人,八十二岁,独居,世界著名物候科学家竺可桢之女,南京大学法轮功学员,离休干部。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竺老在家中突遭南京玄武区公安分局、玄武门派出所、南京市统战部不法人员非法抄家,被窃走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以及下载的大法资料、真相光盘若干和大法师父法像,未给收条。抄家者临走时扬言以后随时来抄家。当时,玄武公安分局孙玉秀在外操控,并不断给街道办事处打电话,要增加人手。

2.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莫春华遭抄家抢劫

遭非法抄家、抢劫迫害的耄耋老人还有玄武区法轮功学员莫春华,八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三月,被玄武区公安分局恶警“六一零”、当地派出所、百子亭社区居委会十多个恶人闯进家中骚扰、抄家抢劫,被抢走两本《转法轮》等私人物品。

3.曾被倒吊三天 靖江七旬老太南京再遭魔难

耿银凤,女,今年七十三岁,江苏泰州靖江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六点钟左右,在南京江宁天泽苑的家中,被靖江市公安局、南京市公安局、南京江宁区公安分局等八人强行绑架、非法抄家。

其九十四岁的老母亲需要女儿的照料,在家整日思念女儿,泪水涟涟,日渐消瘦,现只能靠已七十五岁的女婿照料,年老的女婿本人还有病。

耿银凤老人一九九六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无病一身轻。因坚定修炼,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牢里,由于抵制“转化”,被倒着吊起来三天……一个无辜善良的老太仅仅因为坚持信仰,遭受种种折磨,如今在南京又遭两地公安联手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4.吉林长春留学女硕士屡遭迫害 现被南京恶警绑架

李薇,女,一九七三年生,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五年吉林大学语言系韩语专业本科毕业,曾留学韩国,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迫害。

李薇流离失所到江苏后,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南通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零九年被监狱假释。二零一一年,任职于信息科技工程研究第十一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因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二零一二年十月前,被单位头目威胁要么主动辞职、要么写保证放弃修炼。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以后,李薇被南京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之后情况不明。

5.“法轮功就是没有自由”——广西女教师在南京被追踪骚扰、截断生活用水

陈桂莲,广西防城港市法轮功学员,因不“转化”遭防城港“六一零”、公安局无理要求,不许出防城港市,声称去哪里都要向他们汇报。

二零一二年九月初,陈桂莲与两个姐姐到南京探亲,防城港市及钦州市(陈桂莲老家)“六一零”人员联合南京公安对三姐妹进行追踪,南京秦淮区机场派出所警察以办暂住证为由,多次闯到三姐妹亲戚家骚扰,因没敲开门,一度以截断生活用水进行要挟。钦州市及防城港市“六一零”人员随后从广西追到南京,一度想闯入三姐妹亲戚所住的生活小区,后被小区保安驱赶,未能得逞。

十月十九日晚,陈桂莲返回广西,立即被劫进防城港市丽华宾馆洗脑班。陈桂莲拒绝洗脑,绝食抗议,七天后回到家中。期间,其亲人打电话给当地“六一零”小头目兰红,兰红叫嚣:“法轮功就是没有自由……不怕你们告!”

四、部份参与迫害的恶人曝光

1.鼓楼区“六一零”头目、鼓楼区洗脑班主要成员邱林祥

邱林祥为鼓楼区“六一零”副头目、臭名昭著的鼓楼区洗脑班的主要成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冲锋陷阵、绑架抄家、洗脑迫害,还幕后策划、跟踪盯梢。

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邱林祥及洗脑班“校长”钱某等又伙同南京市国保大队长恶警肖宁健策划、指使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去玄武湖公园游园谈心的法轮功学员在返回家的路上分别被各区公安分局及当地派出绑架。自四、五月份,恶徒就开始了筹划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骚扰,他们以公安便衣小分队的形式跟踪、盯梢,并用录音、拍照的手段锁定目标。邱林祥扬言不管法轮功学员是哪里的都要找出来。

鼓楼区洗脑班是南京市最早成立的洗脑基地,罪恶累累,迫害本区及各区法轮功学员至少五百多人次,每天开销很大。经济富裕的鼓楼区不惜投巨资资助,养着“六一零”蛀虫及洗脑班的打手们,包吃包住,送钱送物,这帮人用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反过来迫害善良无辜的公民、法轮功学员,伤天害理。

二零一二年,法轮功学员金宝珠、南京十四所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吕琪(十四所工程师)分别被绑架进位于豆菜桥22号的鼓楼区洗脑班迫害。

2.南京国保大队长肖宁健再添恶迹

南京国保大队长肖宁健的恶行明慧网上报道很多,二零一二年,甘愿做中共恶党垫背的肖宁健再添恶迹,南京市区被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十多人次都有南京市公安局及肖宁健参与,如:绑架迫害鼓楼区法轮功学员陈兰、吕琪、徐惠香、吕彩霞、何溱英、段祥娣、庄翠华;下关区法轮功学员张庆荣、曹巧玲、张荣官、郭女士;玄武区法轮功学员杨兴福(军人)、詹孝泉、陈女士(绑架未遂);绑架迫害外地法轮功学员等等。

3.南京大厂国保大队长周国意

周国意(周国义,周国易)受南京市“六一零”指派,专职迫害大厂地区(现属六合区)法轮功学员,所有大厂地区的法轮功事宜由其专门负责。自其上任以来,大厂地区至少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多人被非法劳教。

如今,大厂大部份地区路口都安装了摄像头。二零一二年,倪翰英、周女士、刘砚、刘建平、孙雪等至少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其绑架迫害。

4.溧水县梅财头新官上任 恶行不断

梅财头二零一二年调到南京溧水县国保大队任教导员、副大队长,上任后,伙同县“六一零”人员,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恶行不断:

四月六日清晨,梅财头伙同县“六一零”人员,到位于一个偏远的山村把正在家中准备外出打工的法轮功学员谢可栋强行绑架至白马洗脑班洗脑迫害;抢走七旬法轮功女学员王青云一台电脑,并威胁如不交就抄家或绑架去洗脑班;还欲绑架法轮功学员王照贵去洗脑班,后村干部出面担保,绑架未遂,梅财头于是抢走王照贵的一台电脑。

另外,二零一二年,溧水县法轮功学员彭秀英、王玉香、潘成英被绑架,也都与作为溧水县国保大队教导员、副大队长的梅财头脱不了干系。

五、被迫害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玄武区(七人):杨兴福(被非法劳教)、陈春美(洗脑班迫害)、段春凤(洗脑班迫害)、顾老太(七十岁左右)、詹孝泉、竺宁(八十多岁,抄家抢劫)、莫春华(八十多岁,抄家抢劫)

白下区(四人次):谢丽华(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蒋忠、王三秀(两次,一次绑架未遂)

秦淮区(四人):吴玉林(洗脑班迫害)、周建国、外地庞姓法轮功学员、陈桂莲(跟踪骚扰、断水挟持)

建邺区(三人次):李军(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张国莹(抄家抢劫、骚扰威胁、洗脑班迫害)

鼓楼区(十人):陈兰(下落不明)、张玉兰(洗脑班迫害)、金宝珠(洗脑班迫害)、吕琪(洗脑班迫害)、郑芝幸、徐惠香、吕彩霞、何溱英、段祥娣、庄翠华

下关区(八人):王良珍、黄颖、胡桂英(被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迫害)、张庆荣、曹巧玲、张荣官、郭女士、陈姓老人(被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迫害)

浦口区(两人):窦文强(下落不明)、周国芳(洗脑班迫害)

栖霞区(十二人次):夏桂英(两次,洗脑班迫害)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胡振华(被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迫害)、严女士、某法轮功学员(姓名未知)、张秀华(洗脑班迫害)

雨花台区(三人):严秀英、陈x娣、朱老太太(八十三岁)

江宁区(六人):夏建国(省兴化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丁小巧、胡元勤、张玉芳、朱德凤、耿银凤(下落不明)

大厂区(五人,现属六合区):倪翰英、周女士、刘砚、刘建平、孙雪

溧水县(六人):谢可栋(洗脑班迫害)、彭秀英(洗脑班迫害)、王玉香(洗脑班迫害)、潘成英、王青云(抢劫,骚扰威胁)、王照贵(抢劫,洗脑班迫害未遂)

其它(三人):黄冬梅、李薇(吉林长春)、张玉华(北京户口,被从句东劳教所直接劫进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附录:南京地区部份“六一零”、公检法司信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